声讨李国庆:追问企业家底线绝不是道德绑架
科技

声讨李国庆:追问企业家底线绝不是道德绑架

2019年04月23日 16:34:30
来源:界面新闻

4月22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再次针对刘强东明州案放话:“老刘的备受争议,我认为是他的私德这次受到了巨大挑战,这个是他的不幸啊,但是我不认为我们该用道德楷模来绑架企业家”、“如果只是婚外情不是性侵,我觉得我们该原谅作为企业家的刘强东”。

“绑架”一词在此用得十分惹火。

尽管此言荒诞,但李国庆的确喊出一部分人群的心声——只要企业经营得当,企业家的道德观是其个人的事,他们不应被整个社会用道德标准来要求。

不可否认,这个世界尤其是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大众曾频频向企业家、明星等知名人士施加过道德压力。例如面临天灾人祸时,人们胁迫企业家捐助更多的善款,企图用道德来绑架企业家。但将大众对企业家“道德底线”的追问,冠名为“绑架”,李国庆可以算是史上首创了。

这是刘强东案事发后,李国庆第二次主动卷进舆论漩涡中了。2018年年底,他在评论该事件中“刘强东可原谅”的同时,公开炫耀自己的情场秘笈,逼得当当网官方直接“下场开撕”,直指李国庆已不在公司管理层中,希望他在社交平台上不再使用当当网的头像和标签。

李国庆的观点很鲜明,他认为企业家的私德不应被人指点。

日本“经营之父”稻盛和夫曾指出,看上去与企业经营无关的道德,实际上正是商业行为的真正基础。

企业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其实都心知肚明,企业的社会形象对消费者购买意愿具有显著影响,因此他们都在苦心积虑地用“可持续发展”和“社会责任”等字眼,来装饰自己的战略,探索额外的利润空间。

而在被“企业家造星”浪潮席卷后的商业社会中,大众基本判定,企业家本人的言行就等同于公司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一旦企业家用道德丑闻“打脸”,他就是在亲自按下“蝴蝶效应”的按钮。

上一个在“道德污点”上吃了亏的企业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正在逐渐失去“明日之星”的往日光环。

2018年9月,马斯克在视频直播里不管不顾地抽起大麻,引起轩然大波。这一举动违反的不仅仅是特斯拉的内部规定。由于马斯克兼任Space X的CEO,这一事件还引起了美国空军对他的调查。第二天,两名特斯拉高管——人力资源主管和首席会计官宣布辞职。再加上先前马斯克擅自宣布了私有化特斯拉的计划,短短一个月内,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市值缩水229亿美元。投资人和分析师开始怀疑马斯克的精神状况是否足够稳定、能否领导公司走出困境。

结局更为惨烈的是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他曾在众多公开场合上将Uber形容为女性的胸部(Boob-er),和其他高管一同去往韩国的“性陪同”酒吧,此外,还因涉嫌欺诈、国外行贿行为接二连三被起诉。在卡兰尼克的亲自示范下,Uber这家前途远大的独角兽养成了“充满性别歧视、性骚扰、和藐视法律”的企业文化。

2017年,丑闻缠身的卡兰尼克让Uber声誉遭到重创,公司的投资损失了15%,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在内的大批高管相继离职。最终,董事会在2017年要求这位“创业天才”下课。

这已经不是第一位因“道德丑闻”引咎辞职的企业家了。惠普公司前CEO马克·赫德(Mark Hurd)数年前疑似与利益相关方发生恋情,并被调查组发现伪造财务报表和报销单,惠普董事会当即决断让他下台。赫德在辞职声明中自剖:“我辜负了我在惠普所倡导的信任、尊重和廉政准则和标准。”

24小时无休的社交媒体,一直在不断发酵和企业有关的负面信息,使公众对CEO不当行为的关注越来越高,很多公司选择尽快让CEO道歉甚至辞职,最大限度地降低公司损失。

这一趋势已经愈演愈烈。

近两年来,即便一些没有上升到法律高度的“失德”行为,也早已和公司的命脉紧紧绑定,让企业避之不及。

英特尔公司前CEO布赖恩·克尔扎尼奇(Brian Krzanich)违反内部规则发展办公室恋情,哥伦比亚公司(CBS)前CEO莱斯利-穆恩维斯(Leslie Moonves)被指控性骚扰,新秀丽集团前CEO拉梅什·塔因瓦拉(Ramesh Tainwala)履历造假,广告公司WPP前CEO苏铭天(Sir Martin Sorrell)挪用公款、涉嫌招妓……这些企业家个人的道德丑闻,都直接导致公司市值暴跌、估值调低、业务正常运营受到影响。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在西方成熟的企业管理制度的管控下,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也失去了投资方对他们的信任。根据普华永道对全球2500家公司的调查数据,当前,因行为不当辞职或被解雇的CEO的数量,比5年增加一倍多。

'" id="sinaadtk_sandbox_id_2" name="sinaadtk_sandbox_id_2" style="float: left;">

更让投资者、管理者和员工感到恐慌的是,企业家道德过失所造成的污点效应并不是短暂的。Harvard Business Review曾对全球2000~2015年间38起CEO不当行为的新闻进行跟踪,发现平均下来,相关的媒体报道在事发后5年内依然被广泛引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杨壮指出:“如果一个企业家不讲究,他的企业做得越大越危险。”

用稻盛和夫的观点来看,在当前这种混沌时代,道德基础显得更加不可或缺。企业家的道德观早已突破了“私德”范畴,达到了“公众议题”的高度。只有企业家主动爱惜自己的“信誉羽毛”,公司内部建立好防范和制衡机制,才能避免个人丑闻可能点燃的风暴。

而李国庆之所以敢接二连三地大放厥词,因为他已经离开了当当,身边没有知名公司傍身,而他的新身份大概也需要他时不时地口出狂言吧。即便如此,他还是被自己创办的当当网一脚踢开,划清界限,以免他身上失衡的“三观”,直接影响了企业的经营秩序。

(界面新闻记者蒋悦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