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需化成灰烬碱性水解遗体会代替火化吗?


来源:太平洋电脑网

原标题:无需化成灰烬碱性水解遗体会代替火化吗? 据国外媒体报道,水化是一种更环保的遗体处理形式,在美

原标题:无需化成灰烬碱性水解遗体会代替火化吗?

据国外媒体报道,水化是一种更环保的遗体处理形式,在美国已经获得了不少州的认可。但也有团体和组织在阻止这一遗体处理方法的推广。

萨曼莎·西伯尔(Samantha Sieber)的祖父有一个传统的美国葬礼。他的遗体经过防腐处理,被放进一个金属棺材里,然后安葬在一座公墓里,在那里墓地将会得到永远的照料。 “给他想要的东西感觉很好,”西伯尔说,她自己就在殡葬业工作。但是,她补充道,“我认为我爷爷的葬礼将会退出历史。”

2016年火葬成为美国最常见的遗体处理方法,其首次超过土葬。这种转变通常归因于传统葬礼的高昂代价和宗教重要性的日益减弱。但专家们也指出,社会对如何处置遗体的观点在不断发生变化。道德上可接受的范围正在扩大,同时最常见的遗体处置方法也因其对环境的影响而受到审查。美国每年有超过四百万加仑的有毒防腐液和2000万英尺的木材因葬礼而被埋入地下,而一次火化就会释放出相当一辆汽车行驶1000英里的二氧化碳。因此,美国兴起了所谓的“绿色葬礼”,遗体被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包裹而不是进行防腐处理。

图示:一名技术人员在西雅图的宠物殡仪馆为宠物水化做准备。

西伯尔也倡导葬礼的环保趋势,但她不想要绿色葬礼。当她去世时,她告诉我,她希望她的遗体在充满水和碱液的高压室中浸泡。其中水将被加热到200到300度,在六到十二小时内,她的肉,血液和肌肉就会溶解。当水被排出后,所有留在水箱中的都是她的骨头和牙齿填充物。如果她的家人愿意,他们可以把她的遗体压成灰烬,展示,埋葬或散布出去。

这种方法俗称水火葬,科学上称为碱性水解或水化。作为生物反应解决方案Bio-Response Solutions公司研究副总裁,西伯尔说这是最环保的殡葬方法。该公司于2006年由西伯尔的父亲创立,为整个北美的殡仪馆和火葬场生产水化设备。“这没有有害物质排放,它更环保,是一种清洁技术,” 西伯尔说。

但是西伯尔不见得能实现她的愿望。目前只有15个州允许对人类遗骸进行碱性水解,而西伯尔生活和公司所在的印第安纳州并不是其中之一。棺材制造商和天主教会正在努力确保整个殡葬业保持目前这种状态。

碱性水解法于1888年在美国获得专利,从那以后这一过程没有太大变化。遗体浸没在约95%水和5%碱(通常为氢氧化钠或氢氧化钾)组成的溶液中,将液体加热并置于高压下以避免沸腾,导致遗体上的蛋白质和脂肪相分离,分解后产生咖啡色溶液,其中含有氨基酸,肽,糖和盐。这种液体被冲进下水道,并像任何其他类型的废水一样进行处理。遗体只剩下骨头和金属。

碱性水解法最初是作为一种快速分解动物体并将其营养成分用于肥料的方式进行推销的。后来科学实验室采用它来处理受疾病污染的遗体,如20世纪90年代感染疯牛病的牛的尸体。西伯尔说,碱性水解法对动物的商业用途始于21世纪初。悲伤的宠物主人往往寻求一种感情用事的处理方式,既不需要昂贵的葬礼,也不需要把宠物烧成灰烬。

不考虑这种方式的温和性以及成本(遗体水化从150美元到400美元不等,火化大约为100美元),兽医和宠物殡仪馆开始宣传遗体水化的环境效益。 “与火葬不同,没有有毒物质排放,也没有对温室气体的排放,”加利福尼亚“和平宠物水族馆”(peace Pets Aquamation)老板杰里·什维克(Jerry Shevik)写道。 “水化的碳排放量仅为火化的十分之一,”根据书中所述, “水化只需要大约90千瓦时的电力,其耗电量仅为火化的四分之一,而水化的成本与火化大致相同。“当然,如果在遗体水化后pH值高于当地法规,水流入下水道就会出现环境问题。然而,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殡仪馆可以在排放之前用二氧化碳对水进行处理。”

