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度2019年Q1财报解读:李彦宏首次折戟 砍掉副总裁 | 风眼观察


来源:风眼

战略转型所带来的一系列阵痛,正在逐渐显现。上市后的首次亏损给百度2019财年的开局蒙上了一层迷雾。

出品 《风眼》 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孙洪 编辑 于浩

上市后首次亏损,成了百度2019财年发展的第一个注脚。

5月17日早间,百度公司(NASDAQ: BIDU)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百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241亿元人民币(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调整后运营利润4.01亿元人民币,高于此前分析师预期。

一个关键的变化是,本次财报显示归属于百度的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67亿元。这是继上个季度净利润下滑后,又一次比较大的波动。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百度自2005年8月5日登陆纳斯达克后,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

受到财报信息的影响,百度5月16日股价波动较大。但随着财报正式公布,盘后价迎来较大跌幅。截止美国东部时间19:59,百度盘后价报138.5美元,相较于当日收盘价153.7美元,跌幅达到9.89%。过去52周,百度股价最高为283.95美元,最低为150.02美元。 

与此同时,百度又公布了一项战略变革及人事变动。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该业务,原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任。

净利润连续下滑直至扭盈为亏,不断调整内部业务及推动干部年轻化,使得百度正在面临转型阵痛。而来自外部的竞争压力也在不断涌向百度,信息流。

业务与成本同步增长,高追求的“副作用”

百度发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度百度总营收为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剔除已宣布资产剥离交易影响,总营收同比增长21%。

其中,长期担任百度收入核心的网络营销营收为177亿元(约合26.3亿美元),同比增长3%,占总营收比重为73.4%;其他营收为65亿元(约合9.63亿美元),同比增长73%。另外,百度核心业务(Baidu Core,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的营收为175亿元(约合26.0亿美元),同比增长8%。(注:核心业务与网络营销和其他业务存在交叉关系。)

可以看到的是,百度在本季度的各项数据都呈现了同比增长的结果。但不能忽略的是,总营收与网络营销营收均在环比上出现下降。根据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可知,上季度百度总营收为272亿元,网络营销营收为212亿元。

也就是说,百度在环比上已经连续多季度下降,总营收方面环比下降超过11%,网络营销应收方面环比下降16.5%。由于网络营销一直是百度总营收的最主要部分,因此网络营销下滑对百度的营收会形成牵一发动全身的重要影响。

据了解,第一季度网络营销营收环比下滑的原因,与其过去占据主要位置的医疗保健、在线游戏服务以及金融服务等板块的表现有直接关系。医疗在过去十年间为百度广告营收带去了巨大的贡献,而随着医疗监管力度和多次负面消息的影响,百度也在主动降低这一部分的比重。另外,在线游戏和金融也是近一年来国内的重点监管领域,进而会对百度网络营销业务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

其他营收在同比和环比两方面都取得了增长,百度方面公布是得益于爱奇艺会员服务、云服务和其他业务的稳健增长。重点就在于爱奇艺部分,百度在其他营收方面的最重要贡献都来自于爱奇艺的会员服务收入,第一季度爱奇艺会员增长940万;相反,百度自身的云计算和其他业务时至今日仍然没有成为贡献核心。相比之下,阿里云和腾讯云已经在为同列为BAT的另外两家互联网巨头提供看得见的回报。

业务方面的营收增长如此看来并不乐观,而成本的投入却在不断升高。百度2019年第一季度总成本为252亿元,环比有一定下降,可能是由于本季度内容成本有所下降。

财报显示,本季度百度内容成本为62亿元(约合9.17亿美元),同比增长47%;流量获取成本为32亿元(约合4.74亿美元),同比增长41%;带宽成本为20亿元(约合3.04亿美元),同比增长39%;其他营收成本为35亿元(约合5.15亿美元),同比增长75%;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为61亿元(约合9.02亿美元),同比增长93%;研发费用为42亿元(约合6.21亿美元),同比增长26%。其中,内容成本方面仍然是百度总投入的最大部分,主要用于对爱奇艺内容和百家号内容的投资。

