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0件塑造历史的谋杀案 它们改变了世界!


来源:天天探索

利瓦伊的精明律师团队设计的“合理造疑法”沿用至今,该策略通过捏造证据来使陪审团对原告目击证人的证词产生怀疑。

10. 创造纽约诸多“第一”的奇案

1799年12月22日晚上,告知表兄自己将嫁给同住一处的利瓦伊威克斯(Levi Weeks)之后,古列尓玛“埃尓玛”桑兹(Gulielma “Elma” Sands)离开了曼哈顿的寄宿公寓。自那之后,