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新闻晚报:肆意添加漂白粉激素催长 市售无根白胖豆芽“有毒”

2012年07月10日 15:40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何易 茅冠隽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新闻晚报记者何易

本版图片均为晚报王浩然现场图片

□晚报记者何易茅冠隽报道

激素刺激,使豆芽无根无须;尿素浸泡,催豆芽快速生长;兽药漂白粉过滤,促豆芽光鲜亮丽……餐桌上最普通不过的豆芽菜尽管卖相十足,但却是经过多道化学物质催化而成。毒豆芽加工方式的低门槛和所获得的暴利,让无良商贩参与其中。今天上午,本报记者和闵行区相关部门联合进行夏令行动,对闵行区浦江镇一处大型“毒豆芽”加工黑窝点进行查处。

【现场查处】

毒豆芽窝点“狡兔三窟”

今天早上8点多,记者跟随闵行区城管、公安、工商、农委等相关部门人员,来到位于闵行区塘浦路附近的一处毒豆芽窝点进行查处。该窝点位于农村,是在普通农宅外围擅自搭建的几个油布棚子,棚子属于违法建筑。为方便发豆芽,这些棚子都遮得密不透风。

执法人员来到路边的第一个棚子,门口已被人用环形锁锁住。窝棚边上停了一辆废弃的面包车,车上拴着一条大狗,冲着执法人员不停吠叫。执法人员找到这个棚子的主人,说明来意后要求其打开环形锁,对方却狡辩自己没有钥匙。执法人员要求查看其身份证件,对方也表示“没有带在身上”。此时,棚子主人的妻子从棚子后面绕出,辩称:“我们早就不做豆芽了,停了一个月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然而记者却在棚外的地上看到有零星的豆芽散落,且均较为新鲜。

执法人员绕到棚屋后面进入棚子,发现虽然棚内有三口盛着药水的大缸,地上也都是水,棚屋内潮湿无光,化学药品气味严重,但确实没有发现豆芽。在棚屋后面的一个储藏架上记者看到,一百多个储藏架全部空空如也。“这些架子每个都能存放十几斤豆芽,如果都存满的话,可放一千多斤。 ”现场一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在第二个棚屋内,记者和执法人员依然没有发现豆芽,但屋内所有的设备、药剂都非常齐全。 “这些窝点的主人‘狡兔三窟’,一旦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会立刻转移。 ”执法人员说。

 

执法人员展示“毒豆芽”

现场查获一千多斤“毒豆芽”

当记者和执法人员来到第三个门上上着锁的窝棚时,窝棚主人和他妻子脸上出现紧张神色,不断高声辩解:“都说了早就不做了,前面两个棚子都没有吗? ”执法人员要求其打开门锁,遭到拒绝。随后执法人员果断撕开油布棚的一角,钻进第三个棚。该棚内气味比前两个都重,执法人员打开手电后发现,该棚内堆放着十几个绿色塑料桶,有的桶内已经发满豆芽,另有几个桶内放着一些已经浸泡好的黄豆。执法人员果断将这些塑料桶都搬到棚外,据估算,现场有一千多斤毒豆芽被查获。

闵行区农委有关人员告诉记者,毒豆芽和正常豆芽其实很好鉴别:“毒豆芽是用化学制剂加速成长的,一般两三天就能发完,肥大,掐一下或掰断就会出水,很脆,没有根须。像今天查获的这些豆芽,显然是在制作过程中放了漂白剂等化学制剂的。”现场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豆芽如果不经查获,当天就会流入市场。 “这些窝棚均属违法建筑,今后会将之拆除。我们也会拿一些查获的豆芽样本回去做详细检测。 ”

【记者暗访】

破旧霉潮窝棚生产豆芽

记者几经努力,终于成功进入位于闵行区浦江镇浦江村二组的这家豆芽黑作坊。这是个在当地农民私房后用破塑料大棚、破布搭出来的一个约三四十平方米的窝棚,这就是豆芽的生产车间,里面不但污水遍地,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刺激气味。进入车间发现该作坊老板刚好不在,只有一名妇女留守。记者告诉她是夏令期间检查“危房”的,该妇女丝毫没有怀疑,一个劲儿地解释自己的房子是向房东借的。

