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少宇:这项所谓“中草药伤肝”的研究体现了中国医学优势
科技

岑少宇:这项所谓“中草药伤肝”的研究体现了中国医学优势

2019年07月11日 10:18:47
来源:观察者网

最近,自媒体报道了一篇中国学者在世界胃肠病学领域顶级学术期刊《Gastroenterology》发表的文章《中国大陆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及病因学》。

这篇文章其实早在2019年年初,就已经在线发表了,只不过是6月正式刊登在杂志上。2月22日,《科技日报》等主流媒体就已经报道此事,用的标题是《我国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高于欧美》。

从题目可以看出,无论是研究者还是主流媒体,都没有将药物性肝损伤里的中草药刻意突出,但到了自媒体这里,画风就不对了,就会用类似“证实了:中草药和保健品是导致中国人肝损伤高于欧美的主要原因”这样的标题。

这下可好,凭借这样火药味浓厚的标题,一篇已经问世半年的论文又能让部分人在网上掐起来。

因为自媒体标题涉及中草药,触怒了某些“中医粉”,有人甚至将矛头指向了兢兢业业的中国研究者:明明是扎实的研究成果,只不过因为以英语发表在国外期刊上,居然变成了“别人想让你发表什么就发表什么”。

这样的人看似很爱护传统医学,却同时传播“中成药出口日本最多”的老谣言,一批读者还纷纷点赞,而辟谣的读者却只有寥寥几赞而已。

那么这项研究到底做了什么呢?

研究人员在2012至2014年间,在中国大陆的308家医疗机构,收集了总共29478位药物性肝损伤(Drug-Induced Liver Injury,DILI)患者的数据。

由于要剔除时间不在研究期内、数据不完整等问题数据,得到27245例有效数据。

但这些患者还不一定完全都是药物性肝损伤,再用目前通行的评估药物性肝损伤因果关系的RUCAM量表分析,分数高于6的,可以确认是药物性肝损伤,有13555例。

剩下的再经过3个专家评判,至少两个专家判定为药物性肝损伤的,算是有效,得到12372例。这样总共就有25927例。

光这工作量就够让人吃惊了吧。

后面还有大量的数据处理工作,比如肝损伤的严重程度、后果、年龄、性别、种族等等。

怎么还没有提到中草药?专门讲成因的,在“结果”里本来也只是倒数第二部分啊。在“结果”的第二部分是“临床表现”,里面倒是也提了中草药,但也只是在后半部分插了两段话。

应该说,部分中药(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TCM)和草药及膳食补充剂(Herbal and dietary supplements,HDS)会导致肝损伤,已经得到医学界的公认,因此并不是这项研究的重点。

作者只是指出:“中国民众并非普遍认识到,一些天然药物,如何首乌、雷公藤,以及复方药物如小柴胡汤与药物性肝损伤有关……相信迫切必要分析传统药物,确定里面是否有这些或其他有毒成分。”

分析传统药物,确认副作用并改良药物,本来就是传统医学现代化要走的道路,这和“中医黑”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作者提醒不要“误解这些药物只有很小的,或没有副作用”,也完全是善意的。绝大部分主流中医也不会鼓吹副作用小,卖保健品的倒是更乐于干这事。要是你看见、听见哪个主流中医这样吹嘘,别管他什么头衔、有多大年纪,都得小心他是不是滑到卖保健品的那边去了。

有的人质疑,为什么把TCM和HDS算在一起,而把“西药”都分开算?

TCM和HDS算在一起,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交叉,不方便完全分开。而那些所谓的“西药”,如抗结核药、抗肿瘤药或免疫调整剂、抗感染药每一类也都是由许多种药构成的,并非硬把一两种药凑成一类。

而且,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能计算出TCM和HDS导致的肝损伤达到26.81%,那么剩下的、占压倒性比例的,当然基本都是现代药物了。同样很难得出作者是为了要“黑中医”。

作者的真正目的,是要大规模地研究我国药物性肝损伤的现状,对规模做出估计,并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难道指出中国药物性肝损伤比西方高就是黑中医?指出中国TCM和HDS导致的肝损伤达到26.81%就是黑中医?

不管是现代药物还是传统药物,只要是被认定导致肝损伤的,同时有条件替代的,当然就应该尽快替代。关键在于可替代性,而不是看你这个药物是现代还是传统。无论是“黑”炒还是“粉”饰,都不是“医者仁心”的表现。

这项研究其实恰恰体现了中国在医学研究上的优势——规模。

中国巨大的人口体量和相对健全、统一的医疗机构建设,使这样的大规模研究成为可能。有些国家医疗发达,但人口不足;或人口众多,但靠谱的医疗机构有限。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中国的公立医院虽然有不少也集团化了,但归根到底还是在一个体系下面,和其他国家不同医疗集团间的合作比起来,难度要小得多。

作者在文中,为了比较临床情况,列了之前其他7个国家的研究,也可以看出端倪,这些研究的病例数如下:冰岛96、法国34、美国899、西班牙461、瑞典784、印度313、日本1676,和中国的25927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虽然说医学国际合作也很常见,包括这项研究也有国外学者参与,但在一国之内,显然沟通成本、合作成本更低。要跨越多国,联合308家医疗机构搞研究,远比在一国内麻烦得多。

医学里还有很多待解的难题,有些非大规模研究,不足以解决。现在当然也可以用Meta分析整合多项随机对照试验研究来得出结论,但作为单项研究来说,规模大往往具有优势,Meta分析本身也更重视大型研究。

中国人口规模庞大,被一些人说成红利,被一些人说成负担。也许为这么多人建设医保体系确实很难,但至少在医疗研究领域,是可以作为红利好好挖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