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九州没有情怀,他们不说铁甲依然在


来源:刺猬公社

导读

不管南淮还是不是那个南淮,都希望那些年陪你一起偷花跳板打枣子的人,能一直陪在你身边。


刺猬公社 | 田不然


李晓楠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看直播看哭了,还是在公司里。

 

那是一个叫做“女神夜读”的节目,9月7日请来的两位嘉宾她很熟悉,一个是水泡,老九州的“创世七天神”之一;另一个是罗斐,“新九州互娱”CEO,此前是《盗墓笔记》等南派三叔书系的产品经理,“在幻想圈大大有名”,李晓楠高中时常买他主编的《章怡尔·超好看》。

 

直播现场,左为水泡,右为罗斐


“好久不见啊。”李晓楠暗搓搓地想。从2012年《九州幻想》纸质杂志停刊后,她就再也没看“九州”了。


和许多人一样,李晓楠最初看“九州”是随便买了本杂志用来打发上课时间的,没想到就此打开一个新的世界大门。

 

那个世界是二元的,因为墟和荒——分别代表精神和物质的主神因对抗而产生了大地、星辰和诸多种族。

 

人族始终占据着九州的重要位置,河络矮小,精于创造,夸父高大,居于苦寒的殇州,骨骼中空的羽族,可以感受明月之力,凝结精神羽翼凌空翱翔......

 

多变的是故事人物命运和不同作者迥异的风格,不变的是九州大陆上,王朝兴废之际的铁血沸腾,一代代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长成,继而为了某种宏大或光荣的命题燃烧生命。

 

“铁甲依然在!”李晓楠嘻嘻一笑,觉得自己有点中二。

 

“铁甲依然在!”是九州天驱武士团的切口,天驱武士在故事中往往以正面形象示人,在风云感会、拔剑生死之际喊出这五个字,极具感染力。因此这句口号响彻九州圈子。九州南北分裂式微之后,又成为九州粉对九州卷土重来的期盼、情怀不死的象征。

 

“依然在!”心里有个小人在呼应着,另有一个小人在默默地捂着脸。

 

相见欢

这世上,总有些事情是要去相信而不是去查实的。

——斩鞍《九州·旅人》

 

“我很清楚我会避开一些东西,就比如说天驱我不会用。”新九州首席内容总监恰好(注:昵称)聊天的时候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用恰好自己的话说,他2008年从华科“全国第二的航海专业”毕业,在上海船厂普遍给出5k-7k工资的就业形势下,恰好选择了《九州幻想》编辑部2k/月的offer,做了九州一姐苏冰的大徒弟。


苏冰和恰好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如图所示。


每次回家看父母时,他都要挑选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衣服,毕竟二老一直以为他能赚5k,富贵还乡怎能锦衣夜行。

 

“你如果两三年一直跟人聊九州,那别人说几句话你就知道他想干嘛了。他(罗斐)说完几句话后能导向他想做‘新九州‘的东西,别人说完几句话后更像是想怎么蹭热度。”恰好回忆罗斐第一次找他,二人在QQ上交流的场景。

 

罗斐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

 

拜访的时候,他不会和你说IP,也不会说泛娱乐大布局。直言虽然自信新九州的小说质量不会差,但也不觉得它们可以在大篇网文时代在网络上有多么爆红。至于对自己做新九州的预期,也只是“做出心里面感觉比较交代得过去的、提起来不跌份的东西。”

 

“少卖情怀,这样会显得情怀很廉价。”罗斐说。

 

图右为罗斐,他坚持自己提供照片。


这位在恰好口中“资深的、在行业里面有更强的统合力的人”,是在13年自己主编《章怡尔·超好看》时认识的今何在,又通过今何在认识的“九州大管家”苏冰。


 2016年年初时,苏冰找到罗斐,希望能出版九州老书,二人聊起九州的出版、影视情况,苏冰说九州过得很不好。

 

九州这些年确实过得不好。

 

就像所有宏阔征途的起点都关乎星辰大海一样,“九州”系列起源于2001、2002年之交的“清韵论坛”,最早由水泡发起,斩鞍、今何在、江南等多位著名幻想作家呼应,多届银河奖(中国幻想小说界最高荣誉奖项)的得主潘海天以“大角”为ID,发帖高呼“自从蜀山之后,真正大型的纯东方奇幻设定几乎没有”,激起了大量中国的奇幻、科幻作者建立本土奇幻世界的热情。

 

在经历了无数次大的“战争”后,这个世界逐渐成形,有了荒墟二神,十二主星,大陆的九块区域,六大智慧种族这些基础设定......为了保证设定可以有效的推进,人们从参与者中推选出了“九州七天神”或是“七老妖”,即遥控、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斩鞍、水泡、多事。

 

从左至右依次为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水泡。


“依然记得九州初兴之时大家热血沸腾,总觉得一个庞大的世界就在正前方地平线上,它的繁荣的建筑群虽然只能看到隐约的轮廓,然而塔尖的光芒,却已光耀万丈。那时大家认为九州会是本土最有影响力的幻想品牌,九州的大神会是最成功的畅销书作家......”