记者看到,地上摆了十多个蓝色的大塑料桶,上面都覆盖着厚厚的毯子和破塑料膜,掀开后一股浓重的潮霉味扑鼻而来。记者要求该妇女打开室内灯光,操作间内依然昏暗,但依稀看到里面都是正在生发的豆芽。记者从桶里随意抽出一根豆芽,约有10多厘米长,个头均匀,颜色白净,没有须根,成色漂亮。在这些塑料桶的边上一口很大的水缸就放在一边,里面有半缸混浊偏蓝的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在缸边的地上,丢着几包药剂的包装袋。记者仔细端详,依稀辨别出有“兽药”、“漂白粉”等字样。该妇女见状,赶紧从记者手里拿走,“你是哪儿的?干什么的? ”记者随口问道。 “我们是安徽人,住在这里,就在附近打工。 ”女子这样回答。

 

执法人员拆除加工窝棚

鲜亮豆芽用兽药加工而成

“正常生发豆芽,需要水和温度,得7天左右,而这些人通过添加‘豆芽素’、‘豆芽宝’等药品,只需三四天即可收获,产量是原来的两倍。与正常生发的豆芽相比,这种豆芽又粗又壮且无根,经漂白粉漂洗后卖相很好,可以保鲜一天。 ”知情人告诉记者。知情人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毒豆芽的生发过程,该流程与记者从现场看到的大体一致。 “生发毒豆芽的操作间都不能见阳光,里面要砌几个大储水池子,便于淋水用。 ”现在大夏天不用取暖,所用容器都是大塑料桶,一米高左右,每天下豆子每天出菜。下豆子的第一步是泡豆子,放药物,如“无根激素”、“AB水”(增粗、增白),“生长剂”,还有防腐消毒的。这样做,可以节省一半时间,用药后产量激增。用激素刺激豆芽生长过程,使豆芽增粗、增长,长得快,不生根,光长芽。

生发豆芽主要靠水,如果用自来水的话,成本就很大。这些黑作坊大多都取附近的河水,不经过滤,有的甚至有严重污染。豆子经过药物浸泡后,会放入大桶或大盆,用温水泡,再加入AB水、生长剂,五六个小时后捞出来,放到小的容器里开始高温催芽。最后一步是出成品,这个过程中加入的药对人体的伤害也最严重。“出菜通常是夜里12点。将成品搬出来,放进池子里,里面放入药物“漂白”。豆芽经过漂白后,颜色亮丽,完成全部生发过程,就可以装袋、装箱、上市销售了。生产“毒豆芽”非法使用植物生长剂、防腐剂,甚至是兽药漂白粉,现场的质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恩诺沙星是专用兽药漂白粉,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

记者发现,从这些黑作坊驱车到邻近的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只需10多分钟,很显然,在这里加工,可以节省很大的运输成本和时间。记者发现,这些黑作坊的设备极其简陋,只需要几间违章搭建的简陋窝棚,有充沛的水源就可以干了。浦江镇地处城乡接合部,房租较为低廉,是毒豆芽黑作坊的绝佳选择。

 

被查获的“毒豆芽”有一千多斤

【记者调查】

黑心批发商全凭感觉放添加剂

记者到闵行附近的一个蔬菜市场转了一圈,发现市场外私人摆摊出售的豆芽无一例外都是白白胖胖的。走进一家市场内蔬菜店,记者以买菜为由询问老板为什么不卖豆芽,老板干脆地说:“我从不卖豆芽! ”记者询问原因,老板停顿片刻说:“现在的豆芽根本不能吃,里面都加了东西。”记者进一步追问,她才回答:“你别看豆芽好看,其实都是加了料,这东西都是化学物质,人长期吃受不了,我不赚这种黑心钱! ”

