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嘀嘀快的补贴战升级 全国的哥疯狂抢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人参与 评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以后上班不用挤公交了,打车不仅无需付费,还能赚2块钱。”2月19日,广州一位白领刘娴在一个微信群里发出这样一条信息,而群里的另一位好友回复:“我赚了3块。” 近期,打车软件市场的

21世纪经济报道 “以后上班不用挤公交了,打车不仅无需付费,还能赚2块钱。”2月19日,广州一位白领刘娴在一个微信群里发出这样一条信息,而群里的另一位好友回复:“我赚了3块。”

近期,打车软件市场的火拼愈演愈烈。而从用户的反应来看,大战双方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两家公司动辄数亿元的投入显然激起了不小的浪花。

从2月18日开始,嘀嘀打车对于乘客的奖励达到每单12元。第二天,其竞争对手快的打车则将返现额度推至13元。按照广州的出租车起步价为10元/2.5公里,如果打车距离在2.5公里内,用嘀嘀打车,微信支付,乘客将赚2元钱;用快的打车,支付宝支付,乘客将赚3元钱。

不仅如此,在这场大战中,受益的还有出租车司机,目前,每通过打车软件完成一个订单,司机将从打车软件公司获得10元的奖励。上海一位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他基本不在路上拉客,都通过打车软件“接活儿”。

“让两家打吧,时间越久越好,反正他们有钱。”陈师傅所指的“他们”是两大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去年,两大巨头先后投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因此,这一轮打车之战便被外界视为腾讯和阿里巴巴的较量。

目前的战局是,嘀嘀打车投入10亿元展开第三轮推广,快的打车则使出“我就比你多奖1元”的武器。背靠大树好乘凉,两家打车软件公司激战正酣,而被卷入大战的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也在打着各种算盘,从中获利。

的哥抢单大战

2月19日,记者体验了一次打车软件叫车服务。首先使用快的打车叫车,乘车时,司机一直强烈建议使用支付宝支付,并熟悉地介绍其优惠政策。达到目的地后,乘车费用15元,扣除13元的奖励后,实际支付2元。回程则选择了嘀嘀打车,乘车费用19元,扣除12元的奖励后,实际支付7元,然后将此次体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再次获得10元奖励。最终,记者来回两次打车的费用总计34元,但在获得各种奖励后,反而赚了1元。

下车时,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提醒记者,以后多用打车软件叫车,“你们和我们都可以得到奖励”。对于出租车司机而言,通过打车软件接到一个订单也将获得10元钱奖励。而正是这10元的奖励引发了“的哥”的一场抢单大战。

在陈师傅的车上,方向盘左侧放着三星和iPhone5两部手机,“一部是电信3G的,一部是联通3G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掏出一部手机,“这是移动4G的。”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要想抢到单,设备和网络必须强大,4G手机就是专门为抢单买的。

据了解,打车软件对于订单的分配按照由近及远的辐射式分配,离乘客越近的出租车在时间上越优先接到订单。但陈师傅表示,如果别人装备和网络不好,就算更近一点,他还是可以抢到。

陈师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他基本不在路上载客了,全天盯着手机抢单。按照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规则,每个账号每天只有10个订单可以获得奖励。但这难不倒的哥们,陈师傅的三部手机,每部手机分别安装有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也就是说每天每部手机有20个订单可以拿到奖励,那么三部手机就有60个订单可以拿到奖励。这就意味着,每天仅从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两家公司获得的额外奖励就高达600元。

而这一利益分配机制,也导致出租车司机由以前倾向于远途乘客而转变为短途乘客,“他们是按照单数奖励的,同样的行驶时间,我干嘛不多拉几个短途乘客,并且远途有空车返回的风险。”

丰厚的回报已经让更多的出租车司机跃跃欲试,一位广州的出租车司机程师傅因不懂电子设备,一直没有安装,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其称现在正在安装,“不懂也得学,要不就错过这个机会了。”

但有的“的哥”已经玩得炉火纯青,刘娴就在广州遇到过一次,首先其用嘀嘀打车叫了一辆车,在车上,司机大概测算其乘车费用60元,当行至半途时(计价器显示30元),司机建议刘娴用先行用微信支付一次,此时,刘娴得到10元奖励(彼时还未提高奖励额度),司机获得10元奖励。然后刘娴再用快的打车呼叫一次,继续行驶,达到目的地时,再按照上述程序各自获得10元奖励。最终,一次乘车过程,除了正常的费用外,司机获得20元额外收入,刘娴省下20元打车费用。

