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数字货币钱包风起云涌,火币千万年薪首席战略官蔡凯龙辞职


来源:科技天津逍遥子

原标题:数字货币钱包风起云涌,火币千万年薪首席战略官蔡凯龙辞职数字货币钱包风起云涌,火币千万年薪首席

原标题:数字货币钱包风起云涌,火币千万年薪首席战略官蔡凯龙辞职

数字货币钱包风起云涌,火币千万年薪首席战略官蔡凯龙辞职 火币CSO蔡凯龙辞职,曾传闻年薪120个比特币

7月24日消息,火币官方确认,火币集团首席战略官蔡凯龙因个人原因辞职,并于8月正式离岗。火币表示,蔡凯龙将继续担任公司的顾问。蔡凯龙本人也表示,暂时还没有下一步的安排。

2018年1月3日华尔街金融人蔡凯龙加入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火币,一纸任命书在网络上掀起高潮。任命书表明:其薪资核定为10个比特币/月(即工资5个比特币/月,绩效工资5个比特币/月)。按当时比特币约10万的价格来算,蔡凯龙的月薪直达百万元人民币。这些明晃晃的字眼可谓是赚足了眼球。

事后,蔡凯龙明确否认该事件的真实性。火币也表示蔡凯龙的工资是部分用比特币支付,但具体金额不方便透露,在未来公司有可能用比特币支付绩效奖金。

2017年3月份,蔡凯龙曾发布《跟高价房握个手,化敌为友》一文,引发热议。文中蔡凯龙为高价房申辩,并声称自己是“一个在中国无房产和中国房地产业没任何关系的海外人士”。

蔡凯龙当然不是唯一一个没有置办房产的币圈大佬。何一也曾爆料,赵长鹏和自己均为无车无房人士。仅三日前,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也提到他长期以来只租房不买房。李斌给出的原因是,他要保持进取,激发自己的潜能,而不是颐养天年。

行业大佬不拘泥于有房有车,房子作为普通大众一生的追求,在行业大佬面前反倒可能变成羁绊。或许没有房子才能更洒脱的去追求更长远的人生理想。2017年秋国内数字资产交易所开始转战海外,火币急需能够助力火币开拓国外市场的国际化金融人才。蔡凯龙集注册金融分析师、金融风险管理师、经济和计算机双硕士于一身,再加上他在金融科技领域丰富的经历与经验,蔡凯龙经过层层面试被火币选中。同时,蔡凯龙也非常看好在数字资产交易中最早进行投资布局的火币交易所,选择加盟火币。

今年的7月10日,火币COO朱嘉伟在一次公开活动上宣称,火币将开展多维度的反腐活动。半个月后,负责集团的战略发展和全球业务规划的首席战略官却率先递上辞呈。

2017年年中至今,火币的投资在类型上愈发的多样化,投资量也是大增,仅最近3个月对外投资项目就不少于30个。火币的高速发展令许多高管、员工膨胀,已然患上了大企业病。火币应对各方竞争的反应迟缓,负面新闻缠身。最近几个月,正值火币的多事之秋,蔡凯龙在此时辞任,是功成身就,还是对火币的未来失去了信心?

火币的反腐内战正在进行中,而失去了蔡凯龙的火币又究竟能否扭转乾坤呢?

数字货币钱包重来:争抢区块链超级入口

两年前放弃数字货币钱包创业的祝雪娇重新拾起了这项事业。

他相信数字货币钱包迎来了真正的机会。2017年下半年的数字货币牛市,让数字货币从极客群体走向更多普通人。数字货币可应用的地方多了起来,比如跨境支付、比如购买金融产品等等,俨然看到围绕数字货币的生态渐渐丰富起来。

这不同于2014年前后。Kcash创始人祝雪娇回忆,那时只模糊地意识到数字货币这个东西很牛,是未来的趋势,却看不到它将被用在哪里。结果,他第一次创办的YardWallet由于没有收入而告终。

看准这个机会的不止祝雪娇一个人。据网易科技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知的国内数字货币钱包已有超过20个,在全球则有几百家。许多团队陆续都拿到了融资。4月18日,数字货币钱包Cobo完成千万美元级别的Pre-A轮融资。另据网易科技了解,Kcash和YeeCall等也都拿到了融资,将于近期宣布。

钱包,被看作未来数字资产交易的入口。谁拿下了这个市场,谁就有可能成为未来区块链版的“支付宝”,甚至“微信”。预想中,这个市场不仅局限在中国国内,而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国际化的生意,体量只会比支付宝大,不会比支付宝小。

