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迎来夏天,摇滚能否出圈?
科技

乐队迎来夏天,摇滚能否出圈?

2019年06月02日 12:36:07
来源:燃财经

作者| 蓝予

编辑| 苏琦

当成立30年的硬核摇滚乐队面孔的《梦》响起时,高晓松感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光芒万丈的摇滚时代。

近期,打造出《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爱奇艺,联合《奇葩说》团队米未传媒,将目光对准了乐队,主要是摇滚乐队这个群体,推出了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

节目自5月25日上线以来,迅速霸占了豆瓣、知乎、微博等搜索排行榜,舆论声音倒向两边,有人欢呼乐队夏天已至,有人唱衰摇滚音乐不行了。但不管反应如何,乐队音乐开始大范围地占领大众视野,狂、热、躁、燃,也成了今年这个夏天的代名词。

随着市场环境逐渐走向明朗,乐队们能够复刻说唱音乐出圈的轨迹吗?一个摇滚乐队复兴的夏天是否即将到来?


想用“乐队+荷尔蒙”

做出下一个爆款综艺

“姑娘不要匆忙,放慢你的脚步,不要不要羞羞答答地躲开我的目光。”

当老牌朋克乐队反光镜唱着代表作《嘿!姑娘》率先登场时,整个现场都躁起来了。主唱李鹏清亮且有穿透力的嗓音瞬间将观众带到那个充满荷尔蒙的青春时期,空气中混杂着夏日的燥热与悸动。在场不少女嘉宾直接捧脸捂胸,大呼受不了。

去年年底,《乐队的夏天》节目组找到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在水星”厂牌,想要斥巨资打造出下一个《中国新说唱》,并表示新裤子、痛仰等老牌摇滚乐队都会参加。

团队考量了一下,觉得赛制很公平,在水星的老中青三代——面孔乐队、果味VC、熊猫眼乐队都觉得可以去,想一起推动摇滚乐被更多人知道。

更吸引他们的,是这个综艺本身就像是一个“盛大的音乐节” 。

节目集结了31支中国优秀的乐队,包括痛仰、反光镜、新裤子、旅行团、面孔、盘尼西林等等,光是把他们聚到一起,就足够让摇滚爱好者兴奋发狂了。

节目通过不同主题单元内容设计以及音乐表演,展现乐队原创音乐的魅力与创造力,最终由超级乐迷团(马东、吴青峰、张亚东、欧阳娜娜、高晓松、乔杉)、专业乐迷、观众乐迷根据自己的喜好对现场演出进行打分,选出5支最强乐队。

与赛制相比,更多人关注的只是音乐好不好听。对此,流行摇滚乐队旅行团的经纪人封夜有自己的理解:“面对市场和歌曲传播,其实很多人不在乎你是什么风格、流派,他们在乎的是音乐本身是不是好听、会不会打动自己,做音乐的人是不是真诚、有趣。”旅行团的优势就在于,创作时优先保证歌曲旋律好听,节目中他们的排名就是很好的证据——在第一期中以154票的成绩暂居第一,温暖治愈的嗓音让网友直呼“感觉自己恋爱了”。  

2005年,旅行团几个成员来北京,凑钱在四环租了一个别墅,一起玩音乐。那个年代,租别墅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但旅行团即使在经济状况不好的时期,也能很轻松地面对生活和音乐。他们的经纪人封夜认为,正是这种对金钱看似“无欲无求”的状态,让他们一心只扑在音乐创作上。

来《乐队的夏天》,他们也没有在乎名次,全心想着能让更多的人听到自己的歌就很开心了。

这种单纯玩音乐的心,不止旅行团才有。痛仰乐队也在节目里说,当时做摇滚,就是因为它简单、真实、直接。

在昨晚播出的第2期节目中,痛仰乐队诠释了经典作《再见杰克》,反超旅行团位列第一。如今,《乐队的夏天》在爱奇艺的热度指数超过5500。


出圈:摇滚圈的当务之急

希望能被越来越多人看到,是大部分乐队参加《乐队的夏天》的初衷。

封夜表示:“我们没有很在乎名次,但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旅行团,知道音乐也有乐队这种形式。”

新裤子乐队也在微博中写道,他们曾经非常坚持反叛,不喜欢大众口味。最近几年,为了继续向前走,才开始注意到,音乐其实是需要被更多人理解,才会被喜欢。只有先被更多人听到,大家才会有机会知道这个乐队的音乐到底好不好。

在水星艺人总监BOBO对燃财经表示,受《中国新说唱》的影响,很多说唱歌手的live票卖得特别好,“很多以前听摇滚的都去听说唱了,我们也很想让那些人来听听我们。”

摇滚是流行音乐的起源,三十年前,摇滚走进中国的土壤,演绎了无数传说。

1986年,崔健在工体的一曲《一无所有》,揭开了中国摇滚乐的序幕。黒豹乐队、唐朝乐队、指南针乐队、面孔乐队等纷纷竖起了摇滚的旗帜。1994年,“魔岩三杰”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参演《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那一夜,中国摇滚乐迎来巅峰。

