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母亲病危”卷款跑路,我分期贷款给员工发工资
科技

投资人“母亲病危”卷款跑路,我分期贷款给员工发工资

2020年10月20日 10:22:45
来源:显微故事

“消费就是为自己想要的世界投票”,有人用这样一句话诠释当下年轻人的消费观。

时代赋予了新一代年轻人更丰富的物质世界,也让他们拥有更多的消费选择:各种营销工具、“种草神器”深入人心;微信公众号、微博大V、小红书、各种形式的直播,也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人们“买买买”……

一边是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一边是略显羞涩的口袋。

借助消费金融、信贷工具超前消费或分期付款,是很多“90后”的消费习惯。

随之而来的是,有人把每个月账单还款日当做“灾难日”。

但也有人通过分期消费的方式,让自己的生产效率不断提高、为自己镀金、为未来创造更多想象空间。

分期,到底是拖垮了年轻人?还是成就了他们?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把分期当做生活方式的年轻人,他们之中:

有的人是“北漂”产品经理,将合理使用信贷产品视作一种更精明的消费方式,为自己争取最大化利益;

有的人在独自异乡拼搏创业,投资人跑路,分期让他的资金紧张有了快速缓解,成了家人、朋友外,一种心理负担更小的“融资渠道”;

有的人对家庭未来满怀自信,因此敢于提前预支,清晰、有度的分期消费,让他们得以“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

他们是这代年轻人消费观和生活观的缩影和代表。

当这代年轻人在消费上精明起来时,可能超乎你的想象,也超越了他们的父辈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周南

编辑 | 万芳

投资人“母亲病危”卷款跑路,靠分期给员工发工资度过创业危机

李奉强 男 25岁 教育机构创始人

在很多人看来,25岁还略显青涩,但这个年纪的我,却已经早早经历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我喜欢“折腾”。

大学期间,我在宿舍楼开过“零食夜猫店”,喊着“9分钟送货上床”的口号,一度在校园中颇有影响力。

大一暑假,我在学校小报栏里看见某教育机构招聘暑期校长。我欣然应聘,被安排到位于河南邓州市一个乡镇的校区做了负责人。

校区条件非常恶劣。

一间屋子白天是教室,晚上是员工宿舍;没有热水器,整整一周无法洗澡;每天生活费有限舍不得吃肉,只敢去买当地最便宜大把的空心菜……

但是,一个暑期班做下来,我和团队成员也有了很多收获:

我们为当地留守儿童带去知识、把辍学的小孩劝回学校、甚至到后期,孩子们的家长会主动给我们送鸡蛋……

这一切都令我们既感动,又十分有成就感。

这次经历让我看到了乡镇教育培训的广阔市场——这些生活在小地方的家长,宁愿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提高成绩,走出农村。

回南阳之后,我下定决心搭建团队成立耐思教育,专攻乡镇教育市场。

这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创业。

2017年,耐思的规模已经扩张到了40几个校区,业务范围从南阳发展到周边的商丘和周口。

但我还是遇到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危机。

那年暑期课程结束,即将要为全体员工发放工资的前一周,投资人卷款跑路了。

他还以母亲病危的名义,拿走了我手头的全部现金,总共卷走了130多万!

2017年8月10日,本是我们召开庆功会、结算工资的日子。

结果,当天200多名老师准时来到会场,而我和团队成员却在后台一直给投资人打电话。

听到了几十次“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后,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是:

不能让200多位老师一直在会场坐下去,必须在一天之内凑到钱。

但我并未想过向家人求助,家里人的担心会让我压力更大。但我们团队成员都是大学生,又能借出多少钱来呢?

我们东挪西腾,凑了大部分钱,最后我还在分期乐上5000元,给剩下的两个老师发了工资。

虽然钱不多,但确实有效地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现在,我的校区已经扩展到了河北襄樊、枣阳、驻马店等城市,有了几十家校区。

我的机构规模越来越大,当初欠下的债务也已经全部还上。

再回想起这段创业过程中的“风浪”,突然觉得似乎已经云淡风轻。

也许,这也跟我性格中坚韧的一面有关:只要我决定去做一件事,那就会一直坚持往前走,这条路上也许满布荆棘,但方法永远比困难要多。

而乡镇教育培训,就是我决定要做一辈子的事业。

我至今还记得大一那年的暑期班:

记得那个条件恶劣的校区,一双双满是老茧和裂口的手一张一张地数出学费,带着满是希冀的眼神将孩子们送来,希望他们能受到“城里来的老师”的指导……

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中国的乡镇教育也能达到目前三四线城市的水平,教室里有多媒体设备、有专业的各科目老师、大部分农村孩子都能有学上,并且愿意去上学,那该有多好?

这将是我毕生愿意为之努力的方向。

也许有人会觉得,仅靠一个暑假班真的能做到吗?

