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VR体验馆为何都开成了“游戏厅”?


来源:钛媒体APP

原标题:VR体验馆为何都开成了“游戏厅”? “呜,呜,就不嘛,我就要玩嘛……” 在福田某大型商业广场

原标题:VR体验馆为何都开成了“游戏厅”?

“呜,呜,就不嘛,我就要玩嘛……”

在福田某大型商业广场内,一位小朋友在地上连滚带爬,冲着一旁满脸尴尬的家长“撒娇”,引起了不少顾客的注意。孩子哭闹的起因是想要玩“虚拟赛车”,而家长说什么都不让,彼此僵持不下。

顺着那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瞄着的方向,懂懂笔记发现商场一层不经意间出现了一家刚开业的VR虚拟现实体验馆。联想到近来在北京和深圳等城市的商厦里都涌现出了这类VR体验馆,难道在国内市场凉了许久的VR又卷土重来了?

通过走访,我们发现深圳一些商业广场、综合体里面,的确有不少VR虚拟现实体验馆刚刚开张或重装营业,部分大型综合体甚至会有两三家体验馆展开竞争。

如果是周末,经常会看到顾客在排队等候,生意显得十分火爆。而体验的顾客基本上是小朋友居多,很多小孩子在现场员工的安排下,带着头盔在尖叫声中体验着所谓的前沿科技。

卷土重来的VR体验馆,火爆的背后是因为VR头盔技术更趋完善?还是VR内容市场又出现了创新?

内容强调噱头,硬件提升有限


除了一小部分因为专业需求而购买VR头戴式设备的群体,VR体验店也被认为是VR市场的风向标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国内VR体验店约有3000家,主要集中在大型商场和购物中心内。2016年HTC还曾宣布要在大陆设立超一万家“VR体验站”。

但是根据部分媒体的调查显示,去年多数VR体验店的经营状况并不景气,去年底到今年初,这类VR体验店关停并转的现象时有发生。与此同时,HTC所谓的万家体验店早已无声无息,而且包括这家VR硬件设备厂家在内的整体市场,也在过去一年来呈现销售不断下滑的现象。

根据IDC最近发布的AR和VR头戴式设备出货量报告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VR头盔的全球整体出货量同比下降了33.7%;这其中,移动端VR头盔的出货量从去年Q2的100万台下降至40.9万台;外接头戴式VR设备的出货量同比也下降了37.3%;整个Q2只有独立式VR头显出货量出现一定增幅。

那么,中国在全球VR设备与内容需求市场本就供需疲软,这种态势是否会在今年第三季度出现新的变化?

“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设备就没有停过。”

在罗湖一家VR虚拟现实体验馆打工的李晓峰(化名),正忙着为前来体验的顾客演示设备穿戴,指导游戏玩法。

他告诉懂懂笔记,体验馆是上个月刚刚开张的,虽然与上一代(设备)相比,硬件方面的进步并不大,但却因为增加了不少诸如探险、枪战、盗墓、太空等主题新颖的游戏内容,吸引了不少好奇的小朋友和中学生群体。

至于体验价格,也远比上一代体验馆贵了许多。单次59元,只能够体验一轮不超过8分钟的VR游戏。略贵的价格,却依旧吸引了不少路过体验馆的低龄玩家,不少家长在孩子的恳求下,甚至还办理了套票。

“380元套票可以玩十次,相比起来划算很多。”晓峰表示,如今的VR体验馆大多聚焦于低龄儿童群体,部分家长似乎也愿意让孩子接触这种新鲜的前沿科技。

为了推广,很多体验馆都会针对性的通过演示屏幕,展示大量游戏画面,其中不少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吸引了很多路过的家长、孩子驻足观看。尤其是看到体验中的小朋友玩得如此开心,围观的孩子自然也会心痒不已。

“我们也要让家长理解,这种科技体验站与游戏厅有本质上的差异。虽然看着都是玩游戏,但是家长会更愿意掏钱让孩子体验VR游戏。”晓峰坦言,目前的“蛋椅”等VR硬件设备,大多是由传统游戏设备制造商代工生产的。

