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A股最高规格出嫁:格力娘家开价400亿还要有资源,董明珠想接难了


来源:AI财经社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8 月 12 日,格力集团函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8 月 12 日,格力集团函告公司,珠海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已原则同意本次格力电器国有股权转让项目公开征集受让方方案。

按照方案,受让方需一次性出资超过400亿元,并且需为单一法律主体或同一控股股东的两个法律主体联合体。这相当于否定了“董明珠团队联合财团”的猜测。但这也并不意味着董明珠出局。方案要求受让方做出承诺,需保证格力电器的经营团队整体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最受大资金偏爱的白马股,格力的空调销售更依赖涨价、向经销商压货。但随着房地产的不景气,空调转向存量市场,格力开始被低价策略的美的抢夺份额,也不得不向经销商出让更多利润。格力集团出让格力电器股权,也许正是好时机。

董明珠或无缘股改

格力选婿非“金龟婿”不要。这减少了董明珠团队参与股份受让的可能性。

按照方案,意向受让方应为单一法律主体(仅限公司法人或有限合伙企业),或受同一控股股东或实控人控制的不超过两个法律主体组成的联合体。但若为后者,双方需在持股期限内保持一致行动关系,且任一法律主体受让股份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5%。

这对受让方的财力提出了极高要求。按照方案,本次拟转让格力电器的902,359,632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5%,转让价格为45.67元/股。照此计算,单一受让方/一致行动的联合体需一次性出资超过412.1亿元。

除此之外,方案中还要求,受让方应当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维护公司持续健康发展,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协助上市公司提升产业竞争力。此外,还要有利于促进珠海市经济社会的发展,有意为珠海市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而对于联合体需受控同一控股股东的限制,大为减少了董明珠高管团队参与转让的可能性。此前6月按第一财经的分析,如果董明珠团队能成为受让方一致行动人,将有利于格力电器的平稳发展,否则新投资方掌舵者需是强势人物,毕竟“一山难容二虎”。

2019年3月31日,格力集团首次致函格力电器,提出正筹划股权转让事宜。在这5个月里,格力股权花落谁家,一直是关注焦点。5月22日,“股权转让意向投资者见面会”在珠海格力电器总部召开,25家机构到场,不乏百度、淡马锡控股、高瓴资本、厚朴投资、金石投资等投资方。媒体盛言“竞购阵容之豪华,A股罕见”。

在6月,有多家媒体报道称,厚朴基金在股权转让谈判中领先。从2019年起,厚朴基金在珠海成立了厚友云数据投资控股(广东横琴)有限公司、澳控控股(珠海)的公司等,被认为是在为接盘格力做准备。

按照公开资料,厚朴基金在2007年由高盛的中国合伙人方风雷创办,可能是唯一没有官网、不设联系方式的私募基金。如此“任性”源于不差钱:其首期募资额超过25亿美元,LP包括淡马锡、法国安盛保险、壳牌石油、高盛集团等。其中淡马锡是最大LP,出资8亿美元,高盛其次。

在8月12日方案公开后,有接近格力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从方案来看,厚朴基金等大型机构接盘的可能性增大,而董明珠为首的高管参与机会减少。

除了不差钱,方案还对受让方提出了诸多其他要求,例如:股份锁定期不低于36个月,有合法资金来源、商业信用良好,能保证资金按时足额支付等。

值得一提的是,方案要求受让方做出的15项承诺事项中,包括一项《关于保持上市公司管理团队稳定的承诺函》。具体来说,受让方需在权限内,保证格力电器的经营团队整体稳定,治理结构不发生重大变化。因此即使董明珠团队无缘股改,也不意味着在未来格力电器经营中出局。按照2019年一季报,董明珠持有格力电器0.74%股权。

正是卖身好时机?

格力集团出售格力电器,可能确实“恰逢其时”。空调行业不景气,正加大持有格力电器的风险。

按照公开资料,格力集团是珠海市国资委旗下的国有独资企业。从2006年起,其对格力电器的持股就不断减少,从超过50%降到如今18.22%,但仍是第一大股东。此次转让15%股权,也被视为珠海国资委进一步退出这一领域。

最近2个月,格力电器可谓新闻不断。6月10日,格力电器公开举报奥克斯空调产品不合格,部分型号虚表能效值,获得群众力挺、市场监管局介入。但随后7月,格力自家空调经北京市消费者协会评测,也与额定标准存在差异,格力回应称:“差距在国家规定允许的误差范围内”。

公开对垒背后,是整个空调市场越来越不好过。据奥维云网数据,2019年上半年,国内家用空调零售额1137亿元,同比下降1.4%;零售销量3370万台,同比增长1.5%。换言之,厂家卖出了更多的空调,销售额却在下跌。

有行业媒体分析称,是房地产萎靡抑制了今年空调新增需求。同行开始抢夺市场份额,引发上半年大促频繁,整体销售额反而下跌。

而在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的这半年,格力电器的表现不如从前。按照2019年一季报,其一季度营收增长2.49%,远逊于2018年Q1的33.29%、2017年Q1的27.05%。其Q1净利润增长1.62%,也低于2018年Q1的39.04%、2017年Q1的27.05%。

作为横向对比,奥维云网的报告显示:2019年Q1,格力市场份额同比下滑3.7%,而美的上升3.9%。行业分析称,美的从3月起开始降价促销,在空调销售旺季前收割价格敏感群体,有效抢夺了格力的市场份额。

空调行业新常态的转变,也导致格力的压货销售策略不合时宜。据《财经》报道,格力历来对经销商采取压货策略,推动其在淡季大量买入产品。但为此需要较强的销售返利制度。按照2019年一季报,格力电器的存货周转天数、应收账款周转天数都为4年来同比最高,并有逐年上升趋势。

为了解决存货问题,格力2018年年报中的销售返利期末余额达到619亿元,达到历史新高。这显示出格力为刺激经销商去库存做出的努力。在价格方面,格力也一改2019年1月到5月线上涨价8%、线下涨价6%的策略,在6月和7月开始降价促销。

在空调新常态下,格力还能否保持往年的业绩高增长?也许格力集团出手正是时机。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营收力压格力电器,董明珠在《品格》节目中喊话雷军:“一个季度能说明什么问题呢?”但临时股东会上,仍有人质疑格力空调能否面对奥克斯、小米的挑战。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