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乔布斯去世:巨人时代的晚钟

2011年10月11日 07:0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刘西曼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刘西曼

那一夜,没有乔布斯,但是我依然抱着iPad在iFanr上看iPhone的直播发布。

iPhone4 GS是一款毫不惊艳的产品,而iCook确实缺少一些领袖魅力,iPPT上有太多的iEnemy,而非苹果产品自身,而真正需要创新的iCloud也未展示期待中的神奇。没有了乔布斯,它或许永远不再神奇。iLeave,这也许是乔布斯留给苹果的最后一簇艳丽烟火。

不喜欢用伟大这个词,因为这个词被广泛滥用,我宁愿专门创造一个词叫i-Steve Jobs,只有他可以代表自己——异质、纯粹、极客、由于对自身存在意义怀疑而导致的极端自我强迫症。

也厌恶当前语境下“创新”这个词,当全世界的大多数人都将乔布斯和创新链接到一起的时候,这让人觉得像是陈词滥调,连夸赞都缺少创新性。什么是创新呢?创新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是那些言不由衷、夸大其词、陈词滥调的“为了人类进步”吗?其实,这些不过是那些隐藏在铜臭和权力背后的灵魂们的装饰物。我宁愿相信,乔布斯从未为了创新而生,创新只是副产品,只是他追寻自身生存意义旅途中撒在路边的种子。

十分敬佩乔布斯这样的人,但是也心怀恐惧。正如尼采、韦伯之于德国哲学,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之于文艺复兴,杰斐逊、罗斯福之于美国政治,乔布斯、巴菲特就是工业与资本结合的资本主义企业精神的真正代表,这些屹立于历史上某个时期、某个领域的巨人们,在短短的人生中,创造了卡尔斯马式的难以企及的高峰,也就此改变了人类发展的既定路径。

这些异质思维的巨人改变了世界,但是他们是孤独的、难以接受的,甚至在企业内部高度独裁。而庸常者无论贴着什么标签,都是“喧嚣的大多数”或者“沉默的大多数”,狂热粉丝们也许是距离他们灵魂最远的。

乔布斯,这个父母的弃儿,是工业时代消灭神话的漏网之鱼;这个半个阿拉伯人血统的悲情者,却不承认自己的第一个女儿;在那些完美的产品背后,到底有多少不完美的故事、心结和苦楚……其实,消费者在乎的是,自己是否找到一个人崇拜,找到一个物崇拜,至于那个人、那个物到底如何想如何看又有什么打紧?

因此,Let`s talk iPhone的时候,我丝毫感觉不到苹果的伟大,而是感到全世界创新的匮乏,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创新成果几乎都源自几十年前。当1960年代,人类向着月球冲击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晶体管、存储器、中央处理器、互联网、无线通信……而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消费,特别是消费自己的情绪。

因此,我们必须承认,也许伟大的20世纪是工业文明的一个高峰,也许其中裹挟了后人的美化,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最近20年,基础物理学,甚至生物科学等领域的原始创新日渐停滞,人们所做的,就是把几十年前的原始创新诉诸实施。而当年鼓励个人理想,甚至无序混乱的朋克、极客、嬉皮士、雅痞文化也几乎被统一到消费文化之下,于是,多元化在最倡导多元化的时代在不断消亡,看似异质化在不断互相攻讦中变的同质。

老极客乔布斯去了,他出生的土壤其实早就先于他不复存在。

当乔布斯的魅影悄然离去的时候,巴菲特、韦尔奇、稻盛和夫们也注定很快要离去,盖茨、李健熙、戈恩们也已经步入老年,而在别的领域,你几乎无法找到一个让人信服的全球文学家、画家、音乐家,而总统、联合国秘书长、IMF总裁这些符号,正在变得娱乐、无力、灰色……甚至,诺贝尔文学奖已经成为一种程式,很多自我封闭的文字们似乎已经成为另一个果壳里的宇宙。当然,世界总会有新的传奇,但是,这种传奇出现的频度必然越来越低、保持越来越短,巨人时代正在终结,最终下一代人、或者下下一代人会对这些曾经的神话安之若素、等闲视之,甚至嗤之以鼻——就像今天的人们谈论起爱迪生、特斯拉、卡内基。

i-Steve Jobs是巨人时代的晚钟,假若明天来临,它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但是很难再带来“神”——当人们再也看不到神话的时候,都变成无神论者的时候,久了才会有另一种对拥有神话的巨人时代的怀念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王鹏] 标签:乔布斯 极客 晚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