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4G之变:第五次电信重组或将被重提

2013年12月16日 14:37
来源:财经杂志

在牌照发放前夕举行的一个内部研讨会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表示,2013年中国移动4G覆盖将超过100个大中城市,基站数量超过20万。2014年,中国移动计划再完成20万个基站建设,将TD的覆盖城市扩展到300个以上。

但《财经》记者获悉,基站建设进度并不乐观,2013年应完成建设的20万个基站中,约有一半无法如期完工。有中移动相关人士透露,未完成的基站建设中,有的甚至连谈判流程还未完成。基站站址的缺失和内部流程的缓慢是其主要原因。

去年,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总经理李跃提出“集中化管理,专业化运营”的改革思路。在这一思路指导下,中国移动将采购部升级为采购中心。此前,中移动各省公司可自行采购建网设备,成立采购中心之后,由采购中心汇总各省上报的采购需求并集中统一采购。

“集中化采购之后,原来紧凑的流程被割裂了,所有的环节都没有错,但就是慢。”中国移动内部人士表示,采购周期的延长,直接导致设备无法按期上货。

中国移动各省公司均颇有怨言,中国移动某南方省公司建设部副总经理向《财经》记者表示:“省公司期待依托4G翻身,但毫无办法。采购合同签不下来,设备商就无法供货,基站也难以在规定时间内建好,但总部相关部门还说要考核省公司的基站建设进度,省公司能不着急吗?”

理论上,“集中化管理,专业化运营”的改革思路是对移动互联网趋势的一种顺应,有利于创新,有利于防止腐败和提升效率。为此,中国移动从2012年开始,先后成立终端公司、财务公司、政企公司、电子商务公司等专业化公司。但自去年来,这一改革逐渐陷入停滞,计划已久的互联网公司迟迟没有成立,其他业务基地的公司化转型亦无下文。

多位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在实际运行中,改革形成的新公司与各省公司争利,背离为省公司服务的目标,是导致计划停滞的主要原因。新成立的专业公司或由集团部门升级而来,如原终端采购部重组完成的终端公司,政企客户部改组成的政企客户公司;或由原下辖各省公司的八大业务基地转型而来,如湖南的电子商务公司。

这些专业公司自成立之初就面临两难局面:如果独立经营,维持高盈利能力,就不可避免与各省公司争利,甚至是对省公司的剥削。反之,又形同虚设。

例如,2012年成立的中国移动终端公司与各省公司的矛盾正在激化。中国移动某省公司中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终端公司员工仍觉得自己是运营商,把自己当作甲方,服务质量跟不上,各省公司的抱怨颇多。一些省运营公司甚至因此放弃终端公司,和传统的国代商合作。

这样的内部博弈并不少见。

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移动最根本的“四网协同”战略(即2G、3G、4G和WLAN协同发展),也被认为是核心领导层不同理念的中和体。“例如WLAN(移动无线宽带),有领导力推,有领导反对,所以用四网协同来中和,逼着各省公司站队,到了省里,你的钱投在哪里,就是对谁效忠。”上述中国移动某省公司中层人士坦言。

电信、联通两难

相对于不发FDD牌照,何时发放此牌照更耐人寻味,半年之后发还是一年之后发,电信和联通所面对的市场形势将截然不同

与中国移动的雀跃不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态度冷静。

发放牌照当晚,在位于北京二环内的中国电信下属公司中通服的办公大厦,中国电信工作人员还在部署4G设备。该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向《财经》记者介绍,在建的核心路由器本身就是FDD/TDD双模的,开网络时可只开TD,也可两张网络同时开。

虽然工信部只发放了TD牌照,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并未放弃FDD网络的布局。

理论而言,中国联通3G时代的WCDMA技术可平滑升级到FDD。中国联通在深圳的FDD试验网测试近日被曝光。数据显示,该4G网络下行速率达140.46Mbps,超过TD-LTE 100 Mbps峰值速率。今年10月,中国联通已开始进行4G网络设备招标,前期计划采购4G基站5.2万个,其中TD基站1万个,FDD约4.2万个。

与中国联通不同的是,中国电信CDMA2000制式的3G网络难以向FDD、TD任何一个方向平滑演进,因此无论选择哪个标准都得重新建网。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公司2012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FDD网络不但造价低,而且适用于该标准的手机款式亦更多。王晓初甚至公开打趣:如果电信获得TD牌照,可否向中国移动租借网络?