盯着数字资产的钱包们,正在紧锣密鼓地执行占领市场的计划。

目前,这个市场上的王者是imToken。imToken官方公布的数字是月活跃用户200万。这个数字据称已经超过了市场全部体量的50%。据网易科技了解,目前中国的数字货币交易人数不过在300万—500万之间。

imToken的野心不止在国内,他们正将目光转向全球。目标是,2018年在全球把注册用户发展到千万级别——全球数字货币交易的总人数大约在5000万左右。

imToken公关总监骆雅洁给自己安排了密集的媒体拜访日程,4月23日到26日,她都在北京,每天见4家媒体,之后就要飞去imToken总部注册所在地新加坡,开始约见国际媒体。5月底,imToken将在新加坡举行国际媒体见面会。

在imToken身后,更多的钱包正磨刀霍霍,准备拿下中国国内市场的更多用户。雄心勃勃的创业团队们并不把imToken放在眼里,他们认为imToken的产品并不足够好,它只是碰巧赶上市场机会的幸运儿,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节奏最快的是Kcash。Kcash的目标是,6月份用户达到100万。早期,Kcash的用户数快速上升,是有一定原因的。在imToken只支持基于以太坊ERC20标准发行的代币的时候,Kcash能够支持七八条公链的代币。因此在早期获取了大量的用户。此外,春节期间,Kcash已经联合合作伙伴发过一轮红包,这轮红包帮助Kcash新增了20万活跃用户。

事实上,钱包并不是一个用户量天花板仅为300万—500万的小生意,而是有着更大的想象空间。

因为未来数字货币的持有者将不仅是300—500万参与炒币的人,而是更多的普通人。这不是空想,YeeCall已经看到了真实的需求,这个需求是跨境转账。

发现这个需求是在2017年三四月间。张磊当时去东南亚调研,发现一个案例:有在中东打工的菲佣给在菲律宾的亲戚转了比特币,他的亲戚就在论坛上发帖,说自己手里有多少个比特币,问有没有人要。就有人在线上接单,在线下把菲律宾比索现金支付给这位亲戚来购买比特币。这样,这位打工的菲佣就完成了给在家乡亲戚的转账。

当时这样的需求还很零星,但是到了2018年1月,YeeCall就发现这样的需求已经变得越来越多了。“这是一个口碑效应,因为菲律宾在外打工的菲佣群体非常大,有一个人用,就会告诉身边很多人。”张磊告诉网易科技。

跨境转账功能被广泛使用背后有它的深层逻辑。这是中心化的系统几乎无法解决,而区块链技术可以很好解决的问题。

张磊告诉网易科技,如果用传统的中心化的系统——也就是传统银行体系,跨境转账的手续费平均需要8%—10%。这些手续费要分给Swift系统、各银行汇率结算、银行资金池和店面成本,没法降低。像支付宝这样的机构,很难协调在跨境转账中的复杂利益关系,因此在跨境转账方面以往没有一个机构能一统江湖。但是,区块链技术恰恰可以绕开这个中心化的系统,在多方复杂确权、去中心化、点对点的交易当中发挥作用,从而节省掉跨境转账的巨额成本。

跨境转账的功能不只发生在线上,真实世界的一些地方,也正在接受数字货币支付。这些尝试都在实验阶段,但是它们所展现的趋势,却让人无法忽视。

由于YeeCall的业务在世界各地开展,张磊发现,在菲律宾的711便利店,店家提供比特币和现金的兑换业务。在这些店里,用比特币买东西,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在菲律宾境外打工的菲佣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他们手里持有不少数字货币。

目前还有一些实验性的尝试。比如,东南亚的社交电商平台GTDollar也在尝试在电商业务中接受数字货币支付,它投资了一家百货商店,也在尝试接受数字货币支付。2017年下半年,Kcash和Visa合作推出借记卡。用户可以通过Kcash在线申请虚拟或实体银行卡,使用任一数字货币对银行卡充值,就能在全球数千万的银行卡受理网点进行线上线下的消费以及ATM提现。

在很多应用场景中,用数字货币支付也马上会成为现实。今年第二季度,YeeCall会上线第一款合作的手机游戏,这个游戏就会接受数字货币。

祝雪娇告诉网易科技,如果通过苹果商店购买一款游戏,苹果商店会抽掉其中的30%作为手续费,可是如果用去中心化的DAPP,完全不用付这笔钱。

“这是全球化的生意,它不会亚于移动互联网。具体到钱包,它的估值未来不会低于蚂蚁金服。”他深信这一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