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村里的院士工作站
科技

小山村里的院士工作站

2019年09月09日 07:58:30
来源:知识分子

- 编者按 -

今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其中提出以下意见:“每名未退休院士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超过1个、退休院士不超过3个,院士在每个工作站全职工作时间每年不少于3个月。”

撰文 | 商 周

从县城到乡下的老家一共有十来公里的路程,走的是从南昌到景德镇的省级公路。 因为前两年刚刚重新铺上了水泥,乡间的巴士行驶得不慢。 巴士上人不多,但很热闹,在车上偶遇的熟人们的聊天,声音大而且少有顾忌。 这些声音对于我,熟悉而亲切。 但我不会参与这样的聊天,只是把耳朵放在车内,而目光投向了窗外。

窗外是大片的含铁量高的红色土壤,这就是江西老家这片“用烈士鲜血染红”了的土地,此刻草木葱郁。 就在在离老家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块立在公路旁的红色标志牌进入了我的眼帘,上面好像写着 “院士工作站” 的字样,好像是……

好奇心让我提前叫停了乡间巴士,拍下了这张照片。

老家公路旁“院士工作站”的标志牌(拍摄: 商周)

老家这个小山村居然有了一个院士工作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站呢?

感谢发达的网络,很快就查到了信息: 2018年7月28日,江西抚州新闻网发表的一篇《 “院士经济” 为东乡发展注入新动力》的文章 [1] 。 从这里我知道了这个院士工作站是和江西东华种畜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东华公司) 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吴常信教授合作建立的。 而东华公司的养殖基地,就建在我老家的这个山村里。

网页截图

吴常信院士的简历可以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的网站查到 [2]。吴教授是1935 年生人,于1957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畜牧系,之后留校校任教,历任北京农业大学副教授、教授、系主任、动物科技学院院长,并且在199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当时叫学部委员) 。

因为就在老家的村子里,所以东华公司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这个公司的主打产品是 “华绿神蛋”,是一种绿壳的鸡蛋。 养鸡场就建在老家村庄南面不到1公里的地方,每当南风吹来,村子里就会弥漫着鸡粪的臭味。 也是因为绿壳鸡蛋看上去特别,东华公司对它进行了宣传和包装,并且命名为 “华绿神蛋” 作为保健品高价出售。 作为一名做生物学研究的学者,坦白地说我是不相信这种鸡蛋比一般鸡蛋更有保健作用的。

除了养鸡,东华公司还养猪。 养猪的废水没有处理就直接排入了河流,不仅把老家村里唯一的小河变了颜色,也变了气味 (下图左) 。 今年养猪场爆发非洲猪瘟,东华公司也没有按要求进行处理死猪,而是在没有经过村民同意的情况下直接在山上挖坑掩埋 (下图右) 。

上图左为老家村里唯一的小河,因为东华公司养猪场直接排放污水而污染(拍摄:商周)。上图右为东华公司养猪场掩埋死猪的现场(拍摄:老家村民)。

我有些惊讶,一个资深院士会和这样一个这样在环保问题上不负责任的企业合作,所以就用 “吴常信院士工作站” 这个关键词在 Google 和百度搜了一下,结果却令人意外地发现了吴常信教授遍布全国各地的院士工作站,以及他这两年的繁忙行程。

例如,2017年9月,楚雄彝族自治州的科学技术局的网站上发布了云南省批准了60个院士工作站的信息 [3] ,其中之一就是由吴常信院士和云南大理鸡鸣江种鸡公司合建的。 这个种鸡公司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凤仪镇创新工业园里,也同样是一个偏僻的所在。

网页截图

云南的院士工作站被批准的两个月后,吴院士的身影出现在了天津,因为那里也有一个他的工作站。

2018年1月9日,天津科学技术协会的网站上发布《天津市种猪行业联合育种座谈会在宁河召开》的新闻 [4] 。 该新闻报道的是2017年11月11日天津宁河原种猪场的院士工作站召开专家座谈会的事情,该工作站的院士依然是吴常信。 作为这个工作站的建立者,吴院士参加这这个座谈会并发言。

网页截图

虽然11月已经快是年底,但吴院士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一个月后吴院士又去了宁夏,因为他需要去那里的院士工作站做一个报告。

在2017年12月4日宁夏大学农学院发布的新闻《草畜院士工作站: 吴常信院士团队学术报告会》里 [5] ,我们可以知道吴院士在宁夏大学农学院也建立了一个草畜院士工作站,而且他本人和他带领的团队将于2017年12月8日到这个工作站做学术报告。