奇幻作家“天平”这样回忆九州草创、全盛时期的盛况,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


如果没有“九州门”的话。


其命维新

天地那么大,你要去的地方,要找的人总会在路上等着你。

——夏笳《九州·逆旅》

 

“名利都没有。不是作者们生活过得不好,是他们的付出和回报没有成为正比。”罗斐唏嘘和苏冰聊天时“九州”的状况,“就像水泡老师,之前一直在写设定,写小的短篇《冰牙凉凉》 就没有长篇。斩鞍、遥控他们的书要出版尚且要找路子,而不是大把的人蜂拥地去找他们,你就可以想九州的书在当时挺惨淡的。”


还记得斩鞍的“旅人”系列吗?


那是一个让故人聚散难期,栏杆拍遍的时候。2006年,因为江南和今何在经营理念的分歧,江南选择北上,先后创办了《幻想1+1》和《九州志》,专注于“胤”王朝的开发,圈子称为“北九州”;今何在潘海天等老人坚守上海《九州幻想》,写着“牧云”、“穆如”二姓共掌天下的“端”王朝等传奇,是为“南九州”。前段时间备受关注的电视剧《海上牧云记》写的就是端王朝末代皇帝的故事。

 

等到了2007年,九州内部蓄积已久的矛盾爆发,众人纷纷参与站队网上骂战。那之后大量九州的拥护者与后期加入九州创作的作者流失,众多作品计划搁置。


《九州幻想》最艰难的时候,要等着杂志销售回款来发作者稿酬,九州团队人员自己贴钱,作者不要稿费更是常事。潘海天、今何在、江南还被人戏称为“中国散伙人”。


“九州是一个梦想。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今何在在2005年《恐龙·九州幻想》创刊号上写的话感动了好多人。

 

《恐龙·九州幻想》创刊号


罗斐和苏冰聊天时,按罗斐的本意,只是想帮九州“打打外援”,帮忙九州的出版、影视等事宜,但接下来的情况出乎意料。

 

“那天倒是比较奇怪,都晚上三点多了,我设了来电勿扰,幸亏把雨泽(现任新九州互娱商务总监)收藏了,否则我还接不到这个电话,然后她说我给你找到投资啦你过来聊一下吧。”

 

罗斐惊讶:“啊?什么情况,我没有要投资什么啊?”

 

“你不是和九州那些作家在一起吗,我朋友觉得你们可以做一个新的东西,你们来聊一下吧。”


最后他们聊了20多分钟就拍板定下来要聚拢一批作者做个“新的东西”。末了,这位罗斐口中“很好很好”的投资人和罗斐建议:“不要撕逼,把作者的关系搞好。”

 

之后“瞌睡了就有枕头”,苏冰先给他推荐的恰好,恰好当时正在一个游戏公司做项目制作人,待遇丰厚。因为要从北京重返深圳,便只好推迟了自己婚期,“我女朋友帮我说服的我父母,她没骂我——或者说她天天骂我。”

 

接着是万户、萝卜、岸岸、海鸥......这些人不是之前和九州有交集,就是本身是九州粉。新九州找来苏冰、水泡、遥控、莫雨笙等九州老人当顾问,帮忙内容的审定和世界观的构建;又签约了因可觅、吴沉水、麟寒、天平、塔巴塔巴、张惜辰等15名专属作者(不管写新九州还是老九州都要给“新九州互娱”写),这些作者很多都是罗斐在做《章怡尔·超好看》时结识的。

 

新九州团队一周年团体照


“我们倾向于把所有的东西都说在前面,别过个三五年去撕个新南北,相当于把丑话说在前面,这反而是不伤害感情的。”恰好解释签署“专属作者”的意图。


“我们不是用来继承原有的分歧和仇恨的,我们继承的是这个体系以前给人的感动和它以前做到的成就的。当年北边的团队参与者私下聊的时候对我们的评价也是非常高,因为随着九州这么落魄啊,大家还在说南和北其实就是很蠢的一件事情了。”

 

“天下之大,不分南北。”罗斐接口。“没有必要割裂过去和现在, 老九州和新九州一定是并存的,各自有各自的精彩, 不过是两批人或者更多的人在写心中不一样的九州,不一样的故事而已。”

 

2016年6月,“新九州互娱”成立,但为了优质内容的积淀,直到今年4月,罗斐才以一篇《有梦的人总会相聚》对外发声。文章在结尾化用了当年今何在的话。

 

“如果,你说九州现在还没有变成海洋,那我们就去造就那一片早该有了的海洋。”


用舍在我 

以我东陆之英雄,并辔北向,天下孰能相争?莫坠英雄之志,天下当有大同!

