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华创资本吴海燕:做有价值的事,和优秀的人长久联系


来源:凤凰科技

本文为第五期,凤凰科技独家对话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

导语:11月16日,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将在北京召开。峰会主题为“新征程·敬匠心”——整个互联网行业已从-蔓延两年多时间的资本寒冬中逐渐恢复,大公司加速变革、独角兽层出不穷、新机会此起彼伏,科技行业正在踏上全新的征程;与此同时,互联网和传统行业加速融合,商业抽丝剥茧、回归本质,企业家重新关注并寻找“匠心精神”。峰会前夕,我们采访了具有代表性的多位互联网企业家,和最优秀的头脑一起畅想未来。本文为第五期,凤凰科技独家对话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

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

张向东的700bike、韩寒的ONE、蔡崇达的名堂,如果要给这些大名鼎鼎的创业项目寻找一个共同点的话,你很容易找到他们的共同投资方——华创资本,如果再聚焦一点,则会牵引出这几笔投资背后的操刀人,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

短发、脸着淡妆、利落的西装、语速极快但逻辑清晰,初次见面,吴海燕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清秀干练。13年前,这位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的女生一毕业,机缘巧合地进入了风投行业,成为了华创资本的第二号员工。

13年后,除了上述三个项目,吴海燕和华创资本团队背后还站着“什么值得买”、二维火、Wish、铜板街、同盾科技、下厨房、客路旅行、巴图鲁、老虎证券、每日优鲜、无讼、PingCAP、景驰科技等超过两百个优秀创业项目。

13年的时间,吴海燕随着华创资本一起成长,她几乎目睹了华创发展壮大的每一个瞬间,她将这13年分成了四个阶段。而在最近的4年时间里,吴海燕评价这是华创更机构化做投资的一个阶段,包括4期天使基金、6支VC基金。其中仅华创与IDG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就已经累计投资超过一百家种子期或者天使期创业公司。

在畅想十年后的华创资本将会什么样时,吴海燕非常确定华创的价值观——发现和帮助伟大的创业者——这一点一定会永远秉持,这也决定了一家机构最终会长成什么样子。

如果你搜索华创资本的新闻,很容易在其投资案例中发现这样一条著名的投资关系链,“张向东介绍了达达(蔡崇达),达达介绍了韩寒,他们三个人又分别介绍了很多创业者给华创;华创投资了美国跨境电商平台Wish,Wish联合创始人Danny Zhang同样推荐了很多在优秀创业者……”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吴海燕评价说,早期投资,需要拥有自己独有的项目源,而来自创业者的推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

和所投企业的创业者们关系好,是华创资本的特色之一。早年投资项目数量还没有那么多的时候,华创资本的同事们经常去被投企业参加业务讨论会,站在创业的角度想问题、考虑怎么解决,是他们的传统。

身处风投行业多年,吴海燕错过的好项目也有很多,但她对此很释然,“这就跟站在今天去看昨天的彩票开奖号码一样,这种后悔其实是没用的。”她在2014年5月,就见过如今刚刚上市的趣店创始人罗敏,当时的趣店还叫趣分期,主要做学生分期,在那个时间点,吴海燕认为当时的趣分期本质是个电商业务,因而放弃了投资,“即使再回到当初那个时间点一千次,我们估计还是那个判断那个选择。”

吴海燕的身上没有女强人气质的距离感,相反,你觉得她内心温柔容易亲近,二维火创始人赵光军谈起吴海燕,觉得她“敏锐而包容”。

曾经有几年的时间里,吴海燕在上下班路上的同一个位置、不同的时间点累计拍了几百张照片,风霜雨雪、春夏秋冬、白云交错、晚霞满天,然后把它们排在一起看,她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做有价值的事情以及和对的人建立长久的联系、争取一起共事的机会,我觉得这个就是工作的本质。”

以下是凤凰科技专访吴海燕的对话实录,在不影响原意的基础上有所删减。  

第二号员工眼里的华创资本

凤凰科技:你一毕业就选择进入风投行业,是什么原因?

吴海燕:早年其实我对风投行业没有任何认知,因为我是学核物理的,而且当时我已经签了研究院的工作,没有去是因为当时我男朋友在北京,研究院在四川,我们衡量了一下就把协议撕毁了,我就要重新找工作。

当时唐宁刚刚离开亚信开始创业,我是第二个员工,当时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股权投资,我去面试的时候,还把我大学做校报主编写的文章打印出来一大堆。第一次见唐宁,他给我解释了半天什么叫股权投资、什么是VC,那时是2004年,VC行业没有这么多成功故事,影响力远没有今天这么大,是非常小众的一个行业。

其实回忆起来,当时也没什么决心可下,就是大四快毕业了,当时觉得以自己的学业背景来讲,跟社会上各行各业的要求都特别不一样。那时觉得至少先找到一个自己能发挥作用和价值的地方,所以当时唐宁面试我,觉得他是很厉害很资深的人,他给我讲什么是股权投资,听起来好像挺专业的一个方向,就觉得可以试一试。

凤凰科技:你是华创第二名员工,一步一步见证了整个公司的发展,如果给过去划分一些关键节点或者阶段,你会怎么划分呢?

