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楼兰为例 DNA考古成历史公案鉴定者

2013年11月13日 14:08
来源:互联网

正当曹操墓“真假之辩”陷入困境时,今年1月26日,复旦大学历史系与生命科学学院宣布联手“用DNA技术辨别曹操后裔和河南汉魏大墓出土人骨”,公众向来鲜有关注的“DNA考古”,也因此随着“曹操墓”而喧嚣一时。

传统考古手段遭遇瓶颈

而对于合作双方来说,更重要的是,无论“曹操墓“骸骨DNA检测最终能否成功,一桩跨学科姻缘都已结成。合作的一方、复旦历史系教授韩升说,该项目将为史学、考古学、医学等多方面研究提供新视角,带来突破的契机。

以考古学为例,考古学界对曹操墓的认定与公众一边倒的质疑,正是暴露了当前考古学面临的瓶颈。中科大科技考古系教授张居中更具体地指出,运用出土器物文字判读、墓葬规格研究、文献考古等传统考古学手段,也许永远无法确知同一史前聚落内两座房子主人的关系。因为“人群基因交流和器物变迁并不是一回事”。

被历史学科的局限所束缚,在没有和李辉合作之前,韩升只能确定“可能的曹操后人”。“这学科往往只能整理,无法清理。”而现在,1000个姓曹的现代男人、2000毫升鲜血、以及几个基因突变点,也许就能告诉人们,安阳墓中的那副白骨,究竟是不是曹操。

解决更多历史问题的可能性

韩升相信,就算不是因为曹操,他最终也会找到李辉的实验室,寻求帮助。因为,他们能合作的项目,远不只是此次“曹操DNA检测”。

“历史学的研究,无非结合文献与历史逻辑推理。如魏晋以来人口几次大迁移,曹操家族就很有代表性。”韩升说,通过此次DNA检测,历史学家或许能以全新的方式勾勒出整个曹操家族的迁徙流布,从中更可获得中国人口变迁史的全新解读。”

也不仅仅是中国人口变迁史。浩渺的中国历史,还有很多难解的问题。如大禹究竟是不是羌人,李唐家族究竟是胡人还是汉人、东魏权臣高欢是不是朝鲜族人等等,如今,凭借人类学家的帮助、韩升心中积攒已久的疑惑,也许都可以获得解答。

事实上,此前通过对绍兴姒姓大禹陵守陵家族的DNA检测,李辉团队已确认,这支大禹直系后裔乃是典型的越族人,与四川北川等地的羌人基因全无关联。如此,大禹的真实血统已不言自明。

最早的古DNA提取实践

在中国考古学与分子人类学的结缘,并不是前者单向靠近后者寻求合作和帮助。

此次合作之前,很多高校的人类学研究,已经把考古系的田野调查、社会学的社会调查、与历史学的解释相结合,“整体研究偏向文科”。一心沉溺于“基因地理”研究的李辉也早就觉得,他的分子人类学会在某个时间点与历史邂逅。

事实上,世界上最早的古DNA检测,或可追溯至上世纪1981年,中国科学家对马王堆汉墓古尸进行了核酸的分离与鉴定,并发表了首篇有关古DNA的研究报告,但当时还没有明确提出古DNA的研究术语,因而未能引起学术界重视。

[责任编辑:王蕊] 标签:楼兰美女 曹操 DNA检测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