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黄光裕牢狱十载身家跌200亿不足王健林两成 靠小道消息续命
科技

首富黄光裕牢狱十载身家跌200亿不足王健林两成 靠小道消息续命

2019年04月01日 16:58:36
来源: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国美又经历了过山车似的一天。

4月1日,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在香港向媒体透露,国美零售创始人黄光裕将于明年出狱回归。惊闻此事,多家媒体进行了言之凿凿的报道。国美三驾马车均大涨:在香港上市的国美零售一度上涨20.55%,内地上市的国美通讯、中关村涨停。

但李虹随后又对新京报表示:“媒体听错了,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话音刚落,国美零售股价涨幅随之回落到4.11%,中关村回落到8.98%,国美通讯仍在涨停状态。

这让人想起那句调侃:国美堪称“黄光裕出狱概念股”。

“出狱概念股”,年年靠传闻止跌

此前2月中旬,就有媒体放出黄光裕提前出狱的消息。当时国美系上市公司的股价连涨三天:国美零售涨幅累计超过17%,国美通讯涨幅近20%,中关村涨幅超过11%。

当时引发猜测的是,2月12日,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由黄光裕的母亲曾婵贞变更为刘丽焕,并且曾婵贞不再担任执行董事和经理。目前,北京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的95%股权由北京战圣投资有限公司持有,这家公司被刘丽焕全资控股;仅5%股份由曾婵贞持有。

众所周知,在黄光裕身陷囹圄时,他的妻子杜鹃、母亲曾婵贞和妹妹黄秀虹,都深度参与国美系管理,被誉为“国美背后的三个女人”。此番退位,让外界猜测是在为黄光裕出狱做准备。

对此,国美回应媒体称:还未收到司法部门给的官方消息。

黄光裕的入狱始于一起股价操纵案。2006年,黄光裕试图借壳中关村上市,再注入国美的房产资源,从而投身房产市场。此前,国美花40亿元通过4家房产企业大肆拿地,仅北京就拿下了超过200万平方米的项目。“中关村有望成为黄光裕的主战场之一”,有中关村高管这样称。

但在国美系鹏泰投资入主中关村起,一年内中关村的股价翻了600%,换手率翻了6%,是消息传出前的5倍。这被市场认为有大机构在推动。2008年,黄光裕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内地证监会协助。

2010年8月,黄光裕以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二审被判处14年刑期,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部分财产2亿元。后经两次减刑,黄光裕目前刑期应到2021年2月16日。此外杜鹃也被判缓刑。

此后国美经历一系列风波,控制权回到黄光裕家人手中。黄光裕本人虽身陷囹圄,出狱的小道传闻却能有效拉升国美系的股价。国美系的“三驾马车”:国美零售(国美电器)、国美通讯(三联商社)、中关村皆收益匪浅。

以近几年为例:2014年12月,黄光裕被传将因保外就医提前出狱,虽有官方否认,黄光裕案件的代理律师却表示提前出狱有可能。国美电器一天大涨9.68%;三联商社止住近半年的跌势,5日内上涨9.43%;中关村、三联商社、山东金泰等相关股票也全部涨停。

2016年5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为黄光裕减刑11个月。受此影响,国美电器、国美通讯和中关村全部止住跌势:国美电器上涨3.41%,继续上涨1个半月;三联商社5日内大涨8.65%;中关村5日内上涨4.15%。

2017年10月,黄光裕即将出狱再次疯传,国美电器已更名国美零售,一日大涨11%;三联商社已更名国美通讯,止跌并5日内大涨11%;中关村同样止跌并上涨3%。

2018年1月,黄光裕又被传将出狱,同样遭到国美否认。国美零售5日涨幅4%,连续上涨1个月;国美通讯止住下跌,5日上涨3%;中关村同样止跌,5日上涨近2%。同年8月,国美以两成溢价收购中关村约13%股份,再次被猜测是为黄光裕接手布局。受此影响,国美零售上涨近3%,国美通讯上涨超过5%,中关村干脆涨停。

纵观几次出狱传闻,无不发生在三驾马车进入下跌周期,少则半个月、多达半年之时。而出狱的消息则堪称“利器”,每次都能止跌并提振股价,实在让其他上市公司眼红不浅。

但总体说来,虽有“黄光裕”这块金字招牌护身,国美系的市值已远逊当年。相较黄光裕二审被判刑时,国美零售的股价已下跌65%;国美通讯股价微涨14%;中关村股价下跌15%。而比起当时375亿港元的国美零售(国美电器)总市值,如今的166亿元市值已跌去55%有余。

昔日首富如何面对今日世界?

