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赵忠贤:科学研究不能只图“短平快”丨科学精神名家谈


来源:锐动源

我从事探索高温超导体40年。总有人说,我是把冷板凳坐热了。事实上,很多人也是几十年做一件事,比如一辈子教数学,或者一辈子教语文,虽然具体工作内容不同,但本质都是一样的。我与他们不同的一点是,选择了搞科学研究。

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是在老红军的精神和老一辈科学家爱国奉献精神感召下成长的。老一辈科学家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科学精神。

多年来,在学习和实践中,我不断地理解这些前辈名家的治学精髓。我逐渐体会到,搞科学研究需要扎根,长期的坚持和积累就会在认识上有所升华,才会抓住机遇、厚积薄发。

持之以恒会有认识上的升华

我选择探索高温超导体有几个原因:第一,它是科技前沿,有重大的科学意义。第二,一旦成功,它有很大应用价值。第三,探索过程中,还能解决跟超导有关的其他问题,如与应用有关的高临界参数问题。

冷板凳并不总是冷的。在研究过程中,尽管遇到很多困难,但我越做也越有兴趣。兴趣很重要,你有瘾了,便非常愿意做它。同时,在工作中有新的进展,也是一种鼓励。比如,我们曾协助沈阳金属所研制多芯NbTi合金超导线,这项工作后来获得中国科学院科学进步三等奖。尽管在获奖名单上,我排在第二获奖单位的最后一名,但却挺满足,觉得做了一件有益的事。

坚持做某一项工作,在长期积累的基础上会产生认识上的升华。这个升华可以意会,不能言传。当你有这种认识以后,你突然对你从事的工作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虽然你说不清楚,但凭借它所做的决定,最后往往是对的。

以前的例子不说了。最近的例子是,我们团队做出了五个1结构的铁硒基超导薄膜,临界参数都很高,也做出了一些有意义的物理工作。这个新超导体是中国科技大学陈仙辉院士发明的。

我们是用水热法做出的薄膜,到目前为止,还是国际上首个,也是唯一一个用该法制成薄膜的团队。但如果你问当初是怎么想出来用这种方法的,还真说不太清楚。可能是上面说的长期积累之后产生的直觉吧。

关键是要安下心来做事

中科院物理所成立90周年的时候,录制了一个节目。在节目中,让我对物理所年轻的同事们讲几句话。我觉得现在这些年轻人的基础都很好。首先,他们接受的教育非常完整。第二,现在的科研设备都是世界一流的。第三,科研经费充足。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条件非常好,关键是要安下心来做事。

做什么事?科学研究,需求是最大的动力。需求来自两个方面,国家需求和科学发展的需求,这两者都服务于国家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

在需求推动下怎么选题?选题实际上就是按照上述需求,设定一个长远的目标,不要急功近利。如果你设定十年的目标,可能五年就完成了。如果设置的都是短平快的目标,即使短期内能出一些东西,也很难做出像样的成果。所以,我觉得安下心来做事很重要。

现在全国有非常多的科学技术人员和团队。我认为,一个人,或者一个团队,要花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时间,解决一个重要的科学问题,或者解决一个核心的技术问题。如果大家都能做到这样,那加起来还得了吗?

只要我们大家都能够安下心来,集中做事,而不是赶“潮流”去做同性质的、短平快、急功近利的事,我觉得我们国家科学技术会有更快更好的发展。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作了关于“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抢占先机迎难而上、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报告,对我们科技界寄予厚望。我预祝大家,为建立世界科技强国,为人类文明进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贡献。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赵忠贤。本文为其在参加中科院“讲爱国奉献,当时代先锋”主题活动时的发言摘要)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刘义阳

审核:管晶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