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核武器诞生前,它是最令人类恐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来源:历史大学堂

化学武器是通过爆炸的方式(比如炸弹、炮弹或导弹)释放有毒化学品或称化学战剂,通过造成神经损伤、窒息、血液中毒以及引起水疱等方式杀伤人类。

生物武器则是以立克次体、病毒、毒素、衣原体、真菌等生物战剂杀伤敌有生力量的武器的总称。

它们曾是核武器诞生前最令人类恐惧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当今世界上主要有三种主要杀伤性武器,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其中普遍公认威力最大的当然是核子武器,但实际上近一百年内生化武器所夺走的无辜生命要远远超过核武器。

因为尽管核武器威力巨大,但除了二战末期日本曾经遭受过两次核武打击,并没有其他的使用,而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在历史中都曾被大规模使用。

生化武器并不一定是高科技武器,这也是其使用广泛的一大原因,与核武器相比它的研制成本极低,杀伤性核威慑性却很高。

null


从广义上讲,生化武器是一种相当古老的武器。

古人很早就开始在兵器上涂抹毒药,这就是最早的化学武器。人类使用生物武器的年代同样久远。三千多年前的古代赫梯人就曾经记载过他们将死于瘟疫者的尸体丢弃在敌人领地,造成瘟疫大面积传播。同样的手法也出现在过汉朝与匈奴间的战争中,汉军远征漠北时,匈奴就曾在水源中抛掷死于瘟疫的人畜尸体传播瘟疫,西汉名将霍去病就极有可能死于瘟疫。蒙古大军西征的时候正是欧洲黑死病盛行的时期,这些黑死病人的尸体同样变成了蒙古大军的武器,他们经常在围攻城池时将病人尸体用抛石器抛入城中,并且污染水源,疾病会很快让一座城市失去抵抗能力。

除利用尸体传播瘟疫以外,古代战争中常用的“生化武器”还有毒虫。比如在第二次布匿战争的一场海战中,迦太基名将汉尼拔曾经在战前命令士兵捕捉了千余条毒蛇装在陶罐中。海战开始后迦太基士兵将这些装有毒蛇的陶罐投掷到敌人的战船上,一举奏效大败敌军。

运用“生化武器”大规模消灭敌有生力量最“成功”、造成伤亡最大的案例当属欧洲殖民者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今天美洲大陆上的原住民印第安人已经被人为变成了“少数民族”,而实际上欧洲殖民者到达美洲之前美洲大陆上遍布印第安人。造成印第安人口告诉锐减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战争与屠杀,而是各种细菌病毒。

null

地理大发现以前,美洲一直是一块孤立的大陆,与欧亚非相隔绝。因此生活在美洲的印第安人几千年来没有经历过来自其他大洲的细菌病毒,对其完全没有抗体。殖民时代到来之后,虽欧洲殖民者而来的不仅有枪炮,比枪炮更可怕的是病菌。诸如天花、白喉、鼠疫等病菌到达美洲以后,就好像太平洋生蚝到达北欧海岸一样,在没有“天敌”的环境下野蛮繁殖传播,印第安人几乎险些灭绝。

如果仅是自然地病菌传播那还不能被定义为“生物武器攻击”,现有史料已经越来越多地证明欧洲殖民者在意识到印第安人对外来病菌缺乏抵抗能力后开始有计划有意识地向印第安人传播疾病,向印第安人赠送患病者的衣物和毯子。

进入二十世纪,随着科技的进步生化武器展现出了更为狰狞的面孔。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生化武器大行其道的时期。炭疽病毒、芥子气等武器被战争双方多次使用,使双方都付出了惨重代价。一战中化学武器夺走了很多士兵的生命,而且死状相当恐怖。而生物武器的危害则更大,因为生物武器所带来的危害会长期持续。更为重要的是生化武器在使用中难以区分对象,往往造成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

null


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惨痛记忆,1925年签订的《日内瓦公约》中写入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非人道武器”的相关条款。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运用国际条约限制生化武器的使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禁令被轴心国打破。纳粹德国和日本都曾经在战争中使用生化武器。德国大量研制神经毒气,日本组织而了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专门从事生化武器的使用和研究。

731部队总部的遗址就在今天的哈尔滨,说起来日本研发生化武器的手法在各国中真的算是最low的了。他们主要是养老鼠培养鼠疫病毒,然后在老鼠身上饲养跳蚤,因为跳蚤是鼠疫最好的传播媒介,最后再到战场上释放跳蚤。

731第一次试水是在日苏诺门罕战役中,731部队奉命到苏军后方的河流水源里投毒。搞笑的是由于苏军有完备的给水系统,所以根本没人喝河里的水,反倒是几个日军士兵中招了。

731部队最恶毒的发明是陶瓷细菌弹,而除了研制生化武器外731还在中国人身上进行了各种活体实验。

null


而盟军在生化武器的问题上也并非向其宣称的那样干净。英军就曾经在格林亚德岛上进行过炭疽武器试验,实验导致炭疽热在岛上传播了五十多年。而731部队的战犯们之所以能够在战后的远东军事法庭上逃脱审判,就是由于美军以免予追究为条件换取了731部队的全部活体实验数据。

冷战期间,美苏两国都曾研制并使用过生化武器,其中美军的技术尤为先进。美军曾经在越战中用飞机向丛林中喷洒化学武器使植物枯死,从而让以丛林为依托的越南游击队无处遁形。毒剂还导致了平民的大量死亡,以及大量农田长达数十年无法耕种。美军士兵也同样成为了这些武器的受害者,大量士兵患上后遗症,大量士兵的后代出现先天缺陷。

1975年,美国推动世界主要国家签订了《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议定书》,规定“所有的生化武器都是非法的,任何国家不得研制和持有生化武器。”这主要是由于生化武器以其技术含量低,研发成本抵的优势迅速向全世界范围扩散,越来越多的国家掌握了生化武器。这将使美国从生化武器的使用者变为受害者,美国的众多敌人可以轻易掌握生化武器并对其实施报复。

null


1975年的《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议定书》并没有锁住生化武器这只恶魔。

俄罗斯在车臣战争中大量使用了白磷弹。

两伊战争中,萨达姆使用多种生化武器袭击而了哈莱普杰镇,导致上万人伤亡。

生化武器更是成为了恐怖主义者手中的“利刃”,如1995年“奥姆真理教”制造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

进入二十一世纪,生化武器仍然被频频使用,魔鬼一旦被释放就很难再被封住。《禁止使用生化武器的议定书》中其实并没有设置强制执行条款,因此这更像是一纸君子协定。如今生化武器越来越趋于“平民化”,这将使生化武器的管控更为艰难。

历史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小猴纸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