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纽约设计师发明了一款“亲密机器人”,它的人设是男朋友


来源:好奇心日报

和机器人谈恋爱的日子可能真的不远了。

原标题:纽约设计师发明了一款“亲密机器人”,它的人设是男朋友

“赛博时期的爱情”,离我们还有多远?

和机器人谈恋爱的日子可能真的不远了。

刘菲( Fei Liu )是纽约的一名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个艺术家。她用开源技术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机器人男友Gabriel 2052 。与市面上已经可以买到的性爱机器人不同的是,Gabriel 2052 是一个“亲密机器人(“intimacy robot”),不仅能满足她的生理需求,还能像真正的男朋友一样满足她的情感需求。

Gabriel 2052 并不拥有人类的体态和样貌,它的第一次迭代是基于在亚马逊上购买的改良机器人手臂。但它能通过一系列动作传达他的需求,能够抚摸人类,和人进行互动。它身上还装备了触觉传感器,能够捕捉人类触觉的细微差别,当它和人分开的时候,它的抚摸会通过触觉嵌入人的衣服,使人仍然能感觉到他的触摸靠近自己的皮肤。

不过,Gabriel 2052 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它是用开源软件设计的,刘菲认为,使用开源技术可以让更多人根据自己的需求使用它,甚至颠覆它,为更多人服务。她说,“在一个‘未来是女性’的时代,我们必须创造一种现实,让女性能够参与建设我们所信仰的世界。开源技术是这场革命的第一步。”她希望通过赋予女性知识和技术,从而挑战男性占主导地位的爱情机器人领域。

早在2007 年,人工智能专家David Levy 就在《和机器人恋爱,和机器人做爱》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一书中断言:“ 2050年,人类将爱上机器人,和机器人结婚,并和机器人做爱。” 2017 年一份样本为1.2 万人的调查也显示,在18-34 岁的人中,有27% 的人认为未来与机器人建立感情关系甚至恋情是正常的。

早在2010 年,全球首款性爱机器人Roxxxy 就已经问世,其测试员还曾表示:机器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它不会伤透你的心。它不会逃离家庭,也不会无故闹脾气,更不会在你没钱或者没有拉风跑车的时候离开你。目前世界上有至少5 家性爱机器人生产商,所生产的“高级”模型价格在4000 英镑(约3.5 万人民币)到11600 英镑(约10 万人民币)以上。不少机器人能模拟不同的场景,而且被设定成了不同的性格特征。

但目前市场上的这些性爱机器人以女版为主,而且更偏向于生理上的满足。而与机器人恋爱、结婚的前提是,我们愿意相信机器人也有情感生活和欲望。

从目前的技术来看,机器人拥有情感和欲望并非不可能。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 )的计算机科学家兼研究员Laurence Devilliers 就表示:“机器人没有自己的意图,所以它们无法坠入爱河,但是它们可以被编程来这样做。”

能够对情绪进行模拟的机器人也正在被研发。日本汽车巨头本田公司( Honda )发布了一个名为Empower,Experience,Empathy 的新机器人计划,其中包括新的3E-A18 机器人,该机器人“以各种各样的面部表情表现出同情心”。法国Blue FrogRobotics 的Jean Michel Mourier 也表示,“我们一直努力做一个具有情感的机器人。”该公司研发了一个名叫Buddy 的陪伴及社交机器人,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旗瀚科技(Qihan Technology )的机器人三宝( Sanbot ),软银与法国公司Aldebaran Robotics 共同研发的Pepper,都可以通过教导他们读懂人类的情感并做出适当的反应而变得更“人性化”。

Aldebaran 的研究负责人、法国机器人学家Rodolphe Gelin 说:“机器人完全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但这取决于人类如何表达这种情感……机器人的学习速度比人类慢很多,但它们的理解更加精确,因为它们分析了很多参数,包括情景、语音、语调、瞳孔的大小。”

刘菲创造的Gabriel 2052 在系统设计上也是“类人”的,她引入了不可预测性、概率、决策树等为Gabriel 2052 建构了一个模拟的潜意识系统。Gabriel 2052 还可以挑战她,并不总是做她想让它做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使Gabriel 2052 与她的对话是不可预测的,刘菲收集了她和她前男友的短信作为数据库来训练Gabriel 2052 ,让它能像人一样掌握回复的节奏。

如果Gabriel 2052 普及,机器人情人变得流行,人与人、人与机器人之间的关系都会被重塑。David Levy 说:“那些质疑机器人生命可能性的人,就像上世纪60 年代那些质疑人工智能的人一样。机器人的生命是一种人工形式的生命,但也有生命存在感。接受并认可这种生命形式,将是人类的一个巨大进步。”

但对机器人的质疑也不少。机器人伦理学家Kathleen Richardson 和Erik Billing 曾发起过一项“反性爱机器人运动”,他们认为,研制性爱机器人有物化女性和儿童的嫌疑,同时这种做法还会影响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且由于性爱机器人基本上都是被动的接受者,因而有可能助长人类的性虐待行为,长此以往甚至会让人变得失去同理心。

Kathleen 说:“恋机器人癖( Robophilia )将在未来50 年的时间里成为普遍现象。”

而如果机器人不止满足于生理需求,还具备情感能力,这意味着机器人将储存着大量个人信息。伦敦大学金匠学院( Goldsmiths )计算机系的Kate Devlin (凯特·德芙林)博士就曾提出关于资料安全的顾虑。她表示,2016 年,一位女性用户就起诉了性玩具制造商Standard Innovation,声称该公司通过其产品和对应的App 收集用户的隐私数据,并对这些数据予以保留。

此外,如果机器人获得了更强的认知能力乃至有了意识,如何界定机器人的权利,它是否能为自己的行为承担道德和法律责任?在2017 年的第三届国际机器人大会上,David Levy 称,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已经开发出来一种“组织纳米转染”( TNT )的芯片,可以成功地将遗传密码注入皮肤细胞,他提到,可以透过这种方式,让机器人的遗传密码与人类遗传密码一起结合被传递给它的后代。但倘若机器人真的与人类结婚、生子,机器人又是否能获得孩子的监护权,是否可以获得配偶的银行账户?这又是另外一堆充满争议的问题。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