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环法赛兴奋剂丑闻“阴魂不散”

2012年08月13日 14:42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黄嫣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晨报记者黄嫣

旖旎的风光和顽强的体育精神,从未有一个人否认过环法自行车赛的魅力,但同样的,也从来没有人坚信过,这片赛场是真正干净的。上周,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内有两位环法英雄相继倒在了禁药上。这不免又为本就迷雾重重的自行车运动增添更多话题。

乌尔里希被禁赛两年

众所周知,环法自行车赛向来是世界最“累”的比赛之一,更是最艰难的自行车拉力赛之一。参加比赛的车手需要在三星期内连续进行三四千公里以上的有氧运动。而这种对于身体极限的挑战,也是一些人服用禁药的原因。

自行车运动是有史料记载以来,比较早开始运用各类药品的。最开始时,赛手们用各种办法来止疼(而不是兴奋),包括饮用酒精和醚。1924年,一个车手第一次公开坦白用药的时候,他提到的药包括番木鳖碱,可卡因,氯仿,阿司匹林等。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赛手不再通过用药来止疼,而是来提高成绩。当前最常见的禁药是提高肺功能的兴奋剂,像红血球生成激素(简称EPO)。但其他睾酮,苯丙胺也屡见不鲜。1969年英国选手辛普森曾因服用苯丙胺死在赛途中。

这个事件让很多人真正开始重视起兴奋剂对于人体的危害性。但事件的发展却逐渐变得背道而驰,随着人们关注度的上升,越来越多的商业研究机构加入其中,兴奋剂品种也不断“推陈出新”,这也使得整个环法和F1一样,拥有了更多“高科技”。

乌尔里希,这个被称为阿姆斯特朗最强大对手的德国人,在上周因服用禁药而被禁赛两年。体育仲裁法庭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我们对乌尔里希做出了禁赛两年的决定,禁赛日期从2011年的8月22日开始,另外他从2005年5月1日之后获得的全部成绩均被取消。在调查过程中国际自行车联盟给我们提供了大量可靠的证据,在证据面前乌尔里希供认不讳。乌尔里希犯了违规增血的错误,这是与国际自联条例第15章第2节的内容相违背的。”

所谓违规增血,也就是之前提到的EPO。这几乎是现在自行车运动中使用最为普及的一个手段。或许是大多数人认为此种方法不易察觉,所以,包括乌尔里希在内的一些人都认为这种做法无可厚非。2006年德国世界杯前夕,乌尔里希还做客德国电视二台的“体育直播间”节目,和贝肯鲍尔和贝利等嘉宾谈论世界杯,并且表现出抗击兴奋剂的决心。然而在当年6月30日,就在2006年环法比赛开赛前一天,乌尔里希和其他八位选手被通知涉嫌服用违禁药物被取消参赛资格。这个天大的讽刺几乎就是乌尔里希欺骗人生的真实写照。

有意思的是,就在乌尔里希被禁赛两年的同一天,有关方面喊停了对阿姆斯特朗的禁药调查。后者宣布,他将投身于更为极限的铁人三项运动。2月12日,40岁的“阿朗哥”已在巴拿马参加总距离为70.3英里的巴拿马铁人赛,其中包括1.2英里游泳、56英里自行车和13.1英里跑。

康塔多拒绝认罪准备上诉

与乌尔里希相比,阿姆斯特朗的故事显然更能诠释环法的精神,而前者,对于很多热爱自行车运动的人而言,不过是小小的瑕疵而已。在他们眼中,环法赛是一个讲述故事的过程,历史的积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从历史发源到每个城市、每条赛段、每个冠军,都有故事,这种人文精神贯穿始终。同时,环法赛又是一幅流动的画卷展示,沿途美不胜收的风光,让人都想参与其中。环法赛还是团队精神的最好诠释,领奖台上站着的绝不是个人,而是一整支团队。

