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务院反垄断专家:《反垄断法》对行政垄断很无奈

2012年01月03日 07: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杜强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破除行政垄断首先要政企职能分开

南都:《反垄断法》实施已经三年,它存在哪些问题?

王晓晔:《反垄断法》生效时间不长,执法的成果很明显。但也有两个主要问题。

一个是行政垄断。《反垄断法》实施之后,第一个诉讼是针对政府机关———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案子被驳回,理由是超过了诉讼时效。是时效问题还是法院的管辖权受到限制,我觉得值得考虑。但是,这个案子可以看出法院受理行政垄断的案件也有很大的问题,管辖权严重不足。在这个方面如何改进《反垄断法》执法,如何监督政府滥用权力限制竞争的问题,非常值得关注。

另一个是国有企业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当前在调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限制竞争的问题,但这不是说反垄断法处理国有企业的案件就没有问题。比如2008年反垄断法生效之后,中国联通和网通的并购尽管达到了申报标准,但是它们没有向反垄断执法机关进行申报。当时有媒体说这个并购是违法的,但案件不了了之。这个案子说明,对国有企业的反垄断执法还是有阻力。

南都:这些实施中的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王晓晔:这里有体制的问题,《反垄断法》的作用有时就会受到限制。这需要全社会向前推动国家以市场化为导向的经济体制改革。

破除行政垄断,首先是要政府和企业的职能分开。如果政府在市场上当运动员,民企就很难有竞争力,而且那样的竞争是不公平的。为了推进市场经济,政府和企业的职能必须分离,企业界、法律界、经济界对此都有强烈的呼吁。

凡不具自然垄断属性的都应放开

南都:最近国资委表示,国有企业应分为“公益性的国有企业”和“竞争性的国有企业”,你怎么看这样的划分?哪些产业应该有国有企业参与或者进行主导?标准是什么?

王晓晔: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因此,政府的经营活动只应当限于为社会整体利益服务的公用事业领域或者某些特殊的领域,如自来水、铁路、煤气等。除了这些,凡是不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都应该放开让民营企业参与竞争,中石油、中石化,很难把它叫做公用事业。

南都:有一种说法是石油行业涉及国计民生,涉及国家的能源安全。

王晓晔:我在德国待过很多年,德国是一个贫油国,它的石油产品完全依靠进口,国内石油产品的经营全部是跨国公司,有英国的、荷兰的、美国的,等等。有人觉得这块领域一定得由国有企业来经营,但很多国家就不是国有企业经营这个领域。难道这些国家不考虑国计民生,不考虑国家安全?它们当然都会考虑。其实,在市场竞争的条件下,竞争强迫企业降低价格,改善产品质量。而且,在市场竞争的条件下,企业必须不断地进行创新。所以,市场经济国家几百年的经验是,竞争是经济效益之母。竞争使消费者成为上帝。

国企因既得利益不愿放开竞争

南都: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倒不是关注“能源安全”这样的问题,大家普遍比较直接的感受是国有企业的高福利、高工资等问题,你怎么看?

王晓晔:我国国有企业的工资福利等各种待遇普遍比一般的行业高出很多,这是不公平的。国有企业如果真的是为人民服务,真的是一种公益性的企业,它们的工资待遇就不应该和别的行业差别那么大。国有垄断企业的高福利和高工资说明它们已经成为国企垄断的既得利益者,它们所以也不希望这些行业能够放开让民企参与竞争,这个道理很简单。这些企业的高福利和高工资还导致社会收入的分配严重不公。我国国内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在相当程度上和国企垄断有密切的关系。

南都:曾有国企的领导向媒体抱怨,称原先国企搞不好,媒体骂我们;现在国有企业搞好了,还是骂我们,这种矛盾是怎么产生的呢?

王晓晔:国有企业搞得好不好,应该由老百姓去评判。如果你提供的产品价格便宜,质量好,老百姓就会作出正面的评价。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国有垄断企业的服务价格太高了,例如人们常常抱怨电信业的收费太高,特别是最近讨论的宽带入网价格,这个价格大大高于其他很多国家,但我国消费者使用宽带的质量却很差,原因是什么?当然是垄断。企业经营的好坏应当由社会来评判,因为社会生产的目的是社会消费,是让老百姓过好日子。

南都:那对于民营企业呢?如何看待民营企业现在的生存困局?

王晓晔:入世十周年了,大家都觉得我国入世以来经济发展很快,其实,这其中民营企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曾有媒体报道,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某种石油业务,两家赔了,但是民营企业还赚了几百亿元。这就很奇怪,民营企业处处都是不利条件,反而能赚钱,两家国企占据各种资源,反而赔钱,这就是一个成本问题。民营企业想尽办法降低成本,国有企业本来有赚头,但是很多都打到成本里去了。

如果有更多的领域允许民营企业进入,我想会大大提高国家的竞争力。这些年来,国家经济发展得这么好,总体上是我国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变化。过去,我国的经济生活中完全没有竞争。现在人们的生活有了这么大的提升,这主要是靠竞争,例如电视机、电冰箱的价格一降再降。

历史经验和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只要有竞争,价格就会合理,质量就会越来越好。最近有报道说,韩国宽带入网的价格跟中国差不多,但网速是我们的9倍,这是因为韩国电信市场的竞争强度比中国高,竞争充分。因为我坚信竞争可以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率,可以给消费者带来好处,竞争也有助于中国企业提高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提高国家的竞争力,所以我一生致力于竞争法和竞争政策的研究事业。

统筹:杨章怀李召

声音

◎行政垄断从部门来说都是保护国有企业,从地方来说是保护本地企业。因此,政府的上级机关和下级机关一般也有经济方面的利益关系,尤其是地方保护,因为本地企业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来源。因此,我对上级机关能不能管下级机关的垄断问题,向来持怀疑的态度。

◎对行政垄断问题,我写了很多文章,有时候也觉得很无奈。行政垄断涉及国家的体制问题,单靠《反垄断法》是不行的,《反垄断法》没有足够大的权力反对行政垄断,反对政府不合理的限制竞争行为。

◎作为电信业的监管机构,中立性应该画一个问号。比如,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这些国有企业的高管和政府部门的联系千丝万缕。信息产业部或者工信部的官员,可能过去是或者将来是这些企业的高管,这种情况下让他们作为监管者保持中立是比较难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唐穗英] 标签:反垄断法 联通 行政垄断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