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4G之变:第五次电信重组或将被重提

2013年12月16日 14:37
来源:财经杂志

一切均取决于TD-LED的发展,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若顺利,主管部门完全有可能将原来划归FDD的频段资源重新划分给TD-LED。因此,从目前来看,相对于不发FDD牌照,何时发放此牌照更耐人寻味,半年之后发还是一年之后发,电信和联通所面对的市场形势将截然不同。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3G时代的积累,正面临着极大挑战。不仅如此,二者在宽带领域沉淀的优势,亦正在被4G挤出。

宽带协同效应

中移动总部决定集中资源建设4G网,中移动省公司却认为没有固网宽带的协同效应,就无法与电信联通争夺政企业务市场,因此与总部的政策背道而驰

4G网速十倍于3G,与光纤速度不相上下。在一些4G成熟的国家,4G对固网宽带的挤出效应已很明显。日本电信运营商NTT的光纤宽带家庭用户渗透率目前为46%,2012年所发展的用户比4G商用前的2010年下降了40%。

同时,4G亦减少了光纤宽带使用量。据英国移动运营商EE的内部统计,其4G用户中,有21%的用户减少了有线宽带业务的使用量。

在中国,由于历史原因,固网宽带市场呈现“南电信北联通”的双雄格局。截至今年三季度,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为9804万户和6408万户。

中移动则一直无缘于固网宽带运营。在上一轮电信重组中,虽然固网运营商中国铁通被划归中移动,但数年来,双方因体制问题,融合始终停留在表面。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已凭借固网宽带优势,以“3G+宽带”的固移捆绑模式,实现了3G用户的快速积累。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立新表示,中国电信拿下政企大客户的移动业务,就是用固网宽带去捆绑销售达成的。

但转机在于,工信部在发放4G牌照的同时,亦发文取消了对中国移动固网业务的限制。这意味着,中国移动获得了固网宽带牌照,对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是不小的威胁。

牌照发放后,压力迅速传导至中国电信处。中国电信某省公司政企客户经理向《财经》记者表示,一些大客户的问询令他觉得“有点担心”。“一些大客户问到了我们的4G规划,以及中国移动是否会部署固网宽带。”在他看来,中国电信在移动网络方面已没有优势,如果移动的固网宽带建设起来,电信的大客户流失几成定局。

令人意外的是,在牌照发放前夕的一个内部会议上,针对是否会大力发展固网宽带,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称:“在下一阶段,中国移动的网络投资战略,仍然是移动宽带(4G)为主的策略。” 近两年,中国移动集团层面力推TD-LTE,无暇顾及固网宽带市场。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曾在今年初明确表示,中国移动下一阶段将全力发展TD-LTE网络,不会继续谋求固网宽带接入市场的更多进展。算是对黄晓庆的一种呼应。

这一策略在中国移动各省公司层面招致了极大不满。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某规划建设处副总经理向《财经》记者透露,“省公司觉得必须做固网宽带,对总部意见很大。”

一位接近中国移动政企公司的人士透露,中国移动政企业务长期无进展,主要产品只有短信业务和话音专线业务。“被竞争对手打得没办法,个人用户市场的宽带竞争激烈,可以不去理会,但政企市场寸土寸金,没有宽带基本没有产品可卖。”

对运营商来说,政企市场可谓“粮仓”。中国电信占据了50%以上的政企客户市场,超过50%收入来自政企,联通超过30%,而中国移动仅有不到10%。近两年,中国电信政企业务增速迅猛,其中部分业务(IDC/ICT)年增速超过30%。

这直接导致中国移动在政企市场长期处于受竞争对手打压的状态。上述人士透露,中国移动总部对政企业务的考核越来越严格,甚至在2012年提出,要“三年三分天下,五年半壁江山”。

前两年,江苏、福建、四川、广东等一些受到竞争和考核压力的省份,已开始顶风部署固网宽带。移动内部数据显示,这两年,移动集团专线增长迅猛,2012年底,其专线累积78.1万条,到2013年6月已经超过100万条。

“拿到牌照之后,各省公司可以效仿江苏等地的做法,绕过总部自行采购设备建设固网宽带。”上述中国移动省公司人士表示,明年中国移动各省公司若掀起一轮固网宽带建设热潮,将不足为奇。

这与中国移动总部对固网宽带的政策背道而驰,亦可见中国移动内部治理之乱。

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电信业内人士认为,在4G时代,中国移动摸到了一手好牌,但能不能打出去、怎么打,都仍是未知数。对现在的中国移动来说,利好已经出尽,利空却如悬在半空中的靴子。