吴海燕:最早是早期投资以及孵化阶段,唐宁带着一些同事包括我在内,我们在所有天使投资的公司的董事会上,他们的管理例会我们都会参加,唐宁当时说,“能给初创企业帮忙就帮忙,因为他们缺少帮助;而且能接受我们的帮忙也是对我们的信任,以及给我们一个学习创业的机会。”;

第二个阶段,唐宁孵化了宜信,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他当时就是在用研究创业的角度去帮助华创投资的达内科技,在这个过程中,进而因此自然而然孵化了宜信;

第三个阶段,2010年我从敦煌网回到华创,当时我们尝试去做两件事情:一个是早期投资,一个是Venture Lending(高成长企业债),给市场上接受过VC/PE股权投资的企业做一些债权上的帮助;

2013年之后,最近四年是我们更机构化做投资的一个阶段,除了6支VC基金以外,华创跟IDG还成立了“华创IDG天使基金”,这个基金到现在已经做了四期,累计投资了超过一百家天使轮公司,也为华创和其他机构投资人贡献了大量的优质项目源。

早期投资,长期稳定团队和独有项目源很重要

凤凰科技:对于华创,有什么原则或者理念是我们想要坚持的?

吴海燕:做一家好的股权投资机构,第一点是要有长期的价值观和品牌定位。在一些可做可不做、可左可右的事情上,最终是回归到价值观的出发点去衡量如何选择,这就决定了华创最后长成什么样子;

第二点,一定要有一个优秀而且长期的团队。因为股权投资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尤其是早期股权投资,你今天投的一个项目,明天是看不到结果的,可能要等三、五年甚至十年才能看到投资的结果,投完之后其实80%的工作才开始,如果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团队是没办法做早期投资的。在这个周期里面,能去建立基于同样价值观和文化建立一个好的机制,能让一群人坚持做这件事,是很难的,这也是我们独特的文化基因来源;

第三点,要有好的独有项目源。在独有项目源上,首先我们天使基金输送了很多项目;其二,我们非常重视我们投的公司的创始人推荐,比如张向东推荐蔡崇达,蔡崇达推荐韩寒,我们还先后投资了“豆瓣系”创业者互相推荐的三个项目……我们会经常鼓励创始人推荐项目,他们跟我们关系好,而且多说几次,他们身边有朋友创业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想起华创;其三,我们也非常重视团队的行业mapping能力,会特别鼓励团队成员通过cold call找到的项目;因为华创的团队整体比较年轻,需要像创业者一样从零到一去开拓业务;

第四点,要有高效的工作系统和沟通机制。

凤凰科技:那么在团队的凝聚力以及体系化操作上,你有什么经验吗?

吴海燕:除了团队文化,在激励机制上,华创全部团队成员包括中后台的同事,都参与整个基金的项目收益分成,基于整个基金的表现去获得激励。

坚持用对的方法做投资,一定会有收获

凤凰科技:你投过每日优鲜,据了解每日优鲜最近大力推进的便利购,这个想法是你提出来的?

吴海燕:上次每日优鲜融完资之后(注:C+轮融资),徐正(注:每日优鲜创始人)开始花更多的时间看一些有利于企业未来发展更创新的事情,我们就讨论什么事情是适合每日优鲜在现有业务上去做延伸的,然后我就跟他提了做无人值守货柜的建议。

具体是在今年上半年,我们看到零售行业的一些新做法,比如无人零售店、自助智能机柜,5月份的时候我跟徐正说,其实这些无人设备体验好的关键就是要有优秀的供应链和前端运营,每日优鲜的一大优势在前置仓,本来就有供应链和“两小时达”的近场配送能力,所以如果它做无人货架,后端需要增加的成本是零,而在前端就增加了办公场景。

所以当时觉得这个业务由每日优鲜来做,会很有意义——没有增加多少成本,但是增加了品牌露出还有线下获客——当时聊到这个大家觉得很兴奋,怎么想怎么对,这个事应该干。我只是提了一个粗浅的想法,后来,经过每日优鲜团队自己的调研和模型优化之后,就以他们一贯强大的执行力快速落地了。

早年华创的同事基本上会参加被投公司每一次管理例会,经常站在创业者的角度想有什么关键业务问题要解决、如何招人、如何融资。

凤凰科技:你有没有曾经错过某一个案子,特别遗憾?