更有甚者,出租车司机们自发创立二次分配机制。方法是,建立一个拥有几十位司机的微信群,每个人随时抢单,再根据各自的位置分单,车费可微信支付给载客司机,奖励的费用则归抢单司机。这样一来大大提升了抢到订单的概率。

嘀嘀打车也提供了一个案例,北京一位北汽出租车司机周师傅,在1月30号到2月7号春节放假期间抢到了162单,获得北京抢单冠军。他分享自己的经验,每天晚上会安排好第二天的预约单,然后早上5点起床开始执行。同时,他会确定了自己的抢单范围,每天围绕着以国贸为半径的几公里范围来抢。

据了解, 在北上广深,甚至一些二三线城市,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成了出租车的标配。而随着两家打车软件公司大战的升级,出租车司机的抢单花样也越来越多。

谁敢先停?

从年初开始的这场大战正在改变着出租车司机、乘客的习惯。但对于背后的两家公司以及腾讯、阿里巴巴而言,按照这样的态势,这场逐渐进入无序的争夺,不知能持续多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了一下此次大战的脉络。1月10日,嘀嘀打车投入4亿元进行第一轮推广,司机立奖10元,每天5单,乘客立减10元,每天5单,2月9日结束。2月10日,嘀嘀打车将司机和乘客的奖励额度均降至5元,快的保持不变。

不到一周,嘀嘀于2月17日宣布再投入10亿推广,同时再次将奖励额度提升,不仅给予司机的奖励恢复至10元,乘客的奖励更是升至12-20元。并且在奖励中出现了腾讯的影子,按照此次推广计划,在乘客端,2月18-24日这周内使用嘀嘀打车微信支付车费10次以上的用户,还可以获得时下最热门微信游戏“全民飞机大战”价值100元的大礼包一份,其中包括:永远拥有的价值300钻石的高端战机“狮鹫战神”,另附送8888金币,200钻石,以及核弹、超狂热驱动等游戏装备。司机端的优惠则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司机用微信支付收车费,每单奖10元,每天10单,其他城市的司机每天前5单每单奖5元,后5单每单奖10元,所有城市的司机首次使用微信支付的立奖50元。

随后,快的也宣布将对乘客的奖励提升至13元,并打出“我就比你多奖1元”的旗号。

的哥们尝到了大大的甜头,不但使出浑身解数去抢单以获取补贴,还主动向顾客推荐使用打车软件。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一记者在街头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司机就游说记者用打车软件补一个订单,他还教记者不要把地址写得太详细,以便他能顺利抢到订单,而不被别的司机抢走。“这样我们俩都能拿到补贴了。”他说。记者到达目的地后下车,另一个顾客上车,该司机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有打车软件吗?”

的哥们显然已经上瘾了。如果停止补贴,将会是什么情形?嘀嘀打车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邮件中表示,此轮推广的结束时间暂不确定。

如此大规模的市场争夺,从现在的态势来看,似乎谁都不敢先停手,因为谁先收手,就有大溃败的可能,这似乎是一场不知如何结束的“战争”。

而且打车软件与其它移动端应用有所不同,其面对的是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两类用户群,如果要抢占市场,必须保证两大群体同时大规模使用。价格战虽然可以作为一种战术使用,但其对两大用户的粘性有多大,似乎并不确定。

据陈师傅介绍,上周,嘀嘀打车的奖励下降至5元时,他基本不再用了,更多选择快的打车,直到奖励提升后才重新使用。他说:“很简单,用哪家的软件也是用,现在关键是看谁的奖励高就用谁。”

一个简单的逻辑,当出租车司机不再使用某一款软件时,乘客因呼叫体验不佳,自然会逐步转向其它软件。那么如此的用户争夺战争必然失败。

按照两家打车软件公司目前的规则,每日的奖励单数做了限制,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各为10单,乘客端,嘀嘀打车为3次,快的为2次。那么一旦奖励次数用完,还有什么方式可以继续黏住用户?对于互联网产品而言,这才是最关键的。但从目前来看,两家也只是通过每周每月评选抢单冠军的方式,以给予出租车司机奖励来激发他们的使用频率。

在互联网领域,烧钱并非万能钥匙,是否留住用户才是根本。(编辑卢爱芳辛苑薇)

相关专题: 腾讯阿里的战争   血拼打车软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韩迪]

标签:快的 嘀嘀 打车软件 的哥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