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维京墓葬惊现女性骸骨!冷兵器时代到底有没有女战士?


来源:冷兵器研究院

近期,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对一具早先被确认为男性的公元10世纪的骸骨进行DNA分析,进而确定该骨骸为女性骸骨。

 

 

近期,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对一具早先被确认为男性的公元10世纪的骸骨进行DNA分析,进而确定该骨骸为女性骸骨。研究者确定的这具骸骨,现已成为历史上首个被确认为高级维京战士的女性。研究结果于周五发表在美国体质人类学期刊上。 “它其实是个女人,年纪大概30出头,而且个子很高,大约170cm。”乌普萨拉大学的考古学家说。

科学家声称,早期的考古学家在墓穴中发现了一把剑、一柄斧头、一根长矛、许多支破甲箭、一把战刀、两面盾牌还有两匹马(一公一母),这代表墓主的地位是一个“职业战士”。而且在墓穴中还发现了一套棋类碎片,这表明墓主“知晓战术和策略”,扮演着高级军官的角色。这就让一个问题再一次被提起,在凭借体力的冷兵器时代,真的有女战士的存在吗?

 

 

▲维京女战士墓葬复原

说到古代的女战士,大家首先想到的大多会是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花木兰以及古希腊传说中的亚马逊女战士。不过花木兰是替父从军,因此并没有什么普遍性,而与之相对的亚马逊女战士就更富有神秘性。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认为,亚马逊这个民族起源正是在黑海北岸,后来在小亚细亚繁盛一时。

 

 

▲维京人

在生活方式上,亚马逊人也有着与斯基泰人极多的相似之处。希罗多德还为我们描述了关于这个民族,极为重要的两个特点,一个是亚马逊人有饮用自制酸奶的习惯,第二则是,亚马逊的女战士们常常会聚在一起享受大麻。实际上,这两个习惯也是斯基泰人的一种常有的做法。斯基泰人会将随身携带牲畜的奶液,在发酵之后,作为饮料饮用,因此现代的酸奶也常常被认为是斯基泰人最早发明的产物。不仅有制作和引用酸奶的习惯。并且从他们墓穴中吸食大麻的工具来看,古老的斯基泰人也绝对不乏瘾君子,在古代波斯人的称呼中,这个民族的民族就有吸食大麻之意。传说中亚马逊人对于杀死男婴的做法,很有可能是与斯基泰人一样在荒年时控制人口的做法的误传。

 

 

▲亚马逊女战士

实际上并不只是亚马逊女战士,在许多的游牧民族中,女性战士有着不低于男性的地位。比如曾经领波斯居鲁士大帝折戟沙场的马萨格泰女王。而与此同时,波斯人的历史上,就有着许多的女战士与男人并肩作战的历史。这种现象其实和这些民族的经济生产方式有着很大的关系。单纯依靠放牧与狩猎,也绝不足以养活大草原上的牧民。因此在这其中,妇女的采集,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这些游牧民族的妇女,也会从事一些简单的农耕,来以此缓解生存的压力。并且游牧民族对马匹的大量使用,使得女性往往与男性之间的力量劣势,可以依靠马匹与技巧弥补。

 

 

▲波斯女性使用的铠甲

 

 

▲帕提亚女战士

当然除了这些游牧民族的女战士,还有一个比较出名的便是非洲的达荷美女战士。不过这种女战士并不是基于男女平等地位而出现的情况。1729年,达荷美建立起女兵队伍,规定全国年满15岁的女孩都必须接受官方的挑选,长得最美的会被送给国王做妾,长得丑陋或生病的则被处死,其余的要接受2年严格的士兵训练。该王国第九任国王,一度拥有着一支4000多人的女战士,几乎占到了王国军队的三分之一。

 

 