随后,记者根据线索找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一见面他再三告诫记者:“千万别写我姓啥,否则他们要来找我算账了! ”记者做出保证后他长舒了一口气说:“其实,这在我们这一行不是啥秘密。 ”“不用这些东西泡豆芽,生意好不了。 ”他说,泡豆芽时需要用无根剂,让豆芽少长根,还要用到漂白粉和豆芽增长增粗剂,当豆芽颜色出现发黄或暗淡时,只要喷上一定比例的漂白粉水,过上十几分钟,豆芽就变得又白又新鲜。增粗剂就不用说了,一些品相胖胖的豆芽就是它的功劳。其操作过程也是将增粗剂添加一定比例的水,然后喷洒到豆芽上。与无根生长素相比,增粗剂不一定天天使用,只需两三天使用一次即可。在交谈时,他还提到,以前有些批发豆芽的用尿素泡还用六六粉杀菌,后来因为担心人吃了中毒才没再用。

记者问,没有根须的豆芽是不是都添加了化学物质?他犹豫片刻说:“应该说是这样的,用土方法生出来的豆芽难看,发的时间又长,跟这种豆芽没法比。 ”对一些刚入行的新手来说,虽然都知道添加无根生长剂、增粗剂等化工原料,但还是有些人不知道勾兑比例,一些黑心批发商全凭经验和感觉,掌握不了合适的量,从而使得药物比重加大,成为名副其实的“毒豆芽”。

 

执法人员从地下加工场搬出毒豆芽

有网店专卖催长添加剂

发豆芽所用的化学物质是独有秘方还是有道可寻?记者上网查询快速发豆芽,无根生长剂及保险粉的相关信息,谁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些东西在网上随处可见。记者甚至查到有公司还出售豆芽快速生长调节剂、豆芽增白剂、豆芽增长增粗剂、168杀菌粉等。此外,公司网站上还有产品使用说明及具体操作步骤等,保证购买人快速掌握使用技巧。

记者打电话询问时,一名男子很热情地介绍:“买了产品后我们就把勾兑比例告诉你,你们可以放心使用,保证豆芽不愁卖。 ”记者称担心质量不合格时,该男子说:“全国各地好多人都在我这儿买货,从来没出现过啥问题,这个你不用担心。 ”

【新闻链接】

“百日行动”查处地下加工点347家

闵行区地处城郊结合部,来沪人员120多万,其中大量为从事体力劳动或者低收入的务工人员,使价格低廉的无证食品有了一定的市场。这些不法食品加工窝点以城中村地区、外来人口聚集地;出租的仓库、厂房和居民小区住宅;以及农田窝棚、绿化带、未拆迁的空置房屋等区域为据点,实施不洁食品加工、有的进行涉及食品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

无证无照地下食品加工窝点对食品安全带来极大的危害。一是地下窝点的食品原料来源不明,有些本身就是来自于病死的畜禽、加药品的水发产品等;二是从业人员没有经过培训、教育,未通过体检发证,加工区域普遍不符合卫生要求,在食品制作工程中存在隐患;三是不法商贩为提高色度、吃口等,无视法律添加非食用添加剂;四是由于缺少必须的检测手段,不少变质、变味的食品依旧在销售。

为严厉打击各种无证无照食品生产经营行为,切实保障本区食品安全,维护地区人民群众利益。今年初,闵行区食品安全委员会在全区部署整治地下食品加工窝点“百日战役”工作,坚决铲除重点食品、重点区域的无证无照食品生产加工窝点,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有效打击了地下食品加工活动,切实保障了全区人民的食品安全。据统计,在行动中,全区共查处、取缔无证无照食品生产加工窝点347家。依托居(村)委干部、协管员、社保联防队员等的排查上报责任,向社区居民、来沪人员、积极分子、志愿者等发放《闵行区城市公共安全有奖举报奖励细则》宣传资料,鼓励他们向“962000”区大联动有奖举报热线和“12331”上海市食品安全有奖举报电话举报食品安全隐患,并及时兑现奖励,弘扬正气。

