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快视频“搬运”B站:周鸿祎的视频“梦不死”和“爱无能”


来源:砍柴网

原标题:快视频“搬运”B站:周鸿祎的视频“梦不死”和“爱无能” 哔哩哔哩网站(下称B站)UP主小H的

原标题:快视频“搬运”B站:周鸿祎的视频“梦不死”和“爱无能”

哔哩哔哩网站(下称B站)UP主小H的春节本来可以过得更愉快。

上午起床没多久,小H的粉丝就给他发了私信,说在知乎上看到360旗下的短视频网站“快视频”大批量地盗用了B站用户的信息,让他也去看看。

“听说能够通过自己在B站的账号和密码登录快视频,我就试了一下,确实登上了。而且,账号的名字还不是我现在B站使用的名字,而是我在2016、2017年期间使用的名字,视频内容也是我之前上传的’黑历史’。”

警觉的小H马上录了一段他在快视频的账号和内容都被盗用的视频上传到了B站,“必须得给我的粉丝们提个醒,这太过分了”。

风暴由此开始,小H并不是孤例。从昨天晚上开始,包括ACFUN(下称A站)、B站、快手和微博、秒拍在内的多个视频平台,为数众多的用户发现自己上传到这些平台的内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快视频上,并且是呈相当规模地“被搬运”。

在这些内容上传者来看,B站被“脱库”了,也就是整个数据库的信息都泄露了。随后,B站立即发布公告回应,表示将会竭力维护用户的权益。

今晚,B站就此事发布新的公告,解释能直接用B站账号和密码登录快视频的用户大多数是因为使用了相同密码注册了360旗下的产品。360产品线使用统一SSO来进行用户登录,所以快视频上使用历史上注册过的360账号和密码就能登录成功。同时,B站尚没有发现用户账号和密码被泄露的证据。

目前,快视频app的视频搜索功能已经被关闭。事件发酵之后,快视频在今天中午连续发布两条声明以做回应。

第一条措辞简单,态度强硬,直接否认其进行了“数据库脱库、获取用户个人隐私的任何行为”,并且表示“部分博主传播的此类恶意诽谤、造谣传谣的言论,严重损害了快视频的声誉,快视频已对上述造谣行为进行报警处理,并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同时,第一条声明并未对为什么用户可以通过在B站的账号和密码登录快视频作出解释。

这样的回应激起了受影响群体更激烈的情绪,不少微博大号、政府机构级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内容生产者都开始公开否认自己在快视频上的“另一个存在”,其中部分人开始公开喊话周鸿祎要求做出正面解释。

一个小时后,快视频发出第二条公告。快视频首先承认了“部分快视频账号”确实未经B站UP主授权,私自搬运其头像和ID,并且向这部分B站UP主表示歉意。但是,其措辞依然没有缓和矛盾,快视频如此写道,“这事我们认!”

同时,快视频坚持表示要对“这种明目张胆的造谣行为采取法律手段!”——“这事我们不认!”——并且依旧没有对受到影响的其余平台用户做出解释和歉意。

对于一直对于视频领域有着执着和坚持的周鸿祎来说,发生在大年初五的这场快视频风波不是他糟心春节的全部。如果说一定要做视频是360商业模式和市场环境所决定的,那么屡次的不成功就是周鸿祎和团队的某些缺陷所决定的。

在这一个冬天,360不得不关闭疑似侵犯公众隐私的水滴直播、答题应用百万赢家因为涉及政治问题,而被相关部门责问。手握难以变现的巨大流量、对于视频内容充满了渴望的360,在过去几年中,周鸿祎的视频“梦不死”,也频繁遭遇一次又一次的“爱无能”。

“连皮皮的账号都被盗了”

如果不是因为过年,快视频上的账号盗用其它平台用户视频这一件事,很可能不会被发现得这么快。

有消息显示,事情源于B站用户搜素2018拜年祭(B站的新春庆贺活动)的视频《东方华灯宴》时,发现该视频被上传到了快视频上,对于授权比较敏感的用户提醒了制作该视频的UP主。

很快,UP主们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不单止一个视频、一个用户,他们的视频以及视频下方的用户评论几乎被尽数搬运到了快视频上。同时,他们虽然从未使用过在2017年11月14日刚刚上线的快视频,却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在B站的账号和密码登录快视频。

“看来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了”,一名用户调侃,但发现自己的账号下还有明显不是由自己制作的内容时,她也坐不住了,“不要夹带私货啊!”