但我相信,随着行业规模的扩大,国家相关政策的逐渐深入,改变一定会发生!

而我,只要坚持住,踏踏实实往前走就好。

做到长久坚持其实并不难,关键在于寻找一种平衡的状态。

工作需要平衡,生活也需要平衡,我感觉在这一点上,我自己做得还不错。

比如,虽然经济状况恢复,但我却依然经常使用分期乐。尤其在买一些大件商品的时候,我开始习惯性地选择分期消费,并将一部分资金空出来重新安排。

今年春节,耐思在山东新开了办公室,房租和装修加起来花了3-4万。

又恰好碰到疫情,河南、河北这边的校区无法运转,关键时刻需要急用资金。

但我依然不愿意张口向朋友借钱,老话说“人情债难还”,更何况疫情之下大家都不容易,所这笔钱最后是用分期乐解决的。

我不认为分期消费就是“欠债”,反而认为,只要按时履约,其实为我在家人、朋友之外,提供了一种心理负担更小的“融资渠道”。

怀揣2000块去北漂,通过分期为自己“攒”出小金库

汪慕文 男 26岁 产品经理

2016年夏天,我刚大学毕业,却因找工作问题跟父亲大吵了一架。他希望我留在老家,但我“想要证明自己”。

一气之下,我拿着大学四年攒的2000元钱,一路从湖北老家半坐半站来到北京。

17个小时后,当我走出北京西站,一腔激情稍稍褪去,迷茫又忐忑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2000块,够我在北京活多久?

北京,对当时的我来说并不友好。

我住的是群租房,和30多个人挤在一间三居室,空间狭小又逼仄……

遭遇了求职骗局,弄丢了自己花50元“巨款”打印的精装设计作品集;

还曾经冒着大雨去面试被拒,疲惫中不小心摔坏了唯一的电脑……

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平面设计,忙起来的时候一连加班三四天,中间大概只能休息几个小时。

但我还是干得兴高采烈,那份工作的月薪有7000元,勉强够我踉跄着在北京站住脚。

奋斗了几年,我从群租房、地下室、楼房,有了独立的厨房、卫生间、客厅……

每天洗澡再不用排队,那种感觉真的爽!

我还养了一只狗,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在阳台上逗逗狗、望望远方。

虽然外面只是普通的街道,但楼宇间的灯光、马路上的车水马龙,都让我感觉和这个城市的距离在拉近。

经历过之前的拮据,让我有了记账的习惯,每天小到早餐的鸡蛋灌饼,大到加班打车的费用,我都会记录在记账软件里。

但导致我提前消费、分期付款的根源,也是这个记账软件。

当时我的旧手机系统卡顿得十分厉害,有次记账居然直接死机重启,几次以后,我实在无法忍受,不得不考虑换一部新手机。

当时我所知道的分期付款平台很有限,加上当时仅有的印象,最后我选择了分期乐。

在分期乐上买一台二手iPhone,我每个月只需要支出200元钱,资金压力会大大分散。

每个月200元,换一个操作流畅的手机,我认为还是值得的。

半年后,我又用分期乐为自己购买了一个8000元的UI课程。虽然这算是一个“超大件”,但它可以帮助我获得更好的发展。

当时,我其实已经有了积蓄,也可以全价支付,但我还是选择分期付款。

一个曾住过群租房、地下室,一笼包子分成几份吃的人,手里没有存款会极度缺乏安全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堆了个城堡,一夕之间被推倒,又得从头来堆。我情愿用分期的方式一点一点消化,哪怕出利息也没关系。

我的家境一般,别的年轻人或许可以“啃老”,但我不行,还常需要在经济上照应家人,存款是唯一能够让我自信的方式。

合理的信用消费,则是我让“小金库”不断扩大的武器。

有人说,年轻人分期付款容易泥足深陷。

但在我看来,良好的消费观是良性循环:分期乐为用户提供帮助,用户也会为它创造价值,健康、有度,才会让资金在社会中继续良性循环。

4年多时间里,我在北京从囊中羞涩的学生,成长为自信大方的产品经理。

与此同时,我也自豪地成为了这座城市的纳税人,用自己的劳动为北京创造着价值。

上班族也有“腔调”生活,消费有度,爱情无价

梁正平 男 28岁 互联网在线教育创业者

杨茜 女 26岁 与老公共同创业中

我和老婆的相识过程有些偶像剧的感觉。

2017年春天,我刚大学毕业回到成都工作,有天参加完朋友婚礼,路上看见一个又飒又美的小姐姐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路边打车。

我的雷锋精神瞬间爆发,在问清状况后顺道捎上了她。

原来,这个叫杨茜的女孩是一名职业化妆师,当天跟妆的酒店位置比较偏,特别不好打车,还好我“从天而降”。

后来的大概40多分钟的车程里,我们聊得很开心,下车后还加了微信接着聊。

很快发现两人的三观、喜好都很相近,我们就这么开始了热恋,常常煲电话粥到通宵。

陷入爱情的男生也许都会变“傻”。

曾经的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每天总是一头扎进工作,下班就回家打打游戏打发时间。

但跟茜茜在一起之后,我突然发现打游戏这件事变得味同嚼蜡,手机成为最吸引我的存在!