吴海燕:错过的好案子很多,因为要么是因为自己当时的经验和认知还不到,要么是一些其他的客观局限。就跟站在今天去看昨天的彩票开奖号码一样,这种后悔其实是没用的。

比如趣店罗敏,我在2014年5月见过他,那个时候我们就认为学生分期这个事做不长久,它的核心能力是电商能力,它在给学生卖手机、卖笔记本电脑,然后去做分期,整个网站运营和供应链管理跟电商一模一样,也没什么授信和风控机制,拼的就是融资能力和资金成本。

当然它中间经历几次转型然后上市,但你不能站在今天已经知道结果的时间点再去判断这件事。再回去一千次,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这个判断也挑不出问题,就是校园贷这个事不能干。后来做校园贷的那一批全部被叫停了。

在早期投资行业里,运气是占一定成分的,我们也有一些“运气球”。但比如说你做五年以上,甚至放在十年的维度去看,只要你坚持用一个对的方法论、一个长期稳定的工作状态,你一定会有所收获,一定会投到好公司。因为整个中国的经济大势、技术进步、行业变革在过去十年和未来十年都是有很多机会的,而投资行业的不确定性在于它不是一个结果会“均匀分布”的工作,比如你十年投了十个有价值的公司,它并不是恰好每年出现一个…… 要有足够长的时间让结果呈现。

十年后的华创是什么样子?

凤凰科技:你想像中五年、十年之后,华创大概是什么样的?

吴海燕:十年之后,华创的品牌、风格和价值观会更鲜明,我们从2003年创业开始,就提倡两个价值观:一个是要去发现和帮助伟大的创业者,另一个,我们自己的团队成员也都是创业者,华创可能是从应届生里招人比例最高的一家VC机构,这一点上我们会继续保持,培养更多优秀的年轻创业者,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

凤凰科技:当创业者提到华创这个品牌的时候,你希望他们可能想到的是哪些词?想成为一家什么样风格的企业?

吴海燕:本质上,华创希望用创业投资这个事去创造价值。我们希望自己一直保持创业者精神,并且能坚持去研究创业和总结创业方法论,这意味着我们希望我们的“投资”永远不跟真实的世界脱离。

凤凰科技:如果我们预测五年或十年后,互联网的这些领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吴海燕:国内的行业变化很快,可以做大方向上的预测,第一就是技术主导的创业会越来越多,由于国内各项基础设施在不断升级,5G的商用之后,又会有新一波的创新出来;其次企业服务、云计算、人工智能,在未来五到十年也会有大量的机会,不管是在机器人、远程医疗还是自动驾驶,会有非常多落地的应用改变生活。

金融其实也跟这些基础设施的成熟分不开,举个例子,过去小微企业信贷做不了,最关键的原因是没办法很高效的去评估一个企业的经营状况,这样相对于贷款金额来讲,整个操作成本就会过高,但如果企业都用基于云端的IT系统,它的经营状况可以高效地从历史数据去分析。

工作上,最佩服的人是唐宁

凤凰科技:你对自己十年后有没有什么一些预期?

吴海燕:十年之后我觉得我肯定还是在坚持做股权投资,但是做的方式是不是还跟现在一样,是不是还做完全一样的事情,不一定。

凤凰科技:你有什么特别钦佩的人,或者说你想成为的人?

吴海燕:我很幸运,走出校园就加入一个初创公司,和日后被证明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企业家的人唐宁一起工作。回头想想,那时候他刚刚三十岁出头,还非常年轻,但是已经展现出非常锐利的商业洞察,有自己独特的做事方法,而且一直很坚持,不随“大流”。他从那时候起就在很长期的培养一批人,早年很多同事都是应届毕业生,他带着我们开每一个会,让我们有机会旁观CEO们是如何做每一个决策的。我并不是一开始就理解他说的那些商业判断,但是他的很多话都在随后的时间里被反复验证。

不过我估计不会成为他那样的人,做企业家的挑战要大得太多了。

凤凰科技:会有一些忠告吗?提醒十年后的自己千万不要做哪些事情?

吴海燕:我会一直坚持投入到实际的工作里,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享受工作的真正乐趣。另外,最重要的是管理好时间,能够长期保持一个平稳的工作状态。

凤凰科技:现在你哪方面更有迫切提升自己的愿望?

吴海燕:时间管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去读书、去思考。国庆节假期我看了好几本跟农村经济相关的书,也会看一些人文传记和杂书。但看书的时间还是太少,比如说我也会想看一些生物学的书,可能我自己也不直接看生物医疗的投资,就是感兴趣。可一旦过了假期进入到工作日,很难可以挤出一些时间保持每天的阅读。

凤凰科技:如果你要跟十年后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吴海燕:“做有价值的事情以及和对的人建立长久的联系、争取一起共事的机会,我觉得这个就是工作的本质。”

11月16日,与吴海燕相约2017凤凰网科技峰会,不见不散。

报名、参会请戳此链接(超链接)

[责任编辑:刘毓坤 PT030]

责任编辑:刘毓坤 PT03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