▲达荷美女战士

说回这位维京的女性军事统领。虽然在维京人的传说中有大名鼎鼎的女武神布伦希尔特,也就是日耳曼传说《尼伯罗根》中的冰岛女王,但是维京人确是不折不扣的男性社会。因此在传说中的这位女武神、冰岛女王布伦希尔特最后的结局极为的令人唏嘘。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北欧人传说中的瓦尔基里女武神们,他们实际上并不是参加战斗的战士,与此想法,他们更多的是作为旁观者来观望战争,亦或是作为裁决者,决定男性武士之间决斗的结果。并且在很多北欧的传说中,在战斗中杀害女性,尤其是这些有军事色彩的女性也被认为是一种极为忌讳的事,因此显然这些女性的角色并不是战斗的战士。

 

 

▲动漫中的布伦希尔特(没错还是fgo的)

不过维京人是一种极端崇尚力量的社会,因此也代表了女性虽然机会不多,但是并不是没有颠倒阴阳的机会。在爱尔兰的传说中,曾经有一位红发的女性战士指挥着维京人入侵爱尔兰。不过这个传说充满了爱尔兰的凯尔特色彩。毕竟在传统的凯尔特社会中,也有着类似于梅芙女王和影之国女王斯卡哈这样地位崇高的女性。

因此,不能排除这位所谓的红发维京战士,极有可能就是爱尔兰人自己的想象。但是即使如此,实际上一些有着稳定男尊女卑社会的国家,其实也有许多女性战士的个例,诸如中国的秦良玉、日本战国时代鹤姬、英法百年战争的贞德等等,但是这更多的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特例,并非是一种有着数量基数的普遍现象。

 

 

▲英法百年战争中的贞德

正因为于此,关于这位女性究竟是一位军事统领下葬还是只是因为出身于有着军事传统的家庭,因而携带大量武器下葬也一度有着争议。不过后者显然也有一定的问题,因为如果仅仅是作为有着军事传统的家庭女性下葬,那么一是没必要陪葬如此之多的武器,二来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一件能象征着其女性身份的装饰品。不过从这些陪葬品还提供了许多的可供我们探究的要素,首先,这个瑞典发现的墓葬与在英国苏格兰发现的维京人墓葬有着一个极大的差别是,苏格兰发现的维京战士墓葬是用船棺下葬,这种墓葬仪式被认为是一种极高的荣誉。

 

 

▲苏格兰发现的维京墓葬复原图

同时这位女战士的下葬方式也并非苏格兰发现的平躺其中,而是一种坐着的姿态被下葬。结合当时大不列颠岛的历史,这位下葬苏格兰的维京人显然是一个真正的战士,并且也同样是一位军事领袖式的人物,尤其是他所使用的船棺,以及其陪葬品都能证明这一点。与之相比,这位瑞典女性的墓葬中,她的陪葬品并不是被视为战事荣誉的船棺,但是却也有极为奢侈的两匹马和大量武器作为陪葬。因此这位女性的地位可以确定绝对不亚于埋葬于苏格兰的那位维京战士,但是却又和那个维京人在身份上有着极大的差别。

 

 

▲维京文物

笔者个人认为,这个出土的未经女战士应该并不是一位军官,而是相反,这是一个有着宗教方面的人物,或者是一个被作为人祭而被活埋的女性。出土的这个出土的维京女性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如果这真是一个在维京社会中能够出人头地的女性军事统领,那么全身毫无外伤显然有点不大靠谱。同时,这个女性下葬的动作也极为令人琢磨,毕竟坐着下葬可不是一个正常的下葬姿势,因此如果这位女性是作为人祭下葬,尤其是献祭给奥丁或者战神提尔,那么一起下葬的大量武器和战马就有比较合理的解释。在下葬过程中,极有可能维京人还给这位女性喂下了大量的大麻防止其挣扎,因此这或许就是这为女性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外伤的原因。

人祭这一结果显然没有女战士一般浪漫,当然这主要还是笔者的一个猜测,毕竟现在人们对于维京人的具体宗教仪式还是知之甚少,尤其是维京人在人祭方面的资料也是语焉不详,或者充满了基督教徒对这种习俗憎恶的讲解。因此这位女性究竟是人祭的祭品还是一位真正的女性军事统领,还要等到考古的进一步确认了。

【资料来源】2017.9.8英国独立报、科学杂志、福布斯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