                                                    —— 《九州志·狮牙之卷》  


新九州造就海洋的方式是做一个“大航海时代”。这是一部“断代史”,只关乎九州世界的100年时间。

 

这个项目是恰好罗斐两人没见面之前在QQ上就基本敲定了的。在这个时代里,掌控天下的是羽人建立的翊王朝,末日传说将临之际,九州大陆各族竞相出海,“发生多系列或铁血王权或奇遇探险或平凡英雄的故事”。

 

这背后是另外两个项目的被否,有一个项目罗斐和恰好都很看好,但出于版权隐患的考量,还是先规避掉了。

 

“天驱”和“辰月”的取舍也是出于同样的考量。

铁甲、鹰旗、指环是一名天驱的标志。


和天驱一样,辰月同样是老九州世界一个经典元素,他们奉着星辰与月的旗帜,信奉战争带来生机,与天驱是世代的死敌。

 

“你会觉得天驱能用是因为天驱是九州的一个经典元素,但是你知不知道天驱只有江南在用,或者说只有七老妖在用。”恰好解释说。


“九州的基础设定是开放的,但组织和人物的影响力,其实还是小说赋予它的,七老妖最早一起做这个世界观描述天驱,毋庸置疑他们应该共有这个版权的。但是我们不能说我们想要继承九州,就把别人的东西无偿拿走吧。”

 

 遵循这个原则,恰好,罗斐,苏冰等人在商量时同样放弃了“鹤雪”,这个主要被今何在《九州·羽传说》所赋予的、专属于羽人在天空中用箭矢收割生命的组织,他们觉得伴随着《羽传说》的商业化,去找今何在要授权是不妥当的。

 


“这个东西带给人的感动是永远不变的,但商业操作有商业操作本身的东西,这是两码的事儿。” 恰好说,“就好像我们没觉得没有天驱就不是九州了,九州如果没有‘铁甲依然在’的口号我们也做不出新的口号了,故事一定是人写的。”

 

“大航海时代有自己的气质,应该有自己的审美,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和理念传达。”

 

在新九州的微博上,好多人都讨论潘海天和今何在会不会来写新九州,其实恰好是找过潘海天的,但潘海天本人的公司“竺灿文化”也在做九州的相关内容,从事九州“暗月纪”时代的开发,出于竞业守则,目前不会参与到新九州的写作里来。

 

至于今何在,恰好告诉刺猬君他正在“写自己的稿子(是关于九州的)”。之所以没有进入到新九州里面来,“是因为他在好多基金公司、文化公司都有产业和股份。他首先自己还有公司,他要养活自己的人和团队,他还有和别人合作开发一些项目,大家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就也不好说你一定要来支持我们。”

 

刺猬君拜访新九州的前一天,罗斐正在跑工商局,筹划建立一个类似于漫威那样的大内容集团,他告诉刺猬君目前出版公司在建,要把新九州和其他“好看的类型小说”都出版出来,虽然对于掌阅上关于《荆棘之海》、《月见之章》的评价很满意,但 他认为纸质书才是新九州的战场或阵地。至于影视公司,则是3、5年之后的事情。

 

新九州作品


“目前来说,我们还是要依靠自己的经验、想法和别的影视公司联合开发,可能会互相投入一些资金,别人占大头,我们占小头,然后我们在前期一起去磨合去做内容。”谈及“荆棘”和”月见”的影视化开发,罗斐认为这个时代给了做好的内容的人更充裕的时间。

 

所以在大航海时代的翊朝,我们目前能知道的新组织是“月见阁”,这一雪氏皇族的精英斥候团队,其麾下的间谍“月晓者”使用“授语之术”获得情报,左右战局。


新九州打破老九州“龙的三定律”,推出龙族。


除了胤朝的蔷薇、葵花、梨花和瑾花,九州大陆上,雪氏皇族的族花“白荆花”已经绽放,它的花语是“亡者永不凋零”。

 

今年4月15日,新九州官方微博推出《新九州答疑解惑》,文章开宗明义:

 

“你们是南九州还是北九州?”      

 

“我们是新九州。”     

 

从军行·对话罗斐x恰好

什么也不要留恋,所失去的一切,将来都会随着你的归来而归来。

——今何在《九州·海上牧云记》


刺猬公社: 在做新九州期间感觉如何?