茜茜早就被设置成了置顶,只要微信“叮咚”一声,不管当时在做什么,我都会立马拿起手机,查看期待已久的消息。

回信息也是一件既甜蜜又令人“苦恼”的事儿。

我总要思虑再三,想着到底该怎么回答,才能让茜茜觉得对面这个男孩既幽默又风趣,还很有品位!

茜茜也一样。

虽然同处一座城市,但我们其实住得很远,相隔20公里。

善解人意的她总说自己工作时间比较自由,然后将约会地点选在我家附近,自己花很长时间在路上折腾。

后来,我们结婚了,茜茜终于成了我最爱的妻子。

也许是四川人天性中乐天知足的一面,我们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热爱生活、喜欢吃喝玩乐,舍得花钱追求生活的舒适感。

我们经常相约去探索各种景点和餐厅,在成都各个角落的网红打卡地寻找美食。

周末我们自驾到四川省内周边地区,体验各种特色民宿,在高原欣赏星野四垂的美丽夜色、在森林里感受夏季蝉鸣。

我跟茜茜都不能算高收入人群,薪水只够温饱线以上。支撑我们去提前享受生活的秘密,就是分期乐这样的平台。

我算是分期乐的“老用户”,大学时就开始常分期买手机、买电脑、买各种家用电器。

大到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小到一张电影票,动动手指,就能拥有目前难以达到的生活方式。

在我看来,使用分期乐无疑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这里手续费、本金、利率一目了然。我可以清楚地知道商品的价格、分期、每笔需要还款的数量和利息,这样也方便评估这个商品到底在不在自己可承受范围内。

消费前,我都会预估好自己的收入和支出,以保证不会出现债务危机,消费有度。

去年10月,我创业做了在线教育项目,茜茜后来也放弃了化妆事业,全职加入到我们团队。

行业前景优秀,公司也在逐渐发展,我们的财务状况越来越好,但我依然保持着使用分期乐的习惯。

比如,我喜欢摄影摄像,前段时间刚刚分期购买了一架航拍无人机,带茜茜去旅行散心时拍了不少美美的照片和视频,成为我们的浪漫回忆。

受我影响,茜茜也接受了分期消费的方式。

疫情期间所有理发店的“Tony老师”都不上班,茜茜就在分期乐商城买了剃须刀和理发推子,在家帮我DIY理发。

这大概是我们这代人独特的消费观:

物阜民丰的时代,家庭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因而有了更多闲暇时间消费,也有了充足信心去预支未来。

人一生中,最缺钱的时候就是年轻时,消费欲望最强,最需要花钱;而年老之后,虽然积累了一辈子财富,收入也最高,但是消费需要却在不断下降。

所谓的有度消费,就是我们要按照自己“一辈子的收入”,来优化人生不同阶段的消费,而不是只按照现在的收入来安排消费和投资。

信用消费就是平衡“现在的需求”和“未来的钱”最佳手段,让我们能跨期搬移收入,更好地实现资源跨期配置。

如果买好东西,就可以享受更美好的时刻,为什么不在消费对自己更有信心一点呢?

后记

21世纪第三个十年已经到来,中国“90后”们正在用属于他们的消费观念和方式,标记这一代人的独特性格。

像汪慕文、李奉强、梁正平夫妇等,都是这一代年轻人信用消费观的典型代表。

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也是成长于中国经济腾飞时期的一代,他们有着强烈的独立意识和自我保障意识,对消费和理财的接触都比父辈要超前,善于精打细算,同样善于享受生活。

8月25日,新消费领军企业乐信旗下分期消费平台分期乐,宣布全新品牌升级计划,发布“乐在有度,乐见更好”的全新品牌理念。

“有度”是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这一品牌理念的着眼点是,如何帮助年轻人有度消费,收获成长与生活的快乐。

开创中国分期消费模式、用户规模过1亿的分期乐,希望以更有温度的方式,陪伴更多用户更好成长。

而调查显示,绝大多数“90后”年轻人,使用信用消费都保持着冷静和克制,87%的年轻人近一年内从未出现过逾期现象。

他们不是简单的物欲膨胀,不仅没有被负债拖垮,反而逐渐成为消费的重要推力,对于未来有着更加充足的信心。

通过有度消费,从而进一步提升自己,这才是生活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