实际上,与传统游戏厅里的硬件设备相比,这些动感座椅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商家多配了一套可以用于显示三维影像的VR头显设备罢了,其机械性能,运行原理与游戏厅的类似设备几乎如出一辙。

“部分低端的VR设备,甚至是在电子游戏设备上改造而成的。” 晓峰透露,有些商家就是在体验站外喷上“虚拟现实”等相关字样,就成了站在前沿科技风口上的新兴产物了。

在北环边的一家综合体内,一口气开了两家VR虚拟现实体验馆的黄茂坤说得更加“直接”。他们连大型的VR硬件都不采购,直接在网上买了三台Vive Focus VR一体机,然后把朋友游戏厅的“赛车座椅”拉过来就开业了。

“本质就是游戏,但家长就爱吃科技产品这一套。”他告诉懂懂笔记,一间体验馆配备几套头显,再买来两块液晶大屏幕用于外接显游戏画面内容。游戏主要自官方正版,单次体验价格39元。而整体硬件投资(不算房租)大概也就在两万元以内。

在暑期开张后,两间体验馆平均每天就能带来近两万元的营收。而其中绝大部分玩家,都是和家长一同来逛商场的孩子。有部分年龄过小的,甚至连头戴设备的重量都支撑不了,需要在场员工协助。

如今,很多家长认为用手机和电脑玩游戏是玩物丧志,但是虚拟现实却是接触前沿科技。一些商家也利用了家长这样的心理,用虚拟现实这一概念,把游戏和科技之间的界限模糊化,让家长乐意为孩子玩游戏而掏钱、办卡。

或许,偶尔体验一下虚拟现实科技,娱乐一下心智无可厚非。但是随着部分虚拟现实体验馆的火爆,一些商家开始挂起羊头卖狗肉了。

为吸引低龄玩家,引入游戏机“充数”


在位于北京市北五环外的一家大型购物广场内,一家虚拟现实体验馆正传出一阵阵赛车的轰鸣声。然而很多围观小朋友关注的焦点,并不是居中摆放着的大型“VR太空舱”。而是几台连接了液晶显示屏、方向盘、操作手柄等外设设备的索尼PS4游戏机。

“孩子都喜欢赛车、拳击类的游戏,这个(PS4)完全可以满足。”这家虚拟现实体验馆的负责人张先生表示,之前馆内曾有赛车、太空旅行等主题的VR设备,也受到小朋友和学生党的喜爱。

然而,由于每台设备出厂价格都在两万元左右,投资较大,再加上一些VR内容顾客看了几遍也就失去新鲜感,再增加投资也不划算。因此他便购买了诸如PS4等游戏主机,再辅以类似的外设摆放在体验馆内吸引新的玩家。

“很多年轻人人喜欢,而且远比赛车、冒险类VR内容受欢迎。”他表示,顾客追求的并非虚拟现实设备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感,而是游戏内容本身。

因此,只要是赛车、迷宫、涉及类内容就会受到欢迎,与是否为VR设备、前沿科技毫无关系。更关键的是,PS4游戏主机远比大型VR设备便宜得多,只需数千元,即可组装称一套可玩性强的游戏设备。

而在通州区某超大型社区的底商,懂懂笔记也看到了两家摆放着传统电玩设施的VR虚拟现实体验馆,且受欢迎程度远比正儿八经的虚拟现实设备高得多。

“做生意嘛,当然以受欢迎的方式为主。”一名店员表示,这些电玩设备是近两个月刚增加的,为的是让前来体验VR设备的小玩家,有更多的选择。

“是有点挂羊头卖狗肉,但是有需求不是吗?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虚拟现实呀!家长带着孩子来体验一两次VR可以,但是看多了也会乏味,带孩子多累呀,正好让小孩体验一下别的,大人也抽空放松放松。”面对着懂懂笔记的疑问,店员表现得理直气壮。同时指出有周边的大型商场也有不少VR体验馆都是这么干的,并强调没有强买强卖的现象,更不存在任何不妥的经营行为。

相比过去,如今很多新出现的VR体验馆并不执著做成年人的生意。反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低龄玩家,“绑架”家长掏钱买单。一部分虚拟现实体验站,实际上也成了游戏设备进驻商业广场、占据中庭位置的理由或噱头罢了。

那么,对于这种有名无实的VR虚拟现实体验馆,家长们又是怎么看待呢?

