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翟欣欣回应苏享茂之死:一千万是为赌气 舅舅不是高官


来源:红星新闻

今日(7月13日),翟欣欣选择面对媒体,接受红星新闻独家专访。两个小时里,她讲述了与苏享茂交往的全过程,对争议细节一一回应,

原标题:红星专访|翟欣欣首次回应苏享茂之死:我非常痛苦,一千万是为赌气,舅舅不是高官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庭审结束后,翟欣欣父女在法院门口遭遇苏的家属围堵,后被劝开。

今日(7月13日),翟欣欣选择面对媒体,接受红星新闻独家专访。

两个小时里,她讲述了与苏享茂交往的全过程,对争议细节一一回应,这也是翟欣欣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翟欣欣和苏享茂之前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去年9月7日凌晨,手机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去世前,他发布消息称“被毒妻翟欣欣逼死”,随之公布了翟欣欣的手机及身份证号码,同时将遗书发布在网络上,称翟欣欣在离婚时,索要上千万财产。

一时间,翟欣欣成为了众矢之的。

事发后,翟欣欣几乎成了网络上的一种女性负面形象的代名词。翟欣欣告诉红星新闻,“这一年,我差点撑不过来,也多次想到了死。”

关于庭前会议

事发后第一次与苏家人见面

7月12日,苏享茂家人诉翟欣欣赠与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等案件召开庭前会议。据媒体报道,苏享茂家人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门口等到了前来出庭的翟欣欣父女。

红星新闻:7月12日是你在事发后,第一次与苏家人见面吗?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翟欣欣:是的,这是我们在苏享茂去世后第一次见到苏家人。当天,我做了简单的特殊装扮,戴了帽子和眼镜,出庭前,我与父亲站在法院街对面,远远看到苏家人站在门口等着,想要堵我们。于是我和父亲一直在街对面看着他们,直到看到他们进了安检,我们才进去。进去以后,我因为戴着帽子和眼镜,他们没有认出来。苏家人先进电梯,我后面上了电梯。

离开时,我们本想与苏家人走分开的通道,但也因为避嫌,所以我们依然走了当事人通道。结果刚出法庭大门,就有苏家人围堵。我父亲为了保护我,挨了很多拳头。我的父亲做过心脏支架手术。

▲翟欣欣和父亲离开法院时被苏家人围堵截图自新京报“我们”视频

红星新闻:目前你父亲身体状况如何?

翟欣欣:离开法院后,我和父亲直接赶往了医院,昨晚我父亲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目前,父亲已经出院了。

关于和苏享茂相识

初次见面苏谈吐文雅,特斯拉的确是“惊喜”

苏享茂去世后,通过网络上公布的照片可以看到,翟欣欣高挑美丽,身高也超过了苏享茂,因此不少网友怀疑,翟欣欣是因为看中了苏享茂的经济实力,才选择与之交往。对此,翟欣欣做出了解释。

红星新闻:你还记得第一次与苏享茂见面的情况吗?

翟欣欣:第一次见到他,这个男生戴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瘦瘦的,当时看上去好像比我高一点。我喜欢瘦瘦的男生,所以第一眼觉得挺有好感。接下来我们坐下来聊天,他谈吐很文雅,我很欣赏,再加上我事先了解到他是研究生,我感觉和这样的男生过一辈子,真的挺好的。

红星新闻:后来你们的交往过程中,苏享茂给你留下什么样的印象?

翟欣欣: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很温情的细节。苏享茂是个特别贴心的人,对这段感情也很用心。我很怀念那段时光,也很感恩。特别是,我是独生子女,而他来自一个有很多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恋爱中我的小任性,他都会迁就。我有的很多缺点,他都没有,所以当时我对这段感情看得特别美好。

红星新闻:有人质疑你们认识仅两个月就闪婚,婚姻的基础不牢靠,才会导致悲剧发生,你怎么看?

翟欣欣:我们去年4、5月恋爱,在这两个月里,我们一起去旅行,我也跟他回老家。我们朝夕相处,对彼此性格其实很了解,感情也很深,所以我并不认为我们是在基础不牢靠的情况下闪婚的。

红星新闻:你曾经在微博上说,那辆价值百万的特斯拉红色车,是苏享茂在刚认识你时,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赠予你的“惊喜”。但网友质疑,北京的车牌需要摇号,没有提前准备和摇号,无法使用新车,怀疑你所说的“不知情”和“惊喜”的真实性,你怎么解释?

