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乔布斯大学好友爆出更多印度之旅细节

2012年08月10日 20:18
来源:威锋网

丹尼尔·科特克(Daniel Kottke)是史蒂夫·乔布斯在里德学院的同学,两人在学校期间是朋友,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喜欢阅读书籍。最近,丹尼尔·科特克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采访过程中,丹尼尔·科特克又提起了与乔布斯、沃兹和苹果的陈年往事。从他的回忆中我们也得以了解到更多关于乔布斯的故事。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丹尼尔·科特克(Daniel?Kottke)是史蒂夫·乔布斯在里德学院的同学,两人在学校期间是朋友,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喜欢阅读书籍。最近,丹尼尔·科特克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采访过程中,丹尼尔·科特克又提起了与乔布斯、沃兹和苹果的陈年往事。从他的回忆中我们也得以了解到更多关于乔布斯的故事。

记者:史蒂夫·乔布斯对苹果的独特贡献是什么?

丹尼尔·科特克:沃兹和乔布斯之间,沃兹是创新和发明者,乔布斯负责营销。但Apple?II身上体现出来的又是产品设计。这算是为乔布斯发展他的设计才能埋下的种子吧,虽然当时他没有想到打造便携性。

Apple?I的产生源于家酿计算机俱乐部(the?Homebrew?Computer?Club)。沃兹是该俱乐部的会员,他希望能带点什么到俱乐部,向朋友们炫耀一番。便携并不算是特征,除非是跟那种巨型的计算机相比。以前的电脑要依赖笨重的电传打字机,哪里的便携。Apple?I在70年代引起一阵骚动。Apple?II完全是乔布斯的点子。当时的Altairs或者Cromemcos都是用厚重的金属外壳。乔布斯非常聪明,找到Rod?Holt(苹果第五位员工,工程师)设计了一种电源,不再附带大大的变压器,而是将电源装在塑料盒内。

这样,你就可以把Apple?II抱在怀里,带它到其他地方。我们在宣传中没有提到这一点,但便携也是它吸引人的一点。乔布斯绝不会忘记这一点。

Macintosh注重便携是可以考究的,苹果曾经设计了一个把手可拎起机箱。乔布斯花大量精力在这里面,从Frog?Design设计公司的创始人Hartmut?Esslinger吸取灵感。Lisa配备的鼠标就是Frog设计公司的作品,他们在1982年替我们设计Macintosh的外壳。不久乔布斯离开了苹果,苹果就迷失了方向。

接下来的一件大事是Macintosh?IIcx。这是高度模块化和具有高度工艺性的电脑,是一个里程碑。但它体现的不是便携,也不是工业设计,而是工艺性。与此同时,康柏在制造高工艺和高模块化的电脑方面取得很大的成功,因此Mac?IIcx也是苹果的一个回应。

再接下来的大事就是乔布斯回归苹果后的iMac,气泡形状的塑料外壳。这是乔纳森的杰作,乔布斯非常幸运有乔纳森这样的设计师。乔纳森在乔布斯回归前就已经在苹果公司了,所以乔布斯基本上是发现这款iMac,然后确定要推出这款。乔布斯是自学成才的人,沃兹可没那样的远见。沃兹更像是跟零件打交道的人,想到的都是功能。乔布斯赋予了苹果产品设计的这个概念。

记者:你跟乔布斯的印度之旅,是否改变了他对设计的选择?

丹尼尔·科特克: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们并没有学到什么技术。我后悔没有带相机,因为那趟旅行重点是精神之旅,远离物质主义。

记者:你能谈谈那次的旅行吗?

丹尼尔·科特克:想到去印度旅行源于我们俩都拥有的一本书《活在当下》(Be?Here?Now,作者Baba?Ram?Dass在书中描述了冥想的指引和迷幻药的奇妙)。里面描述的故事非常新鲜,我从没看过这样的书籍,它的内容让我瞠目结舌。

记者:这么说你们俩都读了《活在当下》?

丹尼尔·科特克:是的。我们俩都是在里德学院的书店买的这本书。后来我们也读了《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读得津津有味。然后就是Ramakrishna?and?his?Disciples。后来还读了许多关于神秘印度的书籍,如与Aurobindo、Sai?Baba、?Ramana?Maharshi等相关的书籍。里德学院学生会主席Robert?Friedland在1971年就去过印度,他告诉我们应该去一趟,并且亲自给我们提供新德里住宿的攻略和许多帮助。但真正驱使我们动身的是印度大壶节(“大壶节”来源于印度古老的神话传说,相传印度教神明和群魔为争夺一个装有长生不老药水的宝壶而大打出手。在混乱中宝壶被打翻,4滴长生不老药水分别落进了印度的阿拉哈巴德、哈里瓦、乌疆和纳锡等共4个地方。)

我当时没什么钱,乔布斯辍学后在Atari工作挣了一些钱,他对我说:“我们应该去印度。Robert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那准备有大壶节。”我说:“听起来不错。但我没有钱!”乔布斯说:“我可以借钱给你买机票。”

记者:这趟旅行对他们有什么重要的改变吗?它令你们失望,还是拓宽了你们的视野?

丹尼尔·科特克:拓宽了视野,因为我们当时才20岁嘛,到外面的世界走走才是最重要的。总体来说,那趟旅行还是不错的经历。但是实际上也没有那么惊天动地。我们去了印度教徒的隐修地。

Neem?Karoli隐修地完全是荒地,所以我们有些失望。我们去那找Haidakhan?Baba,类似于美国Paul?Bunyan的神话人物,就像是神话转世的化身。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点娘,穿着浅色的莎丽服,每天要换四次衣服。

记者:(乔布斯曾服用过迷幻药)。迷幻药的作用有没有激发像iPhone这些技术的创造?

丹尼尔·科特克:在60年代,迷幻药的确影响了我的世界观。乔布斯也直言不讳迷幻药对他思想转变的重要性。有趣的是,沃兹绝不碰这些东西。但是他是不同寻常的例子,是个异类(意指沃兹不需要依靠迷幻药也具有创造力)。

[责任编辑:张孟巍] 标签:乔布斯 丹尼尔·科 印度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