 

罗斐: 就像那天直播结束后我对水泡老师说,我很高兴我自己在做新九州,因为我找到了团队,这是在其他出版公司和内容公司都很难得的一个地方,磨铁也得不到——就是很孤独啊,你的上司是很支持你的,同事也很好,但是这种心和心的交织走近是很难得的事情。

 

但是九州大家都在一门心思地写一些东西或是创造一些东西,很热血很齐心,不是说这是一份工作,或是这是一个糊口的工具,不是糊口当中我又恰好带了一点爱,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别的地方完全找不到的。

 

罗斐年轻时的照片,那时他的人设是“天才美少年策划人”。


恰好: 至少这一年我们没有挫败感,挫败感这种东西更像是以前有的,这一年在创作新东西,甚至都没有向什么东西妥协,这种感觉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我们以前要么是做砸了一样东西,要么就是为了做一样东西向各位大爷妥协,我们这一年没有这种挫败感。

 

他(罗斐)并不是一个作者思路的人,在怎么从小说进入到这个世界这个环节,他确实是最专业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他能给九州带来很清晰的审美推进力和执行力。创作一个世界的小说体系,本身是为互相让步,努力做到一个更好的状态,那么在这个环节上来说,一个出版人,一个资深的在行业里面有更强的统合力的思维方式的人,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刺猬公社: 有没有什么想对读者说的?

 

罗斐: 觉得很喜欢有人对我们好奇关心,希望他们能够抛开老九州的成见像看一个新生事物一样看待它,老九州或者做九州这个题材它是一个继承创新、是一个双刃剑,它天然会吸引到过去关注九州的人,但是你也天然的会受到他们的审视,那会有一些标签或者成见,我们希望能够打破这些成见,去做一个好的东西出来。

 

恰好: 因为我本来就是九州的读者,我最多能说的就是谢谢吧,因为到现在还能知道九州的,还能记得九州的,并且还能听见九州这个词还过来关注,并且还愿意相信这个故事会完结(的人)——对我们会完结,这个必须告诉读者(罗斐:我们新九州没有坑),这个目前只能说谢谢啦,说实话这个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不管是爱一个人还是恨一个人,能持续很久的人都是很不容易的。

 

刺猬公社:不聊聊情怀吗,感觉这是九州绕不开的事情。

 

罗斐: 我一直和万总他们这些对外发声的人说,少卖情怀,我们是要做实事儿的人。

 

恰好: 大角有一个理念,如果九州团队本身有钱了,就把大家聚在一起,一起去做一些事情;如果九州没有钱了,大家就散去,去赚别人的钱业余时间做九州。

 

你十几年来来回回地在做九州,别人会说你挺有情怀的,但是具体到每一个时间点的时候,你为什么去做就是你想做,你不是说你有情怀或者想要表达什么情怀才去做这件事的。所有的故事大家都觉得是金戈铁马,铁血王朝,但是事实上,每一个决定做的时候都是波澜不惊的——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承受压力,或者没有承担我们选择的后果。

 

像昨天有人问说:你对五年前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怎么说,我翻了一下,五年前的这个时候,就是九州资金链断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可能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租的房子到期了,我跑到好朋友那去住,因为我已经不在职了——在职要有工资啊,没有钱了每天还是晃悠去编辑部,把资料梳理好,看有没有机会和别人谈一下又一次的杂志,也许能翻一下盘,撑到10月底的时候才走,我当时说给五年前的自己说什么,就是说你别太郁闷啊,五年后来看,什么都没事。

 

惜往日·重启

南淮是不是那个南淮都无所谓,可和你偷花跳板打枣子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江南《九州·缥缈录》


本来还在愉快地吃着外卖,可是听到直播里,头发带白的水泡一句“各位热爱九州并且现在还在坚持九州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水泡。”时,一股巨大的情绪忽然从胸膛顶上李晓楠的鼻腔和眼眶。

 

她假装因为困倦,绷着脸一点点地趴到桌子上,然用尽力气控制身体的抖动,眼泪“不受控制地淌”。

 

“只是莫名的委屈,不知道为什么,”李晓楠说,“从2012年纸质九州幻想停刊开始我等了这些人五年——可是也不光因为九州,感觉好多事一起涌了上来,这些年大家过得可真辛苦啊。”

 

“我学生的时候是那种没什么存在感的女生,成绩一般,也没有太多朋友,每天等着九州出新杂志是我最大的动力。”李晓楠晃了晃头,拢了一下头发,“我很喜欢蔷薇皇帝和蔷薇公主的故事,看到蔷薇皇帝白胤不惜以十万大军灰飞烟灭的代价满足心爱女人的心愿,我觉得美极了。”

 

蔷薇公主


“我不是羡慕蔷薇公主,我是羡慕白胤,当时只是希望自己也可以像他一样能拥有一个人,然后发了疯似的对他好。”她说完嘿嘿一笑,吐槽自己原来没有出息。

 

当天晚上李晓楠回家辗转反侧到后半夜,发了条“更没出息还没新意”的朋友圈。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不管和你偷花跳板打枣子的人在不在,起风了,大家要加油啊。

田不然

关注网络文学、电影领域  

微信号:lt3160091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