▲翟欣欣和红色特斯拉图据网络

翟欣欣:确实是我们刚认识后,苏享茂给我的惊喜。那天他约我出去,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结果他直接带我来到了特斯拉的4S店,说要送我一辆车。我表示拒绝,他说:“我用自己一个月的收入追一个女孩,没什么。” 

至于车牌号,北京新能源车牌号摇号需要大约一年左右。在获得那辆特斯拉之前,我有一辆汽油车,因此我是有车牌的(后翟欣欣进一步解释,该车牌的指标当时系借用他人)。所以,我是把我旧的汽油车的车牌,用在了这辆新能源的特斯拉上,属于置换。

关于苏享茂的死亡

极度气愤下说过“去死啊”,这一年换位思考

苏享茂在曾在遗书中提到“资金链断裂,我很绝望”,因此,翟欣欣索要一千万作为离婚赔偿,导致苏享茂资金链断裂,被外界普遍认为是“逼死”苏享茂的原因之一。对此,翟欣欣说:“离婚后,苏在积极地履行离婚协议,做公证,要求我提供征信等根据原告提交的诉状,苏的姐姐是2017年8月17日得知苏离婚的。并于2017年8月20日前后与苏的哥哥一同来到北京。根据媒体采访得知,(苏的哥哥和姐姐)来到北京后,终止了苏享茂的贷款计划。”

翟欣欣称,她无法判断,苏享茂的贷款计划,是否是用于公司的资金周转,至于“资金链断裂,公司无法运行”一说,翟欣欣称:“苏去世将近一年了,没有人替他注资,他的公司仍然在正常运营。”

红星新闻:苏享茂去世当晚,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翟欣欣:去年9月6日下午,他把我们的离婚协议放在了网上,我看到后就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不承认这是他做的。直到他把“我被毒妻翟欣欣害死”的消息推送给了wephone用户,我就马上打电话报警,但是电话里警察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于是我带着手机,开车去了派出所,把手机上的内容拿给警察看。

警察很重视,立刻给苏享茂打电话询问情况,苏享茂接了电话后,称自己没事。警方认为苏享茂是在恶作剧,于是让我回去。这时我的手机已经呈现“爆炸”状态,铺天盖地的谩骂信息。我当时特别生气,不停联系他,让他撤下这些东西,在极度气愤的状态下,我给苏享茂发微信语音,提到了“你怎么不去死啊”这样的话。

直到凌晨3点,我看到信息撤下来了,我才睡了。第二天起床,我当时不知道苏享茂已经去世了,我还在给他发信息,让他撤下来,并且不停报警。

▲翟欣欣和苏享茂之前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苏享茂去世后的这些日子,你过得怎么样?

翟欣欣:这一年我非常痛苦,而我大部分的痛苦,都是源于他的离开,而不是所谓的网络暴力。我的痛苦,在于我永远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朋友,我永远都会记着他的好,我也许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

红星新闻:苏享茂在去世前发布消息,把你推向了网络,你恨过他这样做吗?

翟欣欣:事到如今,我不恨他。这一年里,我换位思考。苏享茂在婚内的很多做法,当时我非常不理解,但现在都能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这一年,我差点撑不过来,也多次想到了死。看到网友们的各种言论,我告诉自己,网友们说的都不是真相。就是我死前,也要把真相呈现出来,就是这个念头,让我撑下来。

红星新闻:关于苏享茂的死,你认为是为什么?

翟欣欣:苏享茂确实谈过的恋爱不多,在男女关系上比较单纯,所以“爱之深,恨之切”,但离婚,并不至于导致他自杀。

在得知我们协议离婚后,他哥哥和姐姐立刻表示从老家过来,他推说不用,但是他哥哥姐姐还是来了。到了北京之后,他们没有找过我,而是一直让苏享茂报案,让他准备材料,其实这段时间里,完全可以与我联系,大家出来坐着好好把事情摊开聊。

但是我最难过的是,2017年8月20日前后苏家哥姐已经来到了北京,直到2017年9月7日苏享茂轻生,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陪伴着苏。为何看不出来苏情绪悲伤,为何不及时疏通他,解决他心中的疑惑,如果他们家人仅仅是对离婚协议不满意,那个时间段为何不与我和家人联系?

关于两人相处

苏享茂对我上段婚姻耿耿于怀

“婚后,我发现苏享茂是一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他对我曾经有过短暂婚史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想来,我认为我也做的不好,我激怒了他。”

红星新闻:婚后,你们的感情怎么发生了变化?

翟欣欣:婚后,我发现苏享茂是一个占有欲特别强的人。他对我曾经在上学期间领过证的事情耿耿于怀,总是问我关于上一段婚姻的事情,比如:“你们都干什么了?”之类的,甚至还让我把我前夫电话给他,他要给我前夫打电话。我认为是6、7年前的事情,并不愿旧事重提。

红星新闻:为什么你认为此事会造成你们的感情发生变化?