需要注意的是,百度第一季度出现了亏损。根据百度财报得知,百度第一急促营业亏损9.36亿元(约合1.39亿美元),上年同期实现营业利润46亿元;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营业利润为4.01亿元(约合6000万美元),同比下降93%。

与此同时,百度净利润也迎来了上市近14年来的第一次由盈转亏。本季归属于百度的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67亿元。上一季度百度净利润为21亿元,本季度环比下降超过116%。

百度对内容、信息流和用户增长如此紧张,很可能是从头条系产品和其他短视频类应用的爆发而产生了危机感,这种变化的确在改变着整个移动互联网的最主要沟通方式。然而,百度正在为追求这种高速增长而品尝增长剂带来的的“副作用”。

战略转型陷入阵痛,变革何时迎来“日出”

在财报中,百度公布了一项业务转型和最新的人事任命。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财报信中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

经历这次调整后,截止2019年5月17日,百度形成了移动生态事业群组、AI技术平台体系、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金融服务事业群组以及智能云事业群组在内的7大事业群组组成的业务架构。

相对应的,百度自今年3月15日宣布实施人才梯队建设计划后,先是总裁张亚勤宣布于今年10月退休,后是高级副总裁、负责人力的刘辉于5月卸任。今天,在百度奋战14年之久的向海龙也宣布辞职,可能方向是创业和投资。至此,百度干部年轻化的变革进一步推进,沈抖、崔珊珊分别接任向海龙和刘辉,进入百度八位核心管理团队列表。

从这次调整中可以看出两点变化,一是业务层面,百度对于搜索业务进行了更深入移动时代的思考,搜索随即成为移动业务。这一点与凤凰网科技在上一季度对百度“搜索+信息流”的驱动权重调高的预测有一定吻合,百度整个搜索生态正在向更灵活的移动化做出大幅度的转型。

二是人事层面,百度推行的干部年轻化改革,推动80后、90后年轻干部进入管理层,也可以看做是进一步向移动化转型的重要推动力。这一点在5月10日举办的百度联盟生态峰会上就可以看到,沈抖被进一步推向台前,负责好看视频的曹晓冬也是年轻干部。不得不提的是,年轻干部虽然更懂移动互联网,但他们虽能产生的价值还是有待验证的。

今年以来,百度对搜索的重视程度也更高,因此也在第一季度增加了流量成本和带宽成本的投入。第一季度恰逢春节关键期,一方面百度豪掷9亿现金,补贴红包推动拉新和促进日活;另一方面百度为防止数亿流量带来宕机危机,采购了数万台服务器和带宽等软资源,为春晚提供基础技术保障。

当然,百度的红包大战取得了看得见的成绩,截止2019年3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74亿,同比增长28%;百度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达到2200万,同比增长768%,环比增长16%;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用户达1.81亿。

如此大手笔的拉新,带来的不仅是用户数量的迅速增长,也同时给百度带来成本支出的压力。而战略转型所带来的一系列阵痛,正在逐渐显现,尤其是上市后的首次亏损,给百度2019财年的开局蒙上了一层迷雾。

李彦宏此前说到,“新的一年,我们将继续坚定‘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聚焦主航道,打好关键战役,构建开放共赢的生态圈。百度在AI商业化方面的探索正在拨云见日。”

重要的是,百度夯实移动基础的确是看得见的变化,但决胜AI时代仍然是一个未知的时间表。至少目前,从财报里看得到的仅有几项变化,主要体现在智能生活业务内,百度DuerOS语音助手装机量达到2.75亿台,同比增长279%;DuerOS月语音查询达到23.7亿条,同比增长817%;而智能驾驶、智能云等方面的表现尚不明晰。

在百度的战略转型能够拨开云雾见得日出之前,下一个季度的财报数据,可能又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凤凰网科技。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