同样在上周遭到禁赛的自行车名将康塔多就是如此,几乎在判决下来的同一天,他就通过个人微博对外发布了一张图片,这张显示他正在训练的照片下面还配有一段文字:“重回正轨,艰苦的训练让人很充实。”

29岁的康塔多是三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获得者,但在2010年环法结束后身陷禁药风波。上周,体育仲裁法庭宣布了对康塔多的判决:剥夺其2010年环法冠军称号,并禁赛两年。

面对这一判决,康塔多直言“很痛苦”。他在自己家乡马德里平托市的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身穿深色夹克和白衬衣的休闲装扮,但康塔多愤怒之情仍溢于言表。“我不能理解对我的这一判决,我仍将延续我的自行车生涯”,他说,“我将继续清清白白地训练,正如我此前一直所作的那样。”他表示,自己目前的状态不是很好,“但我知道,这件事将让未来的我更加强大,”康塔多说。

康塔多2010年环法之后,被国际自联查出服用瘦肉精。康塔多当时的解释是因为不慎食用了被污染的牛肉,所以导致尿检不合格。他说自己不会认罪。“任何人读了这份决定之后,都会很清楚的看到,我没有服用禁药。”

他还透露,自己的律师正在积极寻找可行的上诉途径。按照规定,上诉须在判决之后30日内向瑞士联邦高等法院提出。康塔多认为,这份有漏洞的判决对自己是一种折磨。而他的家人也因此受到很大的痛苦。他甚至表示,自己可以接受测谎仪测试。而他的签约车队丹麦盛宝银行也在判决公布后说,“我们会支持他的决定”。

耐人寻味的是,车队做出这一选择是有他们的原因的,因为康塔多的禁赛期是从2010年8月6日到2012年8月6日,虽然他必将错过今年环法大赛和伦敦奥运会,但从现在开始算,半年的蛰伏期实在是不值一提。以康塔多的竞技实力,再为车队吸引更多赞助、创造更多成绩也不算是意外之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奔驰在环法道路上,一个团队远强大于一个人的原因。

张佳琪制图

晨报记者黄嫣

旖旎的风光和顽强的体育精神,从未有一个人否认过环法自行车赛的魅力,但同样的,也从来没有人坚信过,这片赛场是真正干净的。上周,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内有两位环法英雄相继倒在了禁药上。这不免又为本就迷雾重重的自行车运动增添更多话题。

乌尔里希被禁赛两年

众所周知,环法自行车赛向来是世界最“累”的比赛之一,更是最艰难的自行车拉力赛之一。参加比赛的车手需要在三星期内连续进行三四千公里以上的有氧运动。而这种对于身体极限的挑战,也是一些人服用禁药的原因。

自行车运动是有史料记载以来,比较早开始运用各类药品的。最开始时,赛手们用各种办法来止疼(而不是兴奋),包括饮用酒精和醚。1924年,一个车手第一次公开坦白用药的时候,他提到的药包括番木鳖碱,可卡因,氯仿,阿司匹林等。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赛手不再通过用药来止疼,而是来提高成绩。当前最常见的禁药是提高肺功能的兴奋剂,像红血球生成激素(简称EPO)。但其他睾酮,苯丙胺也屡见不鲜。1969年英国选手辛普森曾因服用苯丙胺死在赛途中。

这个事件让很多人真正开始重视起兴奋剂对于人体的危害性。但事件的发展却逐渐变得背道而驰,随着人们关注度的上升,越来越多的商业研究机构加入其中,兴奋剂品种也不断“推陈出新”,这也使得整个环法和F1一样,拥有了更多“高科技”。

乌尔里希,这个被称为阿姆斯特朗最强大对手的德国人,在上周因服用禁药而被禁赛两年。体育仲裁法庭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我们对乌尔里希做出了禁赛两年的决定,禁赛日期从2011年的8月22日开始,另外他从2005年5月1日之后获得的全部成绩均被取消。在调查过程中国际自行车联盟给我们提供了大量可靠的证据,在证据面前乌尔里希供认不讳。乌尔里希犯了违规增血的错误,这是与国际自联条例第15章第2节的内容相违背的。”