越来越多的家庭在处理宠物遗体时使用水化方法,从而产生了更多需求,也让整个殡葬业开始接受这一方法。明尼苏达州是2003年第一个将人类遗体碱性水解合法化的州,其他州最终也随之而来。俄勒冈州和缅因州于2009年通过法案;佛罗里达州和堪萨斯州在2010年允许碱性水解法。接下来又有十个州通过了这种方法,最近的一个是加利福尼亚州,去年通过了一项法案,正式认定水化是一种遗体处理方法。从2020年开始,殡仪馆将被允许提供这项服务。

在这一过程中,西伯尔的业务并未过多受到水化法在每个州都不合法事实的影响。她说:“我们的业务正在按部就班地增长。即便每个州都获得批准,对我们的业务也影响不大。”

但她的家人确实因为此前水化法未合法而受到了上海。2013年3月,西伯尔祖父母辈中的两位亲人相隔一天相继离世,每个人都想要水化。 西伯尔的家人先是计划前往最近的殡仪馆,其位于几百英里外的伊利诺伊州边界上。但是,一次失去两位亲人的打击太大,以至于家人无法应对长途奔波。“悲伤太多了,”西伯尔说,“我们无法应付。”

西伯尔的家人对他们无法实现亲人的愿望感到愤怒,于是发起了一项游说活动,希望能在印第安纳州将水化法合法化。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和耗资4万美元的努力,西伯尔说他们已经收集了足够的票数来通过法案。然而,当他们的水化合法化法案进入州众议院时,它却被一位同样是棺木制造者的议员发表的可怕言论所推翻。

众议员迪克·哈姆(Dick Hamm)的讲话当天成了全国性的新闻,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商业利益阻止了水化法在印第安纳州合法化。“无论如何,我们要把(尸体)放进酸里,让它们溶解,然后让它们顺着排水管流到下水道里。” 哈姆说,将水化过程比作“冲洗”亲人。当然这并不准确。水化使用的是碱液而不是酸,在防腐过程中也有类似的液体被冲入下水道。但是哈姆的夸张是有效的。尽管他是唯一一位反对该法案的议员,但该法案在投票中以34票比59票的失败告终。

水化法是不自然的、粗鄙的、甚至不道德的想法阻碍了其被其他州的立法者所接纳。新罕布什尔州的水化法在被废除之前已合法两年,但关于水化法重新合法化的提案在2009年被否决。在共和党人约翰·塞布罗夫斯基(John Cebrowski)说:“我不想把亲人用作化肥或通过排水管送到污水处理厂。”他的共和党同事迈克·卡普勒(Mike Kappler)补充说,“他不想开车经过一个污水泻湖,里面有自己亲人的残留液体。”

新罕布什尔州的天主教会也反对该法案,并佐证发对后来在2013年和2014年在该州重新合法化水化的证据。每一个证词都说碱性水解“未能让新罕布什尔州的市民在生命的尽头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尊重。”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助理教授,死亡研究专家菲利普·奥尔森(Philip Olson)说,那些为自己所爱的人选择水化的人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更友善的对待身体的方式。“防腐具有侵略性和暴力性,火化也是如此,”他说。但他说,碱性水解更像是温水浴。 “这已成为美国死亡护理中一种更为突出的价值,即温柔的理念,”他说。 “这就是我们在家庭葬礼运动中看到温柔增长的原因——用手去抚摸遗体的想法更贴心,而不是通过坚硬和冰冷的工具去接触。”

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水化的环境效益不是一个激励因素。 “因为水化更环保,所以我们认为家庭会想要这个,”西伯尔说。但奥尔森指出,“他们喜欢这样,但环保并不是他们选择水化的原因。”因为碱性水解不是环保的灵丹妙药。它的广泛采用可能会增加工业氯碱厂的产量,而这些工厂会排放汞和其他污染物。该过程还需要约300加仑的水,这是普通人一天用水量的三倍。虽然用水化取代火化或许会对温室气体排放带来一些效益,但它们不会像摆脱燃煤发电厂一样巨大,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没有大规模的环保宣传活动来改变死亡护理行业。

奥尔森认为绿色的死亡护理更有存在价值。他说:“殡葬业一直致力于让你的身体对自然免疫,尽力保护遗体。”像水化这样的过程也是绿色死亡护理的一部分。他说:“把身体看作是一种生态产品,这是新的想法。”这表明人们对自己与自然世界关系的看法发生了转变。“如果有更多的人在死亡时尊重这个星球,那就预示着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将如何对待它。”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