中国的首富走马观花,白手起家者千万,但黄光裕始终是个传奇。可以说,他满足了中国民众对天才富豪的所有想象。

查建英曾评价他,“在中国商界有摇滚歌星一般的名声”:出身卑微曾捡垃圾糊口,年少成名喜欢打金色领带,敢于冒险又胆大妄为。“专家们研究他的商业策略,就像在观看一位不动声色的黑带大师的行动。”

2006年和2008年,国美相继以52.68亿港元、36亿港元将永乐电器、大中电器收入麾下,坐上中国家电行业头把交椅。张大中光是交个税,就破了中国建国以来的历史记录。

黄光裕本人则积累了令人瞠目的财富:三年问鼎胡润百富榜,一次问鼎福布斯富豪榜,2008年身价高达430亿元。他的野心比零售更大:要从家电做到房地产,从地方走到全国再到全世界。当时中国的房价还未起飞,一个手握百亿的商业奇才前途不可限量。

也正因此,黄光裕陨落时成了半个中国的谈资,“就连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在谈论他。”黄光裕与经理人陈晓决裂、妹妹黄燕虹权力膨胀,无不是充满了背叛与野心的传奇故事。道穷人困之际,将国美托付给曾经的死敌张大中,更是堪比历史上汉武帝托孤匈奴王子的神来之笔。

但在牢狱和权力斗争中,国美错过了转型机会。中国家电业愈趋饱和,家电下乡的红利已被吃尽,从2010年起,TCL等家电企业就坚定出海,如今海外销售额已超过本土。房地产更是造就了许家印、王健林、杨惠妍等多位富豪,已经进入再无油水可言的阶段。

2017年,国美在零售主业上姗姗来迟:将国美电器改名国美零售,企图布局电商。杜鹃对外承认:国美向互联网转型慢了,电商是能送给黄光裕的最好礼物。国美眼花缭乱地提出新零售概念:以6+1为价值创造触点,以供应链为核心竞争力。一年后,这一战略又更名为“共享零售”。

时至今日,黄光裕家族的财富(根据胡润百富榜)为220亿元,比巅峰时的430亿元跌去一半,只有许家印的不到1/10,王健林家族的1/7。

国美门店已门可罗雀

门店数量或是最后一张王牌

但互联网的增长红利已经枯竭,进入守业阶段。2018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归母利润亏损4.57亿元,销售总收入347.06亿元,同比下滑8.84%,堪称“量利齐跌”。同期,老对手苏宁易购的销售收入1106.06亿元,同比增长32.16%;归母利润60.03亿元,同比增长19.6倍。昔日三家大战的另一方京东,上半年GMV7676亿元,净收入2224亿元,与国美也不是一个级别。

为此,国美提出了三条战略:一是整合,将国美在线、国美海外购和国美管家等整合成国美互联网生态(分享)科技公司,为的是集结资源,形成社交+分享+商务的闭环。二是推出国美plus的App,为线上商家提供资金、订单和数据服务,大有挑战淘宝京东之势。三是推出国美手机,不过截至2018年初只出货15万台,在中国手机市场份额不到千分之一。

曾让黄光裕伤心的中关村,在此后亦有动作。2018年8月,国美零售再次要约收购中关村13.36%的股份,持股将超过35%。此时中关村的主业已转向大健康:通过生物医药、个人护理、养老服务等产品,中关村在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59亿元,归母利润4453.93万元。相比房地产,生物医药并未进入资本收割阶段,尚有黄光裕的腾挪空间。

黄光裕的未来,值得借鉴的是物美创始人张文中。2008年他入狱时,物美正启动全国扩张,年销售额约97亿美元。同样创始人缺席,物美愈发保守,错过电商、新零售的转型契机。2013年张出狱后,物美虽大肆收购卜蜂莲花、百安居、统一优玛特、乐天玛特门店,但改造为新零售门店的尝试无一成功。五年后,张文中才以多点Dmall跻身便利店和O2O领域,获得腾讯的投资。

与张文中类似,门店数量也是黄光裕的最后一张王牌。他此前选来看守家业的张大中,就以善于开店著称。在狱中时,黄光裕也深知门店的宝贵,拿尚未注入上市公司的门店要挟董事会。虽深陷囹圄8年,国美在2018年仍有1868家门店,暂时落后于苏宁的4813家自营店和765家加盟店。在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阿里巴巴要在北京开盒马鲜生尚要为选址苦恼。拿这些门店与阿里或腾讯结盟,并发展副业如生物医药,可能成为黄光裕翻身的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