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比特币的布道者到区块链的叛徒


来源:天津逍遥子

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市场最大的危机在于,在复杂的行业环境和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在理想和人性的考验面前,很多从业者的信仰崩溃了,而信心的重拾已遥不可及。

原标题:从比特币的布道者到区块链的叛徒

从比特币的布道者到区块链的叛徒

2017年5月的一天,在纽约一家豪华酒店顶层露台上,多名区块链创业者围在一起讨论比特币扩容问题。参与讨论的吴忌寒清楚记得,当时阳光强烈,很多参会者都戴着墨镜。一场讨论下来,吴忌寒的脖子和后背都被晒伤了。

两天后,来自全球21个国家56家知名区块链初创公司共同签署了纽约共识(隔离见证+2M)。按照纽约共识,2017年7月先让足够数量的矿工率先实施隔离见证方案,然后在2017年11月31日将区块大小从1MB调整到2MB。

当大家都以为比特币会避过一场痛苦的分裂过程时,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反水”了。2017年8月1日,比特大陆推出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区块大小是8MB,使用BCH作为其代币的符号(原来的比特币的符号是BTC)。

按照“每6个月硬分叉一次”的发展计划,BCH会在2018年 5 月和11月分别完成一次硬分叉。

或许吴忌寒没有料到,接下来被“反水”的是他自己。2018年8 月,以澳本聪为首的nChain开发组宣布将创建BSV节点客户端。问题是BCH-BSV版本与BCH-ABC版本的节点并不兼容。

自此,分别以吴忌寒和澳本聪为代表的两大阵营开始争夺BCH的主导权。2018年11月16日0:40分,吴忌寒和澳本聪两大阵营的算力大战正式开打。受此影响,11月14日起,在6000美元上方横盘2个月的比特币突然大跌近800美元,并在接下来的十几天内多次重挫,在19日、24日跌破5000美元、4000美元关口。截至11月27日,比特币收报3779美元,12天内价格跌去了40%。

比特币的此次大跌,只是2018年比特币大跌的一个插曲。整个2018年,比特币都处在震荡狂跌中,一年以来的跌幅为73.47%。不仅是比特币,2018年其他币类也狂跌不止。

很快,虚拟货币价格的狂跌开始向币圈产业链的其他链条传导。币圈投资者离场、矿机及矿机芯片产业的萧条、虚拟货币交易量下滑、交易所关闭裁员……这些都成为2018年币圈寒冬最真实的注脚。

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市场最大的危机在于,在复杂的行业环境和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在理想和人性的考验面前,很多从业者的信仰崩溃了,而信心的重拾已遥不可及。

币圈的一大规律是:信息不对称的散户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在“抄底”还是在被“割韭菜”,所以散户们在进入币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币圈大佬的“大腿”,并试图从这些币圈明星投资者的动态和只言片语中找到“快速致富”的途径。

李笑来是比特币在中国最早的“布道者”之一。2011年,还在新东方当老师的李笑来用新东方股票账户上的1.31万美元买下了 2100 个比特币,每枚市价不足 10 美元,此后他继续加仓到 6 位数。2013年4月20日,四川庐山地震当天,李笑来在Bitcoin上发起了对灾区的比特币捐赠,中国壹基金此后宣布共收到捐赠比特币233个,(此时比特币价格121美元)市值22万元,比特币第一次在中国成为捐赠物,成功吸引了中国人的部分眼球。

在此后的5年中,李笑来在虚拟货币领域的任何动作都会成为币圈关注的焦点,甚至被其追随者当成风口来看。

2017年ICO的造富速度让所有人咂舌。据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面向国内提供ICO项目的相关平台有43家,完成ICO项目共65个, ICO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加人次10.5万。

在这个背景下,李笑来于2017年6月底推出 ICO项目EOS。EOS5天内完成了1.85亿美元的融资,在二级市场的市值冲到了50亿美元,有人戏称这是“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1个月后,李笑来的另一个ICO项目Press One在没有白皮书的情况下为其众筹了2亿美元。

李笑来在ICO领域的造富神话立马引起了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注意。2017年7月薛蛮子开始接触区块链,并决定将重心投入到区块链中,至今,微博上还流传着他和李笑来的合影。

有数据统计,仅2017年年8月,薛蛮子就密集投资了12个项目。他同时还建议蓝港互动董事长兼CEO王峰和美图董事长蔡文胜 All in区块链,镜湖资本合伙人吴幽也在其建议下在当天购买了400个比特币和3000个以太币。

币圈大佬们在ICO上的造富神话被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打碎了。此后两个月,李笑来等一众ICO项目的明星很少在币圈出现。

2017年11月15日,沉寂2个月的李笑来牵头推出一个IFO项目,要在第 498888 个区块高度对比特币实施分叉,分裂出来的币叫做SBTC (超级比特币)。

以李笑来为主的开发团队Super Bitcoin于11月15日推出SBTC (超级比特币)。SBTC上市流通后,高点为5.26美元/枚,截止2018年12月27日,超级比特的价格为0.7123美元/枚,近一年跌幅99.77%。

2018年7月,李笑来一段戏谑区块链投资者的录音被曝光,之后,李笑来立马写了《韭菜的自我修养》为自己澄清。2018年9月30日,李笑来又通过微博表示,今后他个人不再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并准备花几年的时间认真准备转行。64天后,李笑来摇身一变,做起了雄岸科技的执行董事与联席CEO,专注区块链投资。

炒币者和矿工的日子不好过,不少矿场也因为资不抵债被迫关门。2018年11月中旬,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矿场Giga Watt因“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在华盛顿州东区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据披露的法庭文件显示,Giga Watt拖欠电力供应商Neppel Electric 50万美元的电费。

矿工减少、矿场倒闭最直接的后果是,矿机厂商生产的矿机卖不出去了,利润下滑,IPO之路受阻。

2018年5月15日——9月26日,主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比特大陆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三家招股书显示,2017年3家矿机生产商的营收分别为13.08亿元、9.78亿元、25.17亿美元(约170亿元)。随着2018年虚拟货币市场的暴跌,以上矿机厂商的利润开始下滑。以特币大陆为例,据招股书显示,比特币大陆2015年-2017年一直在盈利,2018年第二季度却出现了亏损。

截至12月27日,比特币大陆和嘉楠耘智能否成功IPO还是未知数,而亿邦国际则疑因卷入银豆网非法集资案,被暂停上市程序。

随着虚拟货币价格大跌,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好过。有数据显示,全球至少有超过300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停运或者倒闭。

而据Blockchain Transparency的报告显示,即使现在还在运营,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存在着伪造交易量的行为。

不仅仅是小型交易所,就连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也明确的感觉到币圈寒冬的到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今年10月份以来,币安的交易量下跌将近50%,目前的交易量只有今年年初时的十分之一。”而这与他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只隔了8个月。

币圈不景气,区块链媒体从业者的境遇也与年前相比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2018年11月28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说:“媒体的日子不好过,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还有不少XX财经、XX区块链都在亏损中……”,并在评论中提到,“这个冬天比想象中难熬,金色账面上还能撑3年,3年牛市还不来的话,就只能带着这100多人出去找工作了。”

现在不少区块链从业者的普遍心态是,不求高薪只求别被裁掉,熬过寒冬。2019年,币圈会好吗?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