按照“发现一家、查处一家”的原则进行查处、取缔。区各职能部门主动担负查处地下食品加工窝点的执法主体责任,对通过各种途径而来的举报线索,及时组织现场核查处置,确保件件有着落。各职能部门间加强协调沟通,实现信息资源共享、联动执法。按照“五个最严”要求,用足用好法律强制手段依法严厉查处违法犯罪分子,加强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对涉嫌犯罪的食品安全违法行为及时通报公安部门调查取证、立案查处。

 

◎晚报提醒

长期食用可致癌

毒豆芽中添加的化工原料对人体究竟有哪些伤害?为此,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他详细向记者讲解了这些化工原料的成分,无根剂主要作用是抑制根部生长,在使用过程中能提高30%的产量。保险粉就是漂白粉,化学名为连二亚硫酸钠,一般只用于工业,是一种还原剂,在工业上用于丝、毛的漂白,同时还用于医药、选矿及硫化物的合成,具有较强的致癌性。对眼及呼吸道和皮肤有刺激性,接触后可引起头痛、恶心和呕吐。长期食用添加这种化工原料的豆芽不仅会影响视力,还会影响肝脏和肠胃。在国家有关食品添加素的规定中,漂白粉是严禁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的。此外,无根剂、增粗剂等添加剂均属激素,长期食用必然是健康的“杀手”!

四招一眼识别

一看豆芽杆:自然培育的豆芽菜芽身挺直稍细,芽脚不软、脆嫩、光泽白,而用化肥浸泡过的豆芽菜,芽秆粗壮发水,色泽灰白。

二看豆芽根:自然培育的豆芽菜,根须发育良好,无烂根、烂尖现象,而用化肥浸泡过的豆芽菜,根短、少根或无根。

三看豆粒:自然培育的豆芽,豆粒正常,而用化肥浸泡过的豆芽豆粒发蓝。

四看折断:豆芽杆的断面是否有水分冒出,无水分冒出的是自然培育的豆芽,有水分冒出的是用化肥浸泡过的豆芽。

【区长回应】

闵行专项整治非法食品加工

□晚报记者陆慧报道

为日晒雨淋的等车乘客加装遮阳棚,联合执法取缔隐藏在民宅内的非法豆芽加工厂……今天上午,闵行区区长莫负春走进本报“夏令行动特别访谈”,当场连线区多个职能部门,为居民实实在在地解决了多件民生烦恼事。莫负春透露,夏季热线是检验、促进政府常态化机制的试金石。

闵行启动大联动机制

本报记者暗访发现,在浦江二村一块村民宅基地上,建造了一幢房子,并违章搭建一个窝棚,窝棚里竟是一个非法豆芽加工厂,足足有七八桶之多。在水缸边上还有兽药的袋子,专家表示兽药是用来发泡豆芽最主要的工序之一。区食安办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今天早上接到群众举报后,立即启动大联动机制,第一时间通知浦江镇分管副镇长,联合城管、公安、工商、食药监等部门,赶往现场调查处置。

闵行区区长莫负春表示,近年来,区里一直在对非法食品加工行为进行严厉查处,特别是无证无照从事食品生产加工的,通常都集中在城郊结合部,从业人员没有经过培训,加工原料来源不明,加工工序不科学,对群众的健康安全威胁是比较大的。为此,区里连续开展了多次专项整治行动,今后也一定会严肃处理类似问题。

 

七宝公交车站加装遮阳棚

家住闵行区七宝镇的戴先生来电反映,七宝镇汇宝广场门口的七宝公交车站,又是地铁9号线的1号出口,没有遮阳棚,乘客等车日晒雨淋,非常烦恼。这个车站来往公交车多达11条线路,客流非常大,希望有关部门能为民所想,尽快及时安装遮阳棚。

区建交委交通科科长解释,公交车站搭建遮阳棚,是闵行区政府的实事项目。去年戴先生反映过类似问题,曾会同七宝城管到现场查看情况。就实际情况而言,现场道路情况并不具备搭建候车棚的客观条件。如果搭建简易候车棚,乘客很难看到路边行驶的非机动车,欠缺安全性。