昨晚9点,一个问题在知乎上被建立:“如何看待360快视频大量盗用B站视频和用户个人信息数据?”这个消息很快在qq群和贴吧等地扩散开来,越来越多的UP主在B站专栏和微博上放出截图,表明自己也同样被盗用了账号和内容。

有一条消息称,“只有(UP主有)过万粉才会被盗”,但小H表示,也有粉丝没过万的UP主的视频被盗搬,“很多人都问,怎么他们是小透明也要被盗?”

B站昨天凌晨4点发布的回应强调,“此次侵权事件规模更大,情节更严重”。比起平时常见的、由个人搬运在不同平台上受欢迎的视频的行为,这一次盗用内容的规模之大,几乎不太可能通过少数盗用者依靠人力完成。

更重要的是,用户关于账号等信息被泄露的疑问越来越多。一位微博ID为“好咸岩浆”的用户表示,她有一些在秒拍使用不同账号上传的视频从未上传过B站,但是快视频将这一些视频和她的B站视频都合并到一个账号中去了。

她问道,“难道是因为绑定了同一个手机号或者微博号?”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B站和秒拍是被盗搬的重灾区,账号名称以盗用B站账号为主。同时,这样的盗用显然也未经过人工筛选,因为一些官方账号也发现自己在快视频上拥有被克隆的“幽灵号”,比如环球时报、共青团中央和迪士尼中国等。

略微有一些常识的网络平台,都不会对国家政宣机构、或者是对维护知识产权的严格程度已经世界闻名的跨国集团,进行克隆账号、盗用内容的举动。

最哭笑不得的可能是网红“谷大白话”,他用来记录儿子皮皮的成长日常的微博小号“PiPi皮卡丘的皮”发布的视频,也同样被搬运到了快视频上,平均点击量不超过20次。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连皮皮的号都盗!”

有一些用户还发现,快视频似乎并没有严格的审查机制。他们在快视频上一度发现了涉黄视频,但这些在被曝光后现在已经被删除。

快视频的开始和野心

这些年来,周鸿祎几乎追逐了所有主流的视频风口,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比如,曾经试图高价收购优酷土豆、与光线最终流产的在线视频计划,还有号称投资300亿、找来了李湘担任总裁,最后却不了了之的360娱乐板块,都是360在娱乐视频领域的挫折。

从2015年开始,周鸿祎的重心逐渐转移到了花椒直播,试图在新的内容产品领域获得弯道超车的机会。从新闻直播转型秀场直播和VR直播的花椒直播,周鸿祎亲自参与了花椒的历次产品方向变更和产品推广。

在2016年,各大直播平台之间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花椒直播主打“高颜值直播”,推出了“百万造星计划”,要将花椒打造为“造星平台”:让自己的主播登上《时尚COSMO》封面、举办“花椒之夜”颁奖典礼,还让主播“通过选拔”进入范冰冰的《赢天下》剧组……

花椒在直播领域并没有实现周鸿祎的热望。根据猎豹全球智库在2017年年中发布的数据,花椒的周活跃渗透率已经下滑到了行业第10名,远低于主打游戏直播的虎牙、斗鱼和企鹅电竞等应用。

直播平台的内容越来越单一化,秀场直播的形式由于其特殊性,涉黄几率更高,受到更为严格的监管。在2017年4月,花椒直播和今日头条、火山直播(即后来的火山小视频)由于涉黄,被北京市网信办约谈,责令限期整改。

2017年9月,花椒直播开始尝试开发新业务,新增对标抖音的MV短视频功能和“开趴”视频社交功能,开发布会高调宣布进军短视频板块业务。不过,这样的举动也并未能提振在2017年下半年之后,随着直播市场热度下降而活跃度随之降低的花椒,而在今日头条收购Musical.ly之后,这个领域几乎不会给周鸿祎留下任何机会。

如果说之前只是认识到了以视频为主的娱乐内容对于增加用户黏性的必要作用,那么现在周鸿祎正在无比深刻地意识到——这样的内容已经成为了流量主要从安全领域获得的360沉淀流量、稳步向前的必需品。

在2017年11月6日下午召开的江南嘉捷重组说明会上,借壳方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表示,无线内容产品战略是未来几年的重点。他表示,今年在信息流,在短视频方面会无限的all in,360将很快可以发布基于人工智能短视频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重组的双方还同时签订了《业绩承诺及补偿协议》(即“对赌协议”):在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三六零的净利润需要分别不低于22亿、29亿和38亿,合计在三年内获得89亿净利润。

对于记者关于是否能完成净利润目标的质疑,周鸿祎表示,在中国的互联网广告市场的不断增长的背景下,2017年上半年360的收入增长主要来自广告业务的增长。360将会继续调整业务架构,进一步增强互联网广告和服务能力。

