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美贸易战,中国、美国到底谁占了大便宜?


来源:PingWest

原标题:中美贸易战,中国、美国到底谁占了大便宜? 中美贸易战已持续数月,不但没有结束的意思,反而越演

原标题:中美贸易战,中国、美国到底谁占了大便宜?

中美贸易战已持续数月,不但没有结束的意思,反而越演越烈。

为此“躺枪”的除了华为、中兴、高通外,也包括不少涉及双边贸易的传统企业。而最近,更有美国政要将目光转向了留学生和新华人移民在美的签证问题。

在美国大玩政治宫心计的同时,中国政府也毫不示弱,宣布将对美国出口中国的7类、128个税项产品中止减税,涉及数额30亿美金。

而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事态还会发生更多的变化。

在美政府代表团月初抵达中国进行贸易战谈判没有取得重大进展的前提下,中国本周派出政府代表团抵达华盛顿,进行新一轮中美会谈。而在会谈发生前的24小时内,特朗普在个人Twitter宣布取消对中兴的制裁。

尽管中兴被“放行”,但可预见的是,接下来的每一星期、每个月,我们都能听到两国在贸易战相关领域的摩擦。

那这场中美贸易战,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呢?一位两度荣登“福布斯25位知名华人榜”的在美华裔精英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在美国银行业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华美银行董事长兼CEO吴建民Dominic Ng)表示这场贸易战受伤害的绝对不是单纯某一个国家,更可能的是,两败俱伤。

吴建民掌管的华美银行(关注微信公众号:eastwestbankus)是总部位于美国南加州的最大的独立银行,总资产达377亿美元,专注于美国与大中华市场的发展。2018年,华美银行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美百强银行”第5名, 并连续8年荣登该榜单前15名。

而作为华美银行的掌舵人,吴建民经常应邀参加包括博鳌亚洲论坛等中美两国论坛及国际会议,就国际领导力、中美关系、双边投资、经济发展等其它国际热点议题发表演说。他还曾出任美国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The Committee of 100)会长。百人会成员包括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音乐家马友友、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田长霖、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美国首位华裔女市长陈李婉若、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创新工场创办人李开复等等。

以下为华美银行吴建民撰写的对于这场中美贸易战的深刻思考:

中美两国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像一团乌云笼罩在原本繁荣的国际经济形势之上。

经过几回合的贸易战,包括华为、中兴、高通等中美企业纷纷中招之后,中美双方仍然未能在5月3日于北京进行的双边谈判达成协议,反倒显示出两国在此问题上的分歧严重。会议之后,美国甚至表示很可能将要对由中国进口的产品加征500亿美元关税。而中国也将还以颜色,对美国物品征收关税。

但这可能还不是这场贸易争端带来的最坏情况——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些不断发生的贸易摩擦将会严重损害两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

美国领导人必须认识到,两国关系一旦造成伤害将会无法挽回。美国必须努力与中国协商,达成促进两国经贸合作的新协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中美关系恶化,下一个躺枪的很可能是新移民的“签证”

在几个月僵持不下的争端下,政治言论已经将双方关系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况之下,影响的范围不仅仅是互相加征关税,还可能波及中国对美投资,甚至中国赴美留学签证等。

特朗普政府反复表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牺牲美国的代价之上,而其它一些华盛顿重要组织包括企业、国防组织、国会议员以及智库分析员,也都采取了类似的对抗姿态。

鹰派(在美国特指强烈维护国家利益的人)的言辞不仅要求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施加关税, 还要求限制中国对美投资,重振美国制造业以及紧缩中国赴美留学生签证。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也做出了“不示弱”的姿态。

例如《中国制造2025》中的产业战略旨在对本土企业进行补贴扶持,并要求相关产业的外资企业必须与中国企业合资。

简而言之,两国已经由一开始的贸易摩擦迅速演变成系统性破裂,使得中美原本良好诚信的关系受损。而最坏的情况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出现“分离”,彼此也将付出惨重代价。

两败俱伤,代价高昂

两国关系破裂会严重影响双边贸易,使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同时蒙受巨大损失。去年两国贸易总值高达7,110亿美元。任何规模的关税增加都会严重破坏两国经贸往来。而美国消费者将不得不为他们日常生活需要的衣服、手机和杂货支付更高昂的价格。

美国出口中国的物品如农业产品和高科技产品将会受到中国关税反击的影响。

此外,目前中国公民每年在美国教育和旅游方面花费320亿美元,一旦双边关系出现问题,这笔支出也将受到不小的威胁。

过去30年,中国企业对美直接投资总额近5,000亿美元,倘若中美关系继续恶化,这笔累计投资额将必然受到波及。

“美国目前在华有价值2,600亿美元难以清算的工厂、科研中心和零售商铺。贸易战升级将削弱这些美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使其蒙受巨大损失,造成市值缩水,最终影响美国工人的退休储蓄。”吴建民说。

争端也会遏制不断增长的中国对美投资以及结束它带来的一系列好处。在美中国企业雇佣了14万美国人,如果这些企业沿着其它亚洲跨国公司的足迹发展,未来几十年将会给美国带来数十万计的工作机会。一旦两国关系恶化,这些来自中国的投资将可能面临终结。

