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的大话与焦虑:华为消费者业务进入新历史时期
科技

余承东的大话与焦虑:华为消费者业务进入新历史时期

2019年04月12日 14:09:45
来源: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我们在新兴市场一进去就做到第一,说明我们对手太弱了,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发力,才刚开始试水呢,口碑就做到了第一。”

“消费者业务的团队是华为最有作战力的团队,过去我带的无线团队也是华为最有作战力的团队。”

“我们一家在研发上的投入超过了中国所有手机公司的总和。”

4月11日,华为在国内发布P30系列新品,自嘲为“大嘴”的余承东在媒体采访环节开启了“毫不谦虚”的模式。而在这些豪言壮语的背后,也暗藏着他接手CBG后下一个五年的焦虑。

“在组织设计和薪酬分配的边界内,放开让你们做实验,给五年时间,看看你们能不能打造一支铁军。”前一段时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专门出席了消费者业务(CBG)的誓师大会。他给CBG定下的目标是,到2023年达到15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目标,而整个华为集团会在2500亿-3000亿美元之间。这意味着在未来五年华为的营收将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消费者业务彻底取代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营收最高的部门。

五年前,消费者业务还是华为的新业务,当时的华为还是一家以运营商业务占大头的电信设备商。而现在,消费者业务担负着整个公司收入结构转型的使命。

2018年,华为整个公司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美金,而消费者业务也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收入最多的部门。还没来得及庆祝,任正非又给余承东所在的部门更高的期待。

”任总每次提的目标又那么高,跳起来都感觉够不到。“对于华为消费者业务将在五年内达到1500亿美元营收的目标。媒体采访中,余承东坦言压力很大,但他话锋一转说出一段绕口令,“我们通过努力把不可能变为可能还是有可能的”。

从过往成绩来看,余承东有条件乐观。华为CBG的上一个目标是500亿美金,当时是华为手机的品牌弱势期,消费者业务还是一个收入一二十亿美金的小部门,但在余承东的带领下,目标提前两年实现。

在2013年,余承东说过一句“大话”:三年超苹果,五年超三星。尽管最终实现的时间都有所推迟,但都按照既定的目标在一步步达成。“今年有可能在手机市场做到全球第一,但明年成为全球第一的可能性比较高”。尽管华为与三星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根据之前第三方统计机构的数据,华为在2018年的销量为2.06亿部,而三星为2.98亿部。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当前,除了美国、韩国和巴西没有进入之外(巴西因税制太复杂而主动放弃),华为手机在其他主流市场都有销售,并且保持了高速增长。

华为公司给CBG施以重任时,也给CBG提出了“军团作战”的方案,把奖金生成比例从26%提升到26.5%,运营资产成本率从12%降到了8%。华为一方面提高消费者团队的自主权,另一方面给予更多的奖金激励。

这种做法在华为并非没有先例。之前为了激励荣耀手机的发展,任正非专门签发邮件,试点新的奖金方案,一线组织按销售台数直接获取奖金,13级可以拿23级的奖金。华为集团对荣耀的做法更像是一次试水,而这次CBG是在之前经验上的一次大胆尝试。

如无意外,华为这种兵团作战的做法,将帮助华为手机在全球市场拿下更多的份额。

华为消费者业务已经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除了营收的大幅度增长,消费群体的结构也在改善,女性消费者明显在提升,其中nova系列的女性用户已经超过了50%,P系列接近50%,“我们希望P系列的女性用户最终超过男性。”余承东说,所以华为在P30上采用了迎合女性审美的设计,包括推出了天空之境和粉色手机等。

而华为手机已经在高端市场站稳了脚跟。以华为P系列为例,P20的起售价为3788元,而P30的起售价为3988元,这将给华为带来收入和利润的增长,也能进一步投入研发,进入良性增长循环。

P30 Pro已经在所有上市的国家卖断货。“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供不应求,天天在催货,我相信在中国市场也会造成这种幸福的烦恼。”余承东说,而发布会结束后不久,华为官方披露P30系列在华为商城的销售额10秒破2亿元。

除此之外,按照余承东的想法,未来五年要实现1500亿美元的目标,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要来自非手机业务。而扩大非手机的品类也成了收入增长的关键。

但华为有做事的边界,不会做与战略无关的产品,不会像小米那样,拥有数百个SKU,这就意味着已有业务需要更加突出的表现。根据华为IOT战略里的1+8+N布局不难看出,除了代表手机的“1”,收入的增长也要更多围绕非手机业务的“8”做文章,其中包括平板、PC、耳机、音箱、眼镜、手表、车机、HD,最后的N则是华为生态伙伴接入的各种智能产品。

不久前,市场已经传言华为将进军电视市场。余承东也不止一次否认华为做传统电视的业务。但他不曾否认的是,未来会做拥有电视功能的大屏设备。“这一设备将立足AI时代,专注体验提升“。”华为是把电视当成一块智能的屏幕或者是家庭娱乐中心,通过语音来实现智能家居的场景,譬如可以让屏幕播放电视,也可以让屏幕订一张当日的机票和酒店。从这个角度来看,播放电视本身已经成了其中一项功能之一。

根据AI财经社从供应链端获悉的消息,华为电视(外界依然称其为电视)的上市时间将为今年9月。

华为还将做带屏幕的智能音箱。余承东坦承“带屏幕的智能音箱”在上半年不会推向市场,但他拒绝透露具体的时间。

华为高层对消费者业务的双重压力在于:一方面既要保证业绩的高速发展,在2023年实现1500万美金的收入目标;另一方面又要积极培养用户习惯,也就是任正非屡次强调的用户黏性,让下一代消费者依然使用华为。这被认为是企业的根基,比利润和销量都更加重要。这是一个更难以企及的目标,甚至不能以手机销量来衡量目标是否达成。目前,能拥有如此广泛的受众和黏性的品牌只有苹果,这也是任正非希望达到的目标。而华为对的1+8+N布局,也是为了提高黏性而战。

任正非给消费者业务提了三个建议:持续研发投入,战略聚焦,培育用户习惯。

几年前,华为手机以牺牲利润为代价,追求规模和销量,这种做法给余承东带来过甜蜜的烦恼,当时任正非专门批评消费者部门利润太低。而如今,再一次面对着集团制定的如高山一般的目标,华为CBG能实现收入与利润的平衡吗?

当我们现场问余承东,任总是否对去年消费者业务的利润情况满意时,“这个你得去问他(任总)吧。”余承东笑着回答,然后喃喃自语:“我想他应该是满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