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国首只克隆猫主人:不后悔花25万,有点介意外形不太一样
科技

对话中国首只克隆猫主人:不后悔花25万,有点介意外形不太一样

2019年08月22日 13:57:42
来源:南方都市报

8月21日,中国第一只自主培育的克隆猫“大蒜”迎来满月,引起众多关注。

它的主人是1996年出生的温州男孩黄雨。今年1月初,在他视同家人的爱猫、原版“大蒜”去世后,黄雨委托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它的腿部取下一块皮肤,通过克隆技术得到了一只新的英国短毛猫,为此总共花费了25万元。2016年底,从猫舍接回“大蒜”时,它的身价为3000元。

8月19日,克隆猫成果发布当天,黄雨在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第一次见到了新生的“大蒜”,它的外表跟他去世的爱猫非常相似,更重要的是,两者体内的基因组成完全相同。为了达到这一点,这家生物科技公司先后制备了近40个克隆胚胎,分别植入到4只代孕母猫体内,其中的1只中华田园猫,在怀孕66天之后自然分娩,于7月21日诞下了克隆版“大蒜”,并最终成活。

黄雨告诉南都记者,这次探访,他和新的“大蒜”相处了十几分钟,因为怕它受伤,“当时在手里捧了一会儿就放下了。”探视结束后,黄雨发了一条朋友圈,感慨这是“与‘大蒜’的世纪会面”。

新生的“大蒜”还要在希诺谷公司留观一段时间,大概到10月份,才会交还给黄雨共同生活。黄雨说,原版“大蒜”是一只很通人性的猫,在他身处异乡独自奋斗时,曾帮助自己抵御孤独、排解寂寞,却因他观察和照顾不周,不到3岁就匆匆离世,令他深感不舍和懊悔。

克隆版“大蒜”的降生,就像给了他重新开始的机会。他沿用了“大蒜”旧名,也是因为从心底把克隆猫当成爱宠生命的延续。得知“通人性”的特点由先天和后天因素共同决定之后,黄雨甚至计划尽可能恢复从前的生活方式,希望新版“大蒜”能养成与原版相近的性格。

因为很多人关心克隆猫“大蒜”的成长,黄雨开通了一个微博(@黄鱼啊啊啊啊啊)。他告诉南都记者,有计划在“大蒜”回到他身边之后,在网络上做一些日常的记录。

克隆版“大蒜”(左)和它的原型(右)。

对话

选择克隆总体不后悔

南都:克隆版“大蒜”问世的消息公开之后,你身边有没有养宠物的亲友向你咨询相关的情况?

黄雨:身边也有一些人问我,“‘大蒜’和以前长得还一样吧?”其实,克隆出来的“大蒜”和以前还是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异的。比如说下巴上没有那个黑色的小块了,背上的白色色块变大了点,左腿的花纹变到了右腿。

南都:作为这项商业服务的购买者,你会介意这样的差别吗?

黄雨:心底多少还是有点介意的,因为一开始我以为是一模一样的。

南都:这方面我们向希诺谷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求证过。他说,克隆出来的个体与原版在基因组成上完全一样,但会在局部的花纹上有一些不同。另外性格可能会有相似性,但也不会完全复制原版,还会受到后天环境的影响。

8月19日,黄雨第一次见到克隆版“大蒜”。

黄雨:性格的问题我也考虑过。接回“大蒜”以后,我会尽量还原以前养他的过程。

南都:总的来说,不后悔是吧?激动大过失望?

黄雨:是的。

盼与爱宠重新来过

南都:你应该是世界上少数体会过“挚爱重生”这种情形的人了。记得第一次见克隆版“大蒜”的时刻么?

黄雨:那是在8月19日早上9点多。当时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就是非常激动和开心,“终于能见到‘大蒜’了”。

我是在7月24日得知“大蒜”在7月21日成功出生的。之后也看到了“大蒜”的视频,但毕竟只是视频,没有8月19日见面来的激动。而且因为那时候“大蒜”还小,也不能打扰,所以视频就那么几个,还是挺“捉急”(着急)的。

南都:这一次见面,跟“大蒜”相处了多久?

黄雨:大概十几分钟。当时在手里捧了一会儿就放下了,因为害怕他受伤。

南都:你在心里怎么看待新的“大蒜”?

黄雨:会当成还是以前的“大蒜”吧。

南都:有人说这就像是《甄嬛传》里的“莞莞类卿”(甄嬛因为和已故的纯元皇后相像而受到宠爱)?

黄雨:不是吧。《甄嬛传》里只是像,“大蒜”在我心里,可能还是原来的他。外观可能还是其次,主要还是那个灵魂的感觉吧。就像《一条狗的使命》中,那狗经历了多次变化,最后回到主人身边,外形已经改变,但不变的是灵魂。

克隆猫“大蒜”和它的代孕母亲在一起。

南都:万一“大蒜”长大之后,有不同的性格,怎么办?会不会还爱它?

黄雨:其实我也想过这问题,假如真的不一样了怎么办。但我觉得还是一样爱他吧。毕竟不管怎样,也是和“大蒜”最后息息相关的。

因为不舍,选择尝试

南都:克隆宠物在我们国家还是新兴事物,你做出这个决定用了多久?支付费用之前,有没有进行一些专门的了解?

黄雨:其实中间也考虑了十几天,有去了解过相关的资料和文献。后来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选择了克隆。

南都:深思熟虑了哪些内容?

黄雨:关于毛色啊,品种啊,寿命啊,性格(能否与原版相同)之类的。最终做出克隆的决定也是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主要还是不舍。

南都:类似于“不想让自己后悔”、“姑且试一试”?

黄雨:对的。哪怕1%的可能性,也想去尝试一下。

南都:其实跟“大蒜”同期接受克隆的,还有一些宠物猫,但“大蒜”是第一只成功降生并且存活的。

黄雨:我知道。当时有个叫“丫丫”的克隆猫,好像出生3天之后离去了。

南都: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会有动摇吗?

黄雨:那时候我已经克隆了,所以也没什么动摇。

计划开账号记录“大蒜”日常

南都:据说希诺谷公司跟你签的合同里,有一些兜底的承诺(如果克隆生物在一年之内不是因为生病或意外而死亡,公司会免费重新克隆),这些条款是你跟公司提出来的么,还是原本就有一个合同的范本?

黄雨:兜底的承诺是公司那边原本就有的一个保证。

南都:这个保证足以完全打消你的疑虑么?

黄雨:不足以吧。主要是对技术的疑虑,毕竟国内之前没有很多相关的报道。但当时还是相信大于疑虑。

南都:据公司说,会向克隆宠物的购买者提供第三方出具的DNA鉴定证书。具体是什么机构做出的鉴定?

黄雨:目前我还没收到第三方鉴定,所以我还不知道是哪个机构。

南都:“大蒜”这么来之不易,有没有计划过怎么养它?

黄雨:接回来后,会和以前一样养他吧。尽量恢复以前的生活方式。

南都:现在许多人对“大蒜”很有好感,你会考虑给它开个账号,更新一些它的日常视频吗?

黄雨:目前我给大蒜开了个微博(@黄鱼啊啊啊啊啊),可能后续接回来后会更新一些日常。

(注:在书面交流中,受访者黄雨用“他”而非“它”来指代宠物猫,本文保持原状。)

采写:南都记者 侯婧婧(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