此外,贸易摩擦的升级可能导致技术生态系统出现分化。

长期以来,美国严格限制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而目前又正在考虑禁止华为和其它中国科技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吴建民认为基于此,中国肯定也会找到出口予以反击——限制美国公司参与中国市场。这样的一场技术冷战对于两国的消费者都是不利的,甚至将严重减缓全球创新的步伐。

最后,经济紧张局势加剧也会影响其它领域。

我们已经看到,中美双方激进的姿态在美国掀起了针对中国留学生和学者的边缘种族主义和麦卡锡主义的评论(McCarthyist,泛指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指证他人不忠、颠覆、叛国等罪)。如果双方摩擦持续增加,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糟,并有可能令整整一代的中国人和美国人遭殃。

同时,如果少了共同经济利益的积极作用,地缘政治的风险也会加剧。贸易战很可能会使其它国家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而这样的世界重新划分对立阵营甚至会增加严重的地缘政治风险。

纠正错误数据,达成“新协议”

为防止摩擦升级,中美双方都需要采取有效措施来处理这段关系。

“我们仍然有机会解决中美以及其它发达经济体对于国家安全和商业竞争环境等方面的担忧,将中美两国的关系置于一个更持续发展的基础之上。尽管本月初在中国进行的双边谈判显示出了一些两国目前仍然存在的分歧,但这仍然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吴建民表示。

首先,两国都需要将国家安全与经济关系分开。

安全问题的确存在,也需要被认真对待。然而,当前的美国政府正将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混为一谈,这违背了美国的传统。同样地,近年来,安全和管控在中国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在两国都加倍努力防范国家安全威胁之余,也应当同时允许其它经济活动继续进行。例如,两国可以联合制定一份与国家安全无关的行业“白名单”,并保证不干预与此相关的商业交易。

此外,两国领导人需要就一个合理的政策方案进行谈判,一方面解决美国的担忧,另一方面也考虑到中国的发展现状。

在吴建民看来,美国目前向中国政府提出的一系列要求不仅带有攻击性,甚至缺乏健全的分析依据。

例如美国此前要求对华贸易逆差减少2,000亿美元是不合理的。而这主要是因为当前美国使用贸易数据来自于在1948年就依据《国家收支平衡手册》制定的贸易会计计算方法,而这个过时的方法并不能全面反映出生产链的全球化现象。

目前,尽管产品的零件产于多个国家,统计部门却将整体贸易金额归算于最后出口商品的国家。

因为中国是完成最后组装步骤的国家,而大部分零件产自其它国家。以苹果手机为例,苹果在美国进行设计、研发、营销和软件创作,其零件则出自不同地区。例如iPhone 6s的屏幕产自韩国、日本,大气压力传感器来自德国,最终在中国进行组装。尽管在中国的零件生产和组装仅占整体生产成本的一小部分,但在美国贸易数据统计中,iPhone的全部进口成本被归算为中国出口额。这是不合理的。

假设,在2016年全球高达2.15亿美元的iPhone销售量中35%销往美国,以每部成本230美元来计算,仅iPhone手机就为2016年美中贸易逆差就增加了170亿美元。

显然,在被特朗普作为依据的数据分析中,中美贸易逆差被夸大了。

此外,如果不改变美国的基本储蓄和消费习惯,美国消费者就只会简单地从购买中国商品转向购买其它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商品,如东南亚和拉丁美洲。同时,要求中国放弃产业政策也是不现实的,因为这是中国经济政策的一个特性,也是许多亚洲经济体一直存在的特征。

但在吴建民看来,美国也有一些要求也许是合理的,甚至最终可能令中国消费者受益。例如,美国要求中国为外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将中国的进口关税提升至与其它大型经济体一致的水平。

吴建民提出的另外一条建议就是要为新协议制定一个清晰的实施路线图。

“对于一项新协议的实施,两国都应该制定明确的路线图,包括具体承诺和实施期限。”在吴建民本人看来,美国在最新的提议中立出的一些措施是有道理的,例如召开季度会议审查进展;但有美国提出的有些措施是无理的,例如要求中国不得向美国针对其拖延而采取的任何措施提出异议。

企业除了受夹板气,还能做什么

本周,美国企业正在参与在国会举行的公开听证会,商讨特朗普政府之前拟议的关税改革。考虑到最坏情况下的利害关系,美国企业必须珍惜机会在这场听证会中发挥作用。

吴建民表示企业的一把手应当帮助领导人更好地了解两国“分离”后可能造成的损失。

在他看来,企业一直处于商业活动的前线。“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基于实时市场动态的数据和相关信息,这些都是政策制定者需要听到的。”吴建民表示。

企业负责人还必须帮助领导人理解真正的问题,并指出哪些是没有意义的政治伎俩,例如坚持削减双边贸易逆差并不能真正令美国受益,谈判的重点应当放在如何具体和切实降低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准入门槛和对华出口障碍。

如果要让中美关系回到更冷静且富有成效的轨道上,企业就必须在监督双方履行承诺的过程中发挥起自己的重要作用。

纠正双边关系,让中美关系再次发挥功效,现在为时不晚。吴建民说。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