《财经》记者获悉,工信部正酝酿新的网间结算方案,此前曾预计与固网牌照一起颁出。该方案将不利于中国移动。

按照现行的结算方式,用户拨打移动电话时,都采用主叫方向被叫方付费的方式,费率统一为每分钟0.06元人民币。因中移动用户数量庞大,此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需向中国移动交纳大量的网间结算费用。但新的结算方式很有可能是:中国电信及联通向中移动结算时,资费标准将减一半至每分钟0.03元人民币,而中移动向中国联通和电信结算时,则继续按现行标准。

由此推算,在新政策下,中移动的利润可能下降10%,中国联通及电信则可能会多赚超过50%。

猜想第五次电信重组

一个讨论多年的重组方案最近被重新提起:将骨干网、接入网等具有公共性质的基础网络交由政府垄断经营,公平接入各下游企业, 数据业务等竞争性业务交给社会企业来运营,实行自由竞争,并向网络经营者支付接入费用。

政府似乎想给中国移动留出更多的时间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TD技术,但政府或许没充分意识到,对中国移动更大的挑战其实来自互联网企业。

在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冲击下,整个电信产业的价值流已发生逆流。过去,网络牵制新业务的形成,如今,新业务开始决定电信运营商“管道”的变化、升级与更新。

在OTT(Over The Top,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自行发展数据业务)厂商的冲击下,运营商被边缘化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这从今年初中国移动与微信之间的缴费风波便可见微知著。

政府亦在逐步加大力度填补监管空白区,形成更加开放和公平的竞争。例如,在今年上半年,工信部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在电信运营领域引入民资。

《财经》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一个较为激进的,也是讨论多年的网业分离重组方案,最近重新被提起。

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所谓网业分离,是指将骨干网、接入网等具有公共性质的基础网络交由政府垄断经营, 数据业务等竞争性业务交给社会企业来运营,实行自由竞争,同时业务运营商向网络经营者支付接入费用。

近期,在电信运营商内部,关于是否自己做互联网业务与OTT厂商正面竞争的争议越来越激烈。放弃移动互联网业务、做智能管道的观点,在运营商内部渐占上风。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电信运营商处境被动,在于不肯放手,越是做不好移动互联网业务,越是投入更多资源去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如果实现网业分离,运营归运营,业务归业务,电信运营这盘棋就活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移动高管认为,虽然用户数是全球第一,但我国运营商在网络流量经验方面与国际主流运营商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大,运营商不应分身去做不擅长和不占优势的业务。

英国发放多张3G牌照后,涌现了一批与运营商合资的虚拟运营商,专门负责无线网络的建设和维护,并同时为几家运营商提供服务。

中国网业分离之所以多年难以成行,在于重组的复杂性。如果模仿电力、能源等领域,成立一家网络公司,承担网络建设和维护的职责,能避免重复投资。不过,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泰尔管理所总工程师朱敏亦指出,此举很可能出现技术升级放缓、滥用垄断地位的情况,届时,业务或服务提供商很可能将面临落地困难的困局。

中国电信业已非第一次重组。1998年,原电子部和邮电部组建信息产业部,电信业实现了政企分开;此后十年内,中国电信业又经历了四次重组,包括2000年电信移动分离、2002年电信南北分拆,2008年联通双网分离。纵观历次电信重组,遵循“均衡”原则,形成多家竞争实力相当的电信运营商是其中的关键。

关于再次电信重组,有人提出,应加快推进三网融合,实现电信、互联网、广电主体业务相互开放和进入,核心是将电信、联通的数据中心业务分拆出来,整体打包并入广电,与中国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合并,再加上广电的视频内容业务,共同组建国家广播电视网络集团公司。去年11月,由财政部出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集团公司成立,注册资金达45亿元。但至今未正式运营。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较为温和的方案是,政府可出台系列政策,积极扶持、鼓励和推进民营企业、互联网公司和OTT企业的创新发展,对民营和国有信息服务企业真正予以同等的待遇。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史炜认为:民营互联网公司可帮助国有电信运营企业从温水里跳出来。

发放4G牌照牵动的是三大运营商之间的市场格局,而互联网的发展是从外部颠覆整个电信运营市场。4G网络的先进性更将助长这种颠覆力,4G将使移动互联网应用变得无处不在、即时即需。

议论中的电信业重组,或许比4G发牌对运营商的意义更大。过去的历次重组都是通过切分经营领域重塑行业竞争格局,是一种物理变化。新一轮重组则应带来化学变化,真正促使传统的电信巨头们根治沉疴,融入到技术革新和产业再造的洪流中去。

[责任编辑:李珣] 标签:4G 电信重组 重提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