中国电信的移动网在三大运营商中最不占优势。发放4G牌照之后,中国电信首先要面对的是网络建设资金问题。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直言,中国电信2014年的4G建设资金缺口至少在200亿元左右,将挪用至少三分之一的固网宽带建设资金给4G建设使用。

今年8月,王晓初曾公开表示,从3G投资里转移50亿元建设4G实验网,使中国电信今年4G投资达到100亿元。

中国电信后来流出的4G网络建设规划确实表明,其无意于TD,TD投资占比仅有三成,一些省市甚至不到两成。计划主推FDD,发展智能手机用户,而TD网络则将作为补充,只发展数据卡业务。

中国电信的这一战略选择,在TD牌照发放之后,显得颇为尴尬。如果坐等FDD发牌,那么很可能延误或失去4G市场,重蹈中移动3G覆辙;如果冒险调整战略,押注TD,将背负沉重的成本压力和建设周期。以建设周期为例,TD产业链主要以中国移动为核心,厂商将很难分身顾及采购规模远小于中国移动的中国电信。这亦是韦乐平之所以说,只发放TD牌照对中国电信最不利的原因。

出于长远利益考量,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势必要为4G布局。但从现实来看,二者缺乏动力,因为其3G投资刚刚进入回报期,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7.1%和51%。

中国联通近期已明确2014年投资规划:3G仍为投资重心,在优先保证WCDMA投资的情况下,适度投资LTE(即4G)。

按照规划,中国联通希望将WCDMA全网升级到42Mbps,也就是全网引入DC-HSPA+42Mbps。

DC-HSPA+42Mbps是3G WCDMA的升级技术,在用户体验上十分接近4G,可实现42Mbps的下行速率(4G为100Mbps),这已远远超过普通用户的网络需求。

这是一个理论上说得过去的战略选择,但其危险性在国外已有前车之鉴。当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部署4G网络时,AT&T和T-Mobile亦未及时跟进,而是将3G网络升级至DC-HSPA+42Mbps,并将HSPA+采用混淆概念的方式称为4G。但最终因用户体验不佳而造成用户份额快速下降,如今Verizon市场份额约为34%,AT&T和T-Mobile则约为27%和12%。

关于未来,影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市场格局的关键因素仍在于,FDD牌照的发放方式及发放时间。

在牌照发放前夕,工信部批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开展FDD网络技术试验,系统验证FDD和TD混合组网的发展模式,并为二者分配了FDD实验网相应频段。

工信部在解读牌照发放方案时亦表示,TD和FDD相互融合并共同发展已成为未来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趋势。为充分利用频率资源,方便用户在国内国外都能很好使用移动通信业务,需统筹发展TD-LTE和LTE FDD。

但这并不等同于,政府必然发放FDD牌照。开建了一定规模的试验网却没有获得牌照,这在我国已有先例。

3G牌照发放前夕,中国移动亦获得原信息产业部的批准,开展WCDMA网络技术试验(如中国联通一样)。“当时网络部署速度和规模都很快,北京二环里都能使用中国移动提供的WCDMA网络。”一位参与当年WCDMA实验网部署的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技术人员向《财经》记者描述。

但最终,中国移动只获得TD-SCDMA牌照,牌照发放之后,中国移动被责令在规定时间内拆除全部WCDMA网络设备。工信部科技司一位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FDD牌照有可能是半年以后发放,也有可能是一年以后发放,甚至有可能不发放。”

[责任编辑:李珣] 标签:4G 电信重组 重提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