体验馆成托儿“游乐园”,家长看法各异


“只能绕路走,还有啥办法。”

家住梅林的康舒女士最近很是苦恼。自从楼下商业广场中庭开了一间VR体验馆之后,儿子整天吵着闹着要去那里玩。只要不依,就开始倒地撒泼。

她告诉懂懂笔记,起初以为能让喜欢科幻电影的儿子,接触一下虚拟现实之类的前沿科技,但是让儿子在体验馆玩过两回游戏后,没想到就此上瘾了。

“每次路过那儿,都会挑起他的兴奋劲儿。”康舒坦言,她并不反对小孩接触科技类新兴事物,例如虚拟现实之类的体验,确实能够让孩子增长见识。

但这一类体验馆,怎么看都像是以游戏为卖点的娱乐场所,除了视觉刺激的几分钟,并没有太多和科技启发相关的内容。她感觉孩子除了沉迷游戏以外,并不能够从中学到任何知识。

“何况有不少游戏跟虚拟现实完全扯不上边,但孩子就是喜欢。”让她感到无奈的是,商家为了利用孩子“牵制”家长消费,不遗余力的用刺激感官的游戏画面进行大肆宣传。

一些营业员不断给路过的孩子和家长灌输,这是体验科技,与游戏厅有本质上的区别。更有不少家长不以为然,甚至是乐于把体验站当临时“托儿所”,掏钱为孩子“体验”甚至办理月卡。

当然,并非所有家长都像康舒那样,对这一类名不符其实的VR体验馆心存抵触。

家住东莞南城的何辉是一位80后爸爸,每个周末他都会带着儿子到附近的VR体验馆玩耍。为了让孩子玩的尽兴,他甚至还办了一张价值1500元的无限次卡。

“哪怕就是游戏,儿子开心就好咯,又不是没有节制嘛。”他告诉懂懂笔记,由于在超市买东西很枯燥,孩子通常不愿意去。因此每逢周末,他都会将孩子临时“寄放”在这些VR体验馆,让员工安排其体验和玩耍。而何辉则和妻子到超市采购,待时间差不多再回来接上孩子。

据他透露,自从商厦附近开了这么一家体验馆之后,就有不少家长都喜欢在购物时,掏钱让爱哭闹孩子在那玩耍。体验馆自然也就成了热闹的“儿童游乐区”和临时托儿所。

以“体验科技”之名,这类体验馆解决了年轻父母在购物时不喜欢带上孩子的苦恼。

而VR作为一项新兴技术,在2C领域更多的应用都是在游戏、娱乐领域。不少家长目前都接受了让孩子拿着手机玩“农药”是有害的,但是对于一些虚拟现实体验馆成了“游戏厅”,他们并不在意甚至鼓励孩子参与其中。

无论如何,曾经凉了的VR体验馆在国内的确卷土重来了,甚至还掺杂了一些2D游戏设备和内容。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包括索尼、HTC、Oculus等VR头戴式设备都在降价,他们对于VR体验店的形式肯定是支持的,因为能够更大范围地普及头戴式设备的公众认知度。“他们的硬件可以少赚钱,但是软件不可能不赚钱,尤其是这几家VR大厂的VR内容平台,你如果仔细分析下载量和收入最高的部分,还是游戏内容。”

如今,很多VR体验馆更突出了设备的技术迭代和进步,刺激的娱乐内容也更丰富了。但是与2016年兴起的那一股VR体验热潮相比,目前的VR设备到底有多“科技”?想必很多经营者都知根知底。即便是不断推陈出新的VR头显设备,在2018年又给用户体验带来了哪些实质性的提升?

一位网友在9月初Magic Leap One发布时,看到Helio应用中那只传说中的“跃海鲸鱼”后在社交网络上写了这样一句话:忽悠了两年,就是这么个东西,你们还打算忽悠多久?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泡泡直播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