所谓违规增血,也就是之前提到的EPO。这几乎是现在自行车运动中使用最为普及的一个手段。或许是大多数人认为此种方法不易察觉,所以,包括乌尔里希在内的一些人都认为这种做法无可厚非。2006年德国世界杯前夕,乌尔里希还做客德国电视二台的“体育直播间”节目,和贝肯鲍尔和贝利等嘉宾谈论世界杯,并且表现出抗击兴奋剂的决心。然而在当年6月30日,就在2006年环法比赛开赛前一天,乌尔里希和其他八位选手被通知涉嫌服用违禁药物被取消参赛资格。这个天大的讽刺几乎就是乌尔里希欺骗人生的真实写照。

有意思的是,就在乌尔里希被禁赛两年的同一天,有关方面喊停了对阿姆斯特朗的禁药调查。后者宣布,他将投身于更为极限的铁人三项运动。2月12日,40岁的“阿朗哥”已在巴拿马参加总距离为70.3英里的巴拿马铁人赛,其中包括1.2英里游泳、56英里自行车和13.1英里跑。

康塔多拒绝认罪准备上诉

与乌尔里希相比,阿姆斯特朗的故事显然更能诠释环法的精神,而前者,对于很多热爱自行车运动的人而言,不过是小小的瑕疵而已。在他们眼中,环法赛是一个讲述故事的过程,历史的积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从历史发源到每个城市、每条赛段、每个冠军,都有故事,这种人文精神贯穿始终。同时,环法赛又是一幅流动的画卷展示,沿途美不胜收的风光,让人都想参与其中。环法赛还是团队精神的最好诠释,领奖台上站着的绝不是个人,而是一整支团队。

同样在上周遭到禁赛的自行车名将康塔多就是如此,几乎在判决下来的同一天,他就通过个人微博对外发布了一张图片,这张显示他正在训练的照片下面还配有一段文字:“重回正轨,艰苦的训练让人很充实。”

29岁的康塔多是三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获得者,但在2010年环法结束后身陷禁药风波。上周,体育仲裁法庭宣布了对康塔多的判决:剥夺其2010年环法冠军称号,并禁赛两年。

面对这一判决,康塔多直言“很痛苦”。他在自己家乡马德里平托市的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身穿深色夹克和白衬衣的休闲装扮,但康塔多愤怒之情仍溢于言表。“我不能理解对我的这一判决,我仍将延续我的自行车生涯”,他说,“我将继续清清白白地训练,正如我此前一直所作的那样。”他表示,自己目前的状态不是很好,“但我知道,这件事将让未来的我更加强大,”康塔多说。

康塔多2010年环法之后,被国际自联查出服用瘦肉精。康塔多当时的解释是因为不慎食用了被污染的牛肉,所以导致尿检不合格。他说自己不会认罪。“任何人读了这份决定之后,都会很清楚的看到,我没有服用禁药。”

他还透露,自己的律师正在积极寻找可行的上诉途径。按照规定,上诉须在判决之后30日内向瑞士联邦高等法院提出。康塔多认为,这份有漏洞的判决对自己是一种折磨。而他的家人也因此受到很大的痛苦。他甚至表示,自己可以接受测谎仪测试。而他的签约车队丹麦盛宝银行也在判决公布后说,“我们会支持他的决定”。

耐人寻味的是,车队做出这一选择是有他们的原因的,因为康塔多的禁赛期是从2010年8月6日到2012年8月6日,虽然他必将错过今年环法大赛和伦敦奥运会,但从现在开始算,半年的蛰伏期实在是不值一提。以康塔多的竞技实力,再为车队吸引更多赞助、创造更多成绩也不算是意外之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奔驰在环法道路上,一个团队远强大于一个人的原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杜苗] 标签:康塔多 乌尔里希 体育仲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