记者在现场站在站台上,太阳直晒非常炙热。记者看到公交车站牌插在汇宝广场台阶旁的花坛内。据了解,漕宝路拓宽工程时,这段路取消了人行道,乘客是直接站在汇宝广场上候车的。

城市建设专家建议,出现类似的问题,很可能是因为土地权属问题造成的。为了搭建候车棚,建议政府向汇宝广场征收一小片土地,建造候车亭;或者由政府牵头,与汇宝广场协商,在广场上搭建些遮阳棚。

莫负春表态,将亲自到现场实地去了解情况,公共设施的建设,确实涉及到一些复杂的问题。但是,一定会去努力沟通尽力解决。

加强城市管理是重中之重

据统计,从昨天上午10点至今的24个小时内,城建热线12319共接到3140个电话,比起昨天来说有明显上升,其中投诉的有851个,与前期基本持平,乱设摊、违法建筑、出租车绕道多收费等问题,依然盘踞投诉榜首。其中,涉及闵行区的投诉电话有115个,是夏季热线至今最“热”的区。

莫负春坦言,闵行区实有243万人口,在全市各区县中名列前茅,人口是比较多的。且又处于城市发展阶段,建设任务比较重,各种问题比较多,政府一直把加强城市管理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

截至记者发稿,特别访谈仍在进行。炎炎夏日如果遇到夏令烦心事儿,本报欢迎读者拨打晚报114夏季热线“解烦恼”。明天,黄浦区区长周伟将来到特别访谈,为市民答疑解惑。

 

◎记者手记

那一种等待离我们越来越远

□何易

记忆里以前母亲在家泡的黄豆芽,从没有“长约15厘米、颜色白净、没有根须”这些特征。那时豆芽长得似乎很慢,豆芽的根部都有根须。后来成人在外生活,买到的都是又白又嫩又长的豆芽,不明就里,以为人家手艺高,功夫好。如今看到了“毒豆芽”生产过程,总算恍然大悟,都是非法添加剂的“功劳”。

这用药剂发泡的豆芽不光外卖,他们自己也吃。在现场采访时,做豆芽的夫妇正在吃饭,除了饭碗上那几块大肉,最惹眼的就是那清炒豆芽,随口问了句在那儿买的,他蛮不在乎地说,买什么买,就是那桶里的,我是附近最大的豆芽批发,买来买去还不都是我的货,其实从他记事起,豆芽就是这么做的。所以,他不知道用药剂发豆芽是违法行为,还一直以为自己错在无照经营。现实生活中的确如此,小小一根豆芽,又白又胖又长,吃着不贵,利润微薄,没几个人在意。

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现类似的问题食物,但是看到一个简简单单的豆芽,竟然被掺和进这么多的毒素,我还是大吃一惊。随便百度一下,就知道早在2009年6月1日起,我们就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那问题的核心在哪里呢?处罚力度是个问题。在相当一部分人心里,并不会把食品问题当成一种刑事犯罪,一旦抓住,很多都是罚款了事。一般碰上这样的问题,还多是质监和工商部门出面,倘若能够把这些事情提到刑事犯罪的严肃程度,对这些黑心商人来说,或许也是一种威慑。

有网友调侃说:早起,买地沟油炸油条,切个苏丹红咸蛋,上班。中午,在食堂要一瘦肉精猪肉、炒农药韭菜和双汇香肠、有毒猪血,来碗翻新陈米饭,泡壶香精茶叶。下班,买条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开瓶甲醇酒,吃个硫磺馒头。饭后在地摊上买本盗版小说盗版光盘,晚上钻进黑心棉被,哭了……。

作为记者,每一次参与这种黑心地下作坊的揭露报道,都觉得揪心、痛心,但还是有一份坚守一直在等待。其实,我心里明白,那一种等待离我们越来越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杜苗] 标签:漂白粉 有毒 豆芽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