内容是带来广告的必需品,广告也是内容最基础的变现模式。一个多星期以后,快视频正式上线,周鸿祎在发布会提出要拿出100亿补贴内容。

目前,我们还在尽力还原360的补贴政策落实细则,在逻辑上,这样成规模地“搬运”内容也有可能在骗取快视频的补贴。

在360雄厚流量的支持下,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12月快视频的月活超过了2600万。不过,周鸿祎还没来得及在快视频上发力,两件事情先后占据了他的注意力,并让他处于不利。

周鸿祎的“年关难过”

第一件事是水滴直播。12月11日,一篇题为《一位92年女生致周鸿祎:别再盯着我们看了》的文章指出,多个360智能摄像机“小水滴”的用户将自己在网吧、健身馆等公共场所监控到的视频,放到了水滴直播平台上。在被这些摄像机拍摄到的公众,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正在被直播。

360方面回应称,使用360智能摄像机的商家如果要开启水滴直播模式,必须要进行实名注册,所拍摄的内容必须无任何个人隐私,并且需要在直播区域设置明显提示,例如张贴提示贴纸,以告知顾客。如果有顾客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直播,则是因为商家在进行直播时,没有尽到告知消费者的义务。

同时,周鸿祎亲自发文指责这篇文章的作者陈某是“黑公关”,收受钱财来混淆视听。这样的公关策略与本次快视频第一时间指责网络用户造谣的声明,看上去有着某些相似之处。

水滴直播不是一个开放的直播平台,只有购买了主打监控功能小水滴的用户才能够使用这一平台,一开始设计出来可能是为了满足用户远程监控的需要,却漠视对公众隐私的保护。很快,周鸿祎放弃了最初的强硬态度和敌对情绪。12月21日,周鸿祎宣告了水滴直播的终结。

和快视频涉嫌盗版、秀场直播涉黄一样,360近年来所提供的视频内容服务似乎一直缺乏某种公共意识。要知道,六年前那场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3Q大战”中,周鸿祎正是高举“反垄断”和“保护公众隐私安全”的旗帜,创造了自己在这个行业最坚硬的人设形象。

在另一个让周鸿祎动用了本人推广能量的直播竞答产品“百万赢家”上,这样的公共意识缺乏、对于边界的不敏感再一次体现了出来。

“撒币”重新激活了直播平台的一潭死水,也给周鸿祎带来了新的希望。当王思聪在2018年的元旦假期引爆了“冲顶大会”后,花椒直播在1月5日就推出了“百万赢家”,迅速冲进市场,并且马上就推出了过百万的高额单场奖金,再一次简单、直接地刺激用户的欲望。

根据《七麦研究所》在2月初的统计,“百万赢家”在1个月内有多场388万的奖金池,甚至还有500万单场的奖金池。重赏之下,在线人数最多时,单场可超400万人。在最为狂热的时候,当马化腾对于直播知识竞答的前景做出“监管政策会介入”的预测后,周鸿祎还在朋友圈中直接表示,“没有什么理由限制这种非常正能量的活动”。

至此,周鸿祎也成为对于直播知识竞答抱有最乐观前景的大佬。

“百万赢家”确实以一种狂飙猛进的方式推动自身的商业化进程,让打赏不再是单一的营收渠道。1月8日,百万赢家首次与美团合作推出“美团专场”,拿下了直播答题史上首个商业化广告。随后,百万赢家与京东、华为和《前任3》电影等多个品牌达成了合作。

但是,在1月13日,百万赢家发生了致命性的重大失误:把台湾和香港列入了国家选项。1月14日,北京网信办再一次约谈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责令整改,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入口暂时下线。同时,北京市网信办要求属地开展直播答题类互联网服务企业立即进行全面排查。

这也为直播竞答类节目在春节的静默埋下伏笔。2月14日,广电总局正式发出通知,要求加强管制网络视听直播答题活动。通知中明确指出,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下称《视听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百万赢家和百万英雄、芝士超人等一系列直播竞答类产品,纷纷表示“第一季顺利完结”,年后再见。

这让准备利用春节假期这个十分可贵的窗口期要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直播知识竞答战争,瞬间偃旗息鼓。可是连周鸿祎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只是糟心春节假期的开始——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初五——他最后还栽在了自己都没来得及悉心培育的快视频上。

“我在不合适的场合睡了一觉,当我睡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都变了,我发现除了我成网红之外,互联网游戏规则真的都变了。”在2015年的公司年会上,周鸿祎曾经这样反思。

至少在今天,周鸿祎和360还没有学会2018年互联网游戏的全部规则。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声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