网页截图

时间转眼进入了2018年,83岁的吴院士依旧忙碌。 一月下旬,他又出差了,这一次去的是湖南。

2018年1月26日,牧通人才网发表了《湘佳牧业中科院吴常信院士专家工作站正式签约挂牌》的文章 [6] 。从这篇文章里我们可以了解到,2018年1月25日上午,湖南常德湘佳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吴常信院士共建的专家工作站正式举行签约挂牌仪式,吴院士本人亲自到场。

网页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在吴院士与湘佳牧业公司合建的院士工作站签约的第二天,他又去了湖南的湘潭。这也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院士工作站,与他合作的是湘潭市的飞龙牧业公司。

虽然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但新闻和照片不会撒谎。

2018年1月31日,搜狐发布的一则《院士专家工作站助推湘潭市生猪产业发展里》的新闻 [7]。在这则新闻的开头有这样的描述: “1月26日,动物遗传育种学家、畜牧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常信来到湘潭市沙子岭猪资源场等地,详细考察了湘潭市沙子岭猪的育种历史、品种类别、市场前景等方面,并且与飞龙牧业签订了共建院士专家工作站协议,旨在通过新技术研究开发优质特色的沙子岭猪种,推动湘潭市生猪产业发展壮大。”

网页截图

已是耄耋之年的吴院士不辞辛苦,来往于云南、宁夏、天津、湖南以及江西的院士工作站里。 但如果你认为吴院士的工作站只有这些,那么你就错了,因为两个多月后,他又去了山东。

2018年4月13日,创新山东网发布了一条《为芦花鸡产业发展插上科技的翅膀》的新闻 [8]。根据这条新闻我们知道,2018年4月12日吴院士到山东省汶上县参加了一个创新发展高端论坛,并在在会上做了报告;而且会议期间他还和当地的山东金秋农牧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院士工作站建设协议。

金秋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养殖芦花鸡的企业,位于山东省济宁市汶上县次丘镇湖口村,也是偏僻的乡下。这个院士工作站与其它的有些不同,因为是以精准扶贫的名义建立的。

网页截图

再过了两个月,吴院士去了福建。 当然,还是去建院士工作站。

2018年6月21日,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的网站发布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与企业签订 “院士工作站” 共建协议》的新闻 [9] ,报道了2018年6月19日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福建光阳蛋业有限公司以及中国科学院吴常信院士三方共建 “院士工作站” 协议签字仪式的事情。

网页截图

一年后,吴常信教授又来到了山东滕州。

2019年7月18日,山东滕州政府的官方网站发布了一条新闻:《吴常信院士工作站揭牌仪式暨枣庄黑盖猪保种和开发利用研讨会举行》[10]。从这个新闻我们知道,2019年6月11日,吴常信教授又与山东春藤食品有限公司合建了一个院士工作站。

网页截图

以上就是近两年网上能轻易查到了吴常信教授在全国各地建立院士工作站的事情。 而这之前,吴院士自然也没有闲着。

2010年,吴院士就计划在他的家乡浙江嵊州建立院士工作站,并且特别声明这个工作站他可以不要收入 [11] 。

也是2010年,吴院士与江苏立华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合建院士工作站 [12] ,这一工作站至少到2018年还在运行,因为它在2018年在江苏省的院士工作站评比中获得了优秀级别 [13] 。

2013年,吴院士与湖北的神地公司牵手,共建院士专家企业工作站 [14] 。

2014年,吴院士与江泉农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建立了山东省首家生猪养殖院士工作站 [15] 。

以上只是我简单地再网上搜索到的有限信息,应该不是十分全面。

当看到84岁的吴院士的工作站在全国遍地开花的时候,我目瞪口呆。 如此吃惊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惊讶于他的精力旺盛,二是惊讶于他如何分身。 因为根据中国科学院的规定: 每位未退休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所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得超过1个,已退休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所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得超过3个,已受聘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在每个工作站全职工作时间每年不少于3个月 [15] 。

当然,这是最新的规定,吴院士的上面那些工作站都是在这之前建的。 问题是,难道中科院在这之前就没有对院士工作站的任何规定吗?

但其实不管中科院是否有相应的规定,这种院士工作站泛滥的情况的存在有它相应的理由。 有人可能会说这是有些院士为了经济利益而不爱惜自己的羽毛,也有人会说是有些企业来利用院士的光环,甚至还有人会说中科院也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 但我觉得上面的理由都不如来自我家乡的那则新闻标题里的四个字简单明了: “院士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