翟欣欣:我结过婚这件事,他一直憋在心里。久而久之,我感觉他心里有一股邪火。他总是提起我上一段婚姻,我不愿意提,因为这件事(离婚)我甚至都觉得很愚蠢。可是我能感觉到,他要么就提,要么就借其他事情,故意找茬。我问他是不是很介意我离过婚,可是他总说:“不介意,都翻篇了。”

红星新闻:你曾在微博中提到,苏享茂有家暴行为?

翟欣欣:是的。我不知道是否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他情绪有时候不稳定。他会打我,完了之后马上道歉说:“对不起,刚刚那个不是我”,然后用经济来补偿我。相处中我感觉,他喜欢用金钱来表达爱意。 

红星新闻:你说苏享茂是个很文雅的人,那他婚后为什么要打人?

翟欣欣:过去这一年里,我反思了这个问题。苏享茂是一个嘴比较笨的人,而我话很多,我们吵架时,我会一直说,而苏享茂憋急了,不知道如何用语言来反击,可能就会选择动手来发泄。我也承认也许有时候我嘴快,无意间的话伤害了他。现在想来,我认为我也做的不好,我激怒了他。

关于离婚

协商换房未果是导火索

“婚后我们住在6年前苏享茂购买的房子里,当年那处房子的总价200万左右,去年已经涨到800万。我是学建筑的,对房产升值空间等也有研究,于是我推荐他购买一处总价900余万、300平方米的别墅,我认为即使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是值得的,现在这处房产已经涨价到1600余万了。但他不同意换,并提出了离婚。”

红星新闻:最终为什么选择离婚?

翟欣欣:换房子,成了我们离婚的导火索。

婚后,苏享茂曾在吵架中说过“把你从楼上扔出去”,这让我对高楼有了阴影。婚后我们住在6年前苏享茂购买的房子里,当年那处房子的总价200万左右,去年已经涨到800万。我是学建筑的,对房产升值空间等也有研究,于是我推荐他购买一处总价900余万、300平方米的别墅,我认为即使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也是值得的,现在这处房产已经涨价到1600余万了。但他不同意换,并提出了离婚。

▲翟欣欣向红星新闻发来当时她推荐给苏享茂的一处房产受访者供图

▲翟欣欣当时通过微信,向苏享茂推荐的一处房产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当时你们住的是苏享茂婚前购买的房子,属于苏享茂的婚前财产,你婚后建议他换房,是否想过要将其置换成婚后房产?

翟欣欣:并不是。首先,我从未要求他全款买房,他可以贷款的,如果婚后贷款买房,是属于婚后债务而不是婚后财产;其次,北京限购政策下,苏享茂已经有了两套房,他只能卖掉一处房子,才能购买新房。

▲因为换房未达成一致,两人说到了离婚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苏享茂提出离婚后,你是什么反应?

翟欣欣:我当时心里特别慌,虽然以前吵架赌气,我也说过离婚,但是女孩提离婚,无非是想要你来哄我,但是男孩不一样,他提离婚,就是已经一锤定音了。这段感情里,一直都是他做主导。他决定要追我,决定要结婚,又决定要离婚,我心里很慌乱,就给他发过去了一张曾经他写给我的“婚姻保证书”的照片,让他兑现承诺。

红星新闻:婚姻保证书是否就是后来你们离婚时,一千万人民币赔偿的内容?这份婚姻保证书怎么来的?

翟欣欣:去年6月16日,他家暴了我,6月18日我们再次发生了矛盾,为了哄我,他主动写下了这份保证书。我问他为什么写“一千万”,他说:“用不到一年的收入来补偿一段婚姻算什么”,这就是这份保证书的来源。

红星新闻:你讲一下你们离婚的整个过程吧。

翟欣欣:去年7月6日,我们第一次因为换房的事情吵架并提出离婚,之后一周内我们都在冷战。我回了父母家,后来我看苏家人接受采访才知道,那时他住到了酒店。

7月12日,苏享茂给我发信息,劝我别离了。后来我看银行流水才知道,原来13日,有一笔苏享茂股市上的钱,转入了他的银行账户,也就是说他12日当天将股票卖了,现在想来,也许当时他回心转意,愿意换房子了,说不定当时我回应他,就好了。但遗憾的是,当时我还在赌气,并没有理他。

7月13日,我约他去冷饮店见面聊聊,我们约定14日出来。

但7月14日当天,我在路上,车发生了擦挂,一直在处理,只能给苏享茂发信息,让他先回去,等我处理完再见面。等我忙完以后,已经下午3、4点了,我再发信息约他,他就一直不回了。见他一直没有回复,我挺生气,于是就给他发信息说:“周一咱们派出所见”。