但在此之后,摇滚却渐渐失去了主流地位,变得越来越小众。以至于近些年,摇滚乐只能生长在live house与音乐节。

新裤子的贝斯手赵梦曾表示,在现场演出市场还未形成的那些年,他们就连几块钱一场的演出费也拿过。直到2007年MAO的建立才把源自日本的live house正式引入国内,让这些摇滚乐队有了正式演出的场所。

BOBO回忆道,之前live house环境特别艰苦,有的舞台小得六人乐队都站不下。那时,整个摇滚环境很艰难,2010年她刚入行时,乐队们出去巡演要坐38小时的卧铺到处跑。

封夜提到,每一次现场演出对于乐队都非常重要,无论舞台大小,都要保证演出的质量,严格把控技术标准,比如技术团队的配置,对乐器配备、音响硬件、通道、调音等各层面的设置,这导致乐队演出的成本比常规形式高出好几倍。这些因素或多或少地限制了市场的上限,一些演出公司或主办方很难理解,这也导致很多演出无法实现。

“大家都希望迎来夏天,我们也很想接一些商演”,BOBO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但目前很多人宁愿去请N线明星,也不愿请现场表演超级厉害的乐队。

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CO牟頔表示,我们希望观众看了节目能知道现场更牛,能回到现场看乐队演出,这也是我们举办《乐队的夏天》的初衷。

独立音乐人可以潜心创作,经纪人就需要去找更好的市场,只有保证经济基础才能有更好的乐器、更精良的制作、更好的舞台。

被更多的人了解,甚至出圈,是摇滚行业当务之急的事情。

不过,华映资本投资经理马赫对此并不看好,在他看来,虽然现在很多人说摇滚是有爱的,但其内核还是愤怒。“我可以不赚钱,但我想表达我的情绪,甚至夹带着对金钱的排斥。”然而现在年轻人没有那么愤怒,还有多少人会认同这个文化?退一步讲,即使每个年轻人多少都有一点反叛有一点愤怒,又有多少会一直为这种文化消费?

Rocker出圈,粉丝答应吗?

好在现在的市场环境,正在逐渐明朗化。

《2018中国音乐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音乐类演出票房总收入为59.39亿元,同比增长23.4%,其中live house票房收入达1.25亿元。2017年演出达15449场次,观众达1342万人次,同比增长分别为30%和14%。

“真正帮到摇滚乐的,是live house越来越专业了”。BOBO表示,整个环境也越来越好,包括演出环境、版权维护、音乐节活动等等,也给了更多年轻乐队机会,让他们能崭露头角。

厂牌间也开始建立联盟体系来共同传播、发行、商业化开发,比如太合音乐集团联合众多独立音乐厂牌与音乐人,成立了独立音乐厂牌联盟“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

同时,《乐队的夏天》的大众化综艺呈现,也为摇滚音乐出圈带来了一些可能。

事实证明,有很多人就是在看了节目之后开始去看现场演出。昨天晚上熊猫眼乐队在青岛巡演,现场就有人喊在综艺里“看了你们的演出”。果味VC在北京的巡演,售票情况也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华映资本投资经理马赫称,从音乐本身来说,摇滚乐最大的魅力就是现场;作为综艺来说,虽然整个制作团队都在努力还原现场,但和真正又躁又燃的现场还有一定距离。

此外,节目能不能成为爆款,还要看是不是有人能抬高流量的天花板。比如像《偶像练习生》,如果没有蔡徐坤,流量会打一半折扣。但《乐队的夏天》中有潜力的C位,暂时还看不到。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综艺节目只是对内容的消费,当乐队的音乐吸引了一波关注后,如何持续地吸引、留住或者收获更多粉丝才是更需要考虑的事情。马赫也强调,不管什么文化,供给侧跟不上是很大的问题,比如《中国新说唱》第二季应该是收获流量的时候,但是内容、选手跟不上,现在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去培养选手。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也表示,做音乐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摇滚本身就不是一个离钱近的行业。

马赫认为,归根结底还是看文化能否出圈,目前来看摇滚乐受众转化价值不高。摇滚乐赚钱模式比较单一:想靠演出赚钱,卖票不太理想,更多只能做live house演出;想靠接广告和商演,又很难,心里也纠结。

不过现在摇滚也加入了一些其他元素,在这方面还有很多突破口。但这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Rocker出圈,粉丝不一定同意。

很多粉丝会质疑商业化后还能算摇滚吗?还有一些粉丝怕自己喜爱的乐队出圈后就抢不到票了,甚至有一些粉丝竖起了抵制饭圈文化的大旗,表示坚决不搞数据。

对于这种现象,BOBO称,“我们永远会让粉丝买得到票,人多我们就去工体、去鸟巢。”每一个乐队都希望自己的音乐能被更多人听到,很多粉丝接受不了在live house里举手幅之类的饭圈文化,但能被更多的人喜欢,就是一件好事。

谁也无法定义什么是摇滚,BOBO表示,还是要用音乐来说话,保持真诚、热爱与品质。“我的音乐朋克,那我就是朋克,不能说商业化了我就不朋克了。”热爱、汗水与付出的时间,都会诠释听众口中的“摇滚”。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