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动情“感谢中国政府” 蔚来们日后更难了 | 风眼前线
科技

马斯克动情“感谢中国政府” 蔚来们日后更难了 | 风眼前线

2020年01月07日 17:53:42
来源:风眼

特斯拉CEO马斯克连夜从洛杉矶赶来上海参加交付仪式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花子健 编辑 于浩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在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向普通车主首次交付国产Model 3,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也专程来到交付现场。

在2019年的12月30日,国产特斯拉Model 3就已经完成了首次交付,交付对象是15名员工车主。

之所以选择在1月7日向普通车主交付国产的特斯拉Model 3,很大一部分原因是2020年1月7日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厂1周年。2019年1月7日,该工厂破土动工,仅在一年之后就已经开始实现交付。

马斯克此行的另外一大任务是宣布特斯拉Model Y也将实现“中国造”,成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量产的第二款特斯拉车型。

而与特斯拉上海速度相对的,则是蔚来汽车的苦苦挣扎,也是中国电动汽车产业调整的大幕开启。

特斯拉速度

在媒体实地采访中,如今,每半个小时就有6辆卡车装满可交付的特斯拉Model 3驶出工厂,每辆卡车满载是6辆Model 3。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统计,特斯拉2019年全年交付的车辆为36.75万辆,日均销量超过1000,每个小时的销量将近42辆。而上海超级工厂则有望帮助特斯拉实现1分钟销售一辆车的成就。

上海将之称为“特斯拉速度”,仿佛改革开放之后“深圳速度”的重现。上海超级工厂高速运转的机器,成为特斯拉全球市场宏伟计划的动力源之一。

这也是典型特斯拉风格,是马斯克风格。交付仪式的前一天,马斯克坐着他的湾流G650从洛杉矶匆匆赶来,而先于他的飞机起飞的东航777客机,晚于他抵达上海。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马斯克深谙此道。

上海方面对于特斯拉寄予厚望。不仅仅帮助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实现“当年动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的目标。还希望特斯拉能成为上海产业转型升级的样本。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项目集研发、制造和销售于一体,规划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汽车,是特斯拉在美国以外的最大制造工厂,也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独资制造业项目。

在面向员工的交付仪式上,特斯拉透露目前上海超级工厂一期工程目前已经生产了1000辆左右可供销售的Model 3,当前的产能已经达到每星期3000辆,达到了一期工程年产能15万辆的规划上限。

这一成绩让马斯克大加赞赏,在1月7日的交付仪式开始前,心情大好的马斯克现场即兴表现了一段舞蹈,跳到兴起的时候还将自己的外套脱下。

在中国,特斯拉的销售前景大好。2020年1月3日,特斯拉公布最新政策,中国制造的Model 3的基础价格下降3.2万元至32.38万元。另外,Model 3还可以享受免征购置税的优惠政策,基础价格暂时落在29.91万元。

一位负责汽车企业投资业务的高管曾经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表示,当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真正运转之后,中国高端电动汽车的市场必然是拱手相让。然而如今看来,不仅仅是30万以上的高端市场要处于特斯拉的阴影之下,连20万以上的中高端市场,也无法摆脱特斯拉的影子。

与特斯拉产品价格重合度更高,竞争更直接的的蔚来汽车会受到更大的影响。

蔚来汽车和中国新造车的挣扎

2019年12月28日的深圳,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现身2019 NIO Day,这是蔚来汽车一年一度的活动,也是其用户文化运营的成功一面。

当天晚上最令人难忘的节目是由17位蔚来车主组成的蓝天合唱团自编自导的一首《电动车主的自我修养》,采用自嘲的口气“吐槽”蔚来汽车——长安街也趴过窝,股价跌到一块多,2019年最难的人。

舞台上舞台下人来人往,镜头也时不时给到坐在第一排的李斌,听到那些“吐槽”的时候,也是他笑容最灿烂的时候。

当晚,李斌也在台上发布了蔚来汽车的新款车型——蔚来汽车es8和电动轿跑SUV ec6。

但是蔚来汽车ec6的价格并没有对外公布,当时李斌解释的原话是“明年(2020年)特斯拉Model Y会上市,请允许我们保留一点市场空间。”这两款车型均定位于电动SUV,将会成为直接竞争对手。

一位业内人士当时告诉凤凰网科技,其实蔚来汽车当晚还计划发布蔚来es6的轿跑版本,可能因为资金问题所以延期了。当晚,李斌确实也提到蔚来汽车的资金紧张。

2019年12月30日,也就是国产特斯拉Model 3首次交付的当晚,蔚来汽车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蔚来汽车在第三季度的亏损同比收窄至3.573亿美元。随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蔚来汽车还透露在第三季度完成了2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其中腾讯认购1亿美元,李斌个人认购1亿美元。

但是同时蔚来汽车也发布持续运营预警,显示其以持续亏损、负资产模式运营,公司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继续运营所需要的营运资本、流动性。蔚来汽车表示,目前正在安排多个融资项目,包括股权或者债务融资。

1月6日,蔚来汽车公布了12月份交付数据。总结2019年,蔚来汽车共交付20565辆纯电动汽车,比起原计划全年4-5万辆的交付目标,甚至刚过最低目标的一半。而面临资金紧张的蔚来汽车,在2020年面临的更大困难在于新车型跟不上、产能和交付爬坡困难以及对手的冲击。

蔚来汽车的困难,是中国新造车势力,甚至是中国车企的缩影——在起步阶段经历疯狂补贴和滑坡,技术先进的外资车企得到更多的支持,甚至在资本寒冬的当下,融资也越来越困难。

曾经被资本追逐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包括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和拜腾汽车在内,在中国内地的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此前,拜腾汽车董事长戴雷在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时承认,当前资本市场遇冷,驱使造车新势力更加关注成本控制。拜腾汽车的C轮融资加入了更多海外的投资方,包括来自韩国和日本的汽车配件厂商。

蔚来汽车亦是如此。此前宣布与亦庄国投达成了100亿元融资协议,事后杳无音讯;与浙江湖州的吴兴区洽谈的50亿元融资合作也被紧急叫停,对方给出的理由是评估风险过大。

但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特斯拉不仅仅取代蔚来汽车成为上海高端汽车制造业的样板,还获得了多家中国银行的巨额资金支持。

2019年3月,特斯拉从建行、农行、工商银行和浦发银行获得总计3.25亿美元(约合35亿元)的贷款,用于超级工厂的建设。这意味着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在建设初期只用支付利息。

12月23日,特斯拉再次获得总额112.5亿元的贷款。其中90亿元时效是5年,另外的22.5亿元时效是一年。让中国车企羡慕的是,特斯拉此次获得的贷款利率比第一笔贷款更低。

政策加资金,也就是天时加地利,外来户特斯拉都占了。这也难怪马斯克在交付现场不惜放下矜持来了一段舞蹈,更在交付仪式结束后,动情的说了:“感谢中国政府,尤其感谢上海市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