7月16日上午,我们在万达酒店大堂签了离婚协议,签完后,我们再次陷入冷战。7月18日,我们约在民政局门口见,当天中午他给我转了一千万其中的660万。

▲苏享茂和翟欣欣的微信聊天记录,提出离婚后,翟欣欣发给苏享茂一份他曾经写下的“婚姻保证书”  受访者供图

关于离婚协议和一千万赔偿

私下签协议是无效的,为了赌气

“我认为之前的报道,有倾向性。我和苏享茂自由恋爱、结婚。这期间,他的哥姐并未参与。直至离婚后将近两个月,他们才参与进来,并对离婚协议表示不满,但是这种不满情绪,完全可以通过法律解决或者找我或者我的家人协商解决,不应该把所有的压力和怨气施加在苏享茂身上。”

红星新闻:离婚协议中提到一千万赔偿,是怎么回事?

翟欣欣:关于这份在咖啡店签署的离婚协议,我们决定离婚后,苏享茂说私下签署的离婚协议无效。我也咨询过,私下签署未经民政局备案的离婚协议确实无效。

▲苏享茂和翟欣欣的微信聊天记录,苏享茂提到“合同无效”  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那为什么还要签这份协议?

翟欣欣:是为了赌气。我也知道协议是无效的,但是我就想斗气。这段感情当中,一直是苏享茂占主导地位,我抱着“这次一定要听我的”的心态,让他签。

红星新闻:苏家人接受过的媒体访问,你看了吗?你有什么感受?

翟欣欣:我看了。但我认为之前的报道,有倾向性。我和苏享茂自由恋爱、结婚。这期间,他的哥姐并未参与。直至离婚后将近两个月,他们才参与进来,并对离婚协议表示不满,但是这种不满情绪,完全可以通过法律解决或者找我或者我的家人协商解决,不应该把所有的压力和怨气施加在苏享茂身上。

关于“位居高位的亲戚”

不是高官,编造谎言应依法承担责任

“我从来都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说过这种话。在北京我只和年近60岁的老母亲在一起,还有个在公安大学工作的舅舅,我舅舅是一位专职做科研的技术人员,不承担教学任务,也无任何行政职务,根本不存在‘高官的身份和人脉’。”

红星新闻:苏享茂的妥协,是否与位居高位的“亲戚”,以及你说他公司存在“偷税漏税”行为的威胁有关?

翟欣欣:我看到苏家人接受媒体采访提到,税务局去查苏享茂公司,没有发现任何税务问题,也没有任何相关处罚。我认为他没有因此而恐惧。我口中的亲戚没有指任何人,苏享茂清楚我并没有什么位居高位的亲戚。2017年7月15日12:31,苏享茂和我在微信中,已经对离婚协议的内容达成一致。2017年7月15日14:41,我们就“先签离婚协议还是先办离婚证”发生争执,2017年7月15日14:48,我第一次提到“亲戚”,纯属斗气。

红星新闻:你的舅舅确实是高官吗?

翟欣欣:不是。苏家人说,“翟欣欣反复强调舅舅高官的身份和人脉”,我从来都没有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说过这种话。在北京我只和年近60岁的母亲在一起,还有个在公安大学工作的舅舅,我舅舅是一位专职做科研的技术人员,不承担教学任务,也无任何行政职务,根本不存在“高官的身份和人脉”。

多年以来,舅舅与我基本没有往来,2017年我舅舅与我更是没有任何来往,也没有通过一次电话,就连微信号都没有。舅舅根本不知道苏享茂与我离婚的事儿,苏享茂跳楼自杀后,我舅舅看新闻得知,并于2017年9月11日通过公安大学公开发表了个人声明。现在造谣说我舅舅是高官,编造这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谎言,煽动舆论在社会上造成非常不良的影响,应当依法承担责任。

红星新闻:苏家人认为,因为你的威胁让苏享茂生活在恐惧中,因此导致苏享茂自杀,你有什么想说的?

翟欣欣:2017年7月18日,我们到了民政局,他提出一项新要求,(一千万赔偿款,苏享茂付了660万后,剩下340万尾款,我要求2个月内还清,苏在当天提出时间放宽到8个月),他说如果我不答应他就不离婚了,也没看出来他基于“恐惧”不得不签字离婚。

离婚后我们做了公证,微信聊天中他一直很平和。直至2017年8月下旬,我隐约感觉苏比较压抑,发微信他也不回,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哥姐来到北京了,他们对协议表示不满,并要求苏起诉我。

▲翟欣欣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苏享茂曾表示要将房屋抵押,以还清给翟欣欣的余款,并请翟欣欣出面共同协助受访者供图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