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9.1,B站怎么把说唱节目玩出花样?| 风眼观察

2020-10-29 17:08:32风眼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 郑媛 编辑 | 于浩

“再来亿遍”、“真好汀”,在刷屏的弹幕中,哔哩哔哩 (简称“B站”) 的第一档在内部有着“SS级别”的综艺节目《说唱新世代》进入了决赛前最激烈的阶段。

这是一档“槽点十足”的节目——节目硬盘崩坏,导演致歉;在重要的选手公演环节,有时电脑“炸了”有时被附近居民投诉,因为噪音扰民……

这些插曲看似一言难尽,实则也很“B站”。截至目前,这档说唱全网播放量超过1亿,豆瓣评分9.1,社交平台有不少“自来水”为其原创的”安利帖“。B站玩梗、催泪的编排,让网友“直呼内行”,在“万物皆可说唱”的Slogan下,一群说唱歌手能在舞台上讲述校园暴力、花式催婚、女性权利,同样也能毫不违和地描绘祖国家乡、九八抗洪、励志成长。

幕后不为人知晓的是,这档破天荒的综艺节目只是B站管理层头脑风暴过后的一时兴起,请导演、请嘉宾、挑选手、搭基地都是临时起意。

B站COO李旖对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索:iFeng科技) 说道,这档节目已经超出了她的原本预期。

《乐队的夏天》、《中国有嘻哈》、《说唱听我的》在这个夏天扎堆上线,《说唱新世代》虽难言火爆出圈,仍收获了不少铁粉和好评。从“后浪”到“入海”,从首场跨年晚会到首场说唱综艺,B站仿佛有着“谜一样”的吸引年轻一代的本事。

“田间地头”的集结

这是一次仓促的集结。

尽管B站在4月就放出了“说唱综艺”的招募海报,那支刷屏的广告宣传片《后浪》发布,这档综艺除了一句“万物皆可说唱”的Logo,没有更细致的规划,直到B站找到了《极限挑战》的导演严敏。在短暂的合计后,他们匆忙在两个月内组起团队,并在严敏的提议下,将旧厂房搭建成说唱基地。

“整个团队还是第一次尝试做一档真人秀型的音乐节目,其实完全没有经验”,B站COO李旖对凤凰网科技(微信搜索:iFeng科技)表示说。

《说唱新世代》原本是一个面向高校学生提供说唱舞台的全国性活动,考虑到全国校园活动太耗费经历,B站想把它做成一档养成类综艺,对手节目开启海选时,B站还没确定这档综艺叫什么,对外简称“SS级说唱音乐节目”。

像举办首场跨年晚会一样,B站也没有在这场综艺上失手。深谙年轻人喜好的B站从宣传片就践行了“田间地头”搞说唱的做法。

《说唱新世代》总策划杨亮解释道,把说唱跟中国乡土文化的结合会造成画风上的强烈反差,能把“万物皆可说唱”的理念传递出来,从而打破对说唱的刻板印象,这则“土味”宣传片,也为这档节目埋下了“破”和“立”的决心。

为什么要做综艺节目?在李旖看来,说唱在所有音乐品类中发展相对滞后,这意味着现有的说唱节目在多元化上还有可以发掘的空间,B站想由此去发掘适合中国的说唱内容。

从B站内部的内容生态而言,吸引年轻人的说唱同样是B站PUGC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B站希望从这个节目,吸引更多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可以参与到B站说唱创作,让PUGV的生态跟OGV生态的相互贯通跟融合。

“我们希望选手们能描述身边的事情,描述我们所处的世界,与现有的价值观有所碰撞”。杨亮说道,鼓励表达、鼓励创作、多元包容是这档节目的重要理念。

但是,模式成熟、颇具影响力的《中国新说唱》已经第三季,芒果TV的《说唱听我的》聚焦新生代说唱歌手,直接把“后浪”印在了宣传海报上。“压力肯定是有的,我们想打破对说唱的刻板印象,去重新定义说唱。其实说起来轻松,但实际做起来是很难的,很有压力”,李旖说道。

出圈?宝藏节目?

这是B站的第一档综艺,虽然在B站在站内给了大力度的推广支持,弹幕、评论热闹非凡,但它似乎并没有像同期其它热门综艺一样承包热搜。

就全网的播放量和豆瓣评分来说,《中国新说唱2020》作为自带IP的品牌的节目,不缺少关注度与话题点。顶流吴亦凡加上跨界请出的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红人“Giao哥”和“药水哥”,上场就掀起了近乎火热讨论度。相比之下,《说唱听我的》和《说唱新世代》热度尚未能冲出圈层。

“如果一档综艺节目连着三期都没有出圈,那它在后面就很难出圈了“。 阿芮是一家头部视频平台的运营人员,在她看来,B站的《说唱新世代》并没有出圈,至少在前三期是这样。

在很多人看来,”出圈“是对一档综艺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同样,这也与平台方的宣发预算息息相关。“我也想多邀请点选手,但是预算只够修40个床位,一个也多不了”,导演严敏面对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在节目播出的前期,在知乎上有用户统计了每期《说唱新世代》的热搜次数,大多时候关于节目的话题排在40名开外。“虽然这我们第一次做综艺,但好的综艺应该本质上是好的内容,更多的热搜不等于就一定是好的内容”,B站COO李旖这样回应“热搜”之困。

在社交网络为《说唱新世代》自愿传播的用户不在少数,他们称之为“宝藏节目”。

在选手、嘉宾的选择,节目编排上B站走了差异化的路线,选择了B站意外翻红的腾格尔和头部Up主党妹作为嘉宾;选手并不是在大众视野内广为人知,在节目编排上加入了更多集体生活记录的真人秀的元素;作品更加注重观点表达。因此才有了《她和她和她》、《画》等为被霸凌群体、为女性发声的作品。

《说唱新世代》的导演严敏为此感到自豪,在他看来,B站选择选手的标准就说是否唱出了对真实生活的思考。“能够写出闪光作品的歌手可能有缺点,但会是一个真实的、鲜活的、会思考的、可爱的人。”

至于出圈与否,B站没有给出答案,B站将这档节目与跨年晚会一样的尝试,“只要播放出来有喜欢的观众,有观众为它口碑传播,我觉得这已经是成功了”,李旖说道。

“Bilibili出品”会成为爱、优、腾的挑战吗?

从那场被称作“最懂年轻人”的跨年晚会到自制综艺的推出,懂年轻人一直是B站的优势所在。B站CEO陈睿近日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表示,今年二季度,B站月活用户快速增长至1.72亿,其中大量用户是年轻人。

随着各大平台的竞争加剧,自制内容成为了留住这些年轻人的重要手段,也是B站内容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李旖表示,《说唱新世代》对平台而言是生态型综艺,可以繁荣PUGC内容生态。

在今年视频平台的用户之争中,腾讯视频凭借热播剧集《三十而已》及综艺《明日之子4》等内容,收割使用时长36亿小时,位居第二位,芒果TV APP上线《乘风破浪的姐姐》等综艺,获使用时长17亿小时,排在第三位,哔哩哔哩APP及优酷APP分别为16亿小时、13亿小时,位居第四、第五位。

来源:QuesyMobile 营销研究院

不过,创立10年的B站在这一节点上很难不被关注。除了在短视频内容上向科技、财经、数码3C领域纵深拓展,在影视、综艺自制等内容的制作上,基于对年轻人的了解,B站也更容易“出圈”。

但同时,视频网站交锋绕不过自制综艺对垒,综艺娱乐类的内容更易引发话题讨论,平台流量波峰一般靠自制的网综牵引。

相对爱优腾而言,B站是自制影视综艺的一股新力量,但如何继续保持差异性和创新性,近两亿活跃而多元的B站用户,也将对它有更高的要求和期待。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 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