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基因猪器官移植人体引热议 专家回应安全性质疑

2013年06月25日 11:33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毛蕾

昨天本报一则《器官移植,给病人装上猪心脏?》(相关报道:猪器官或将替代人体报废器官 缓解移植短缺现状)报道,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和议论。

把猪器官移植到人身上,会改变人的性格吗?猪寿命那么短,器官又能用几年?吃转基因食品都不放心,更何况把转基因猪的器官移植到人身体里,能安全吗……

于是,记者再次采访了南京医科大学代谢疾病研究中心副主任戴一凡博士,把这些问题一一抛给他。

追问一

移植它的心脏能用多久?

一只猪的寿命是多少年?答案是最多不超过15年。

那它的心脏又能跳多少年呢?移植这么短命的猪的心脏给人,又能维持多久呢?

回答这个问题,戴一凡博士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就像汽车和汽车零件的关系,汽车坏了,汽车上面的零件不一定全都坏了啊。

说回原来的问题,戴一凡博士解释,其实猪的寿命长短要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猪的代谢速度快慢、体内相关激素的浓度等。但到了人的身体环境,这些因素都会发生变化,就要重新受人体的调节制约。

拿猪的心脏来说,它在猪的身上最多只能跳动15年,但被移植到人体内,跳动的时间长度也会跟着改变。

“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目前还没人知道。因为猪心脏到人体移植的临床实验还没有开始。”戴一凡说,供体进入受体之后,会受到受体环境的影响,这是他根据其他动物实验的结果推测出来的结论。而单个脏器的寿命和整体寿命不一样,则是肯定的。

追问二

移植猪器官会出现猪性吗?

现实中,因接受器官移植而出现性情大变的情况,并不鲜见于报端。人们怀疑那是因为移植器官把器官捐献者的性格带到了被移植者的身体内。那如果移植了猪的器官呢?会出现猪的习性吗?

“我认为,器官移植后出现的性格改变,并不是移植的器官引起的。”戴一凡博士明确打消了记者顾虑。

他认为,器官移植本身并不会改变人的性格。改变可能是由手术、免疫制剂和家庭环境等因素造成的。器官移植对病人而言,属于大型创伤性应激事件,性格改变可能是应激反应。此外,目前有很多人接受器官移植,但出现性格改变的患者只是个别,这个比例是相当小的。

在戴一凡的记忆中,他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因移植物对移植者的情绪有影响的病例,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双手移植病例。病人因为每天看到自己的双手,感觉这不是自己的手,并时常会联想到这是一位死者的手,而情绪低落。最终,他因不堪忍受这种痛苦,而不愿继续服用抗免疫药物,结果使双手产生了排斥反应,医生不得不将这双手切除。

因此,戴一凡博士认为器官移植后性情大变的情况纯属“个案”,也完全没有必要担心移植的猪器官会改变人的性格。

追问三

移植转基因猪器官安全吗?

昨天,一位读了本报《器官移植,给病人装上猪心脏》一文的读者,提了这样一个问题:转基因农作物被长期食用,尚且会引发基因突变,导致各种罕见疾病,并对环境带来不可逆的影响,更何况是转基因猪到人这样的异种器官移植,它真的是安全的吗?

听完记者的转述,戴一凡博士说,自己是做基因工程的,所以知道,转基因食品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且他从美国带到南京的转基因敲除猪,虽然也是“转基因”,但转的都是人的基因,进行“人源化”改造的猪,因此和人“很默契”、很配合,所以可以不用担心。

此外,异种器官移植和转基因食品是不同的。目前,食品中被转入的基因比较杂,有动物的、细菌的、昆虫的、线虫的,都是一些五花八门的外源基因。

而用于异种器官移植的转基因猪则不同,它被转入的全都是人的基因。

戴一凡认为,吃转基因食品和移植转基因猪器官其实是两个概念。对于转基因食品,你如果觉得不放心可以选择不吃。可如果是要救命又等不到人体移植器官的病人,这种器官能用的时候,你就没的选。这其实是一个权衡利弊的过程。

>>>揭秘

正着手研制“三代猪”

戴一凡博士说,这次自己从美国带到南京的“转基因敲除猪”其实已经是“二代”产品了。早在2002年,他就和美国的团队一起作出了一代“基因敲除猪”。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当时敲除这个基因我们是有一定依据的。”戴一凡解释,一代猪敲掉的是一个会产生人体排斥糖分子的基因。团队研究发现,这个基因只在猪或比猪更低等的动物身上存在,而在高等的人和猴子却没有。

一代猪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不良情况,但却出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一代猪对猪的糖分子也产生排异反应了。也就是说,它现在已经跟人一样,不能接受普通猪的器官移植了。戴一凡还介绍,目前他已经在着手进行新一代猪的研制。“暂且叫它三代猪吧。它是在二代的基础上,转入其他的人的基因,以达到更“人源性”的效果。 □本报记者 毛蕾

>>>数据

国内每年150万人等供体

据介绍,器官移植是治疗器官功能终末期衰竭的主要手段,但供体短缺严重制约了器官移植技术的发展。

据戴一凡博士介绍,我国每年有150万人亟需器官移植,但最终能得到供体接受移植的病人还不到1万人。

以角膜为例,国内有200-300万人因为角膜损伤而失明,有700-800万人因慢性角膜炎处于半失明状态。然而国内角膜供体少得可怜。

有数据表明,黑龙江、浙江这几年角膜库存量为零。南京作为卫生部器官供体试点城市,去年自愿捐献供体为零,过去20年只有3位志愿者捐献供体。

戴一凡认为,“转基因敲除猪”有可能使这种情况得到缓解。

[责任编辑:杜苗] 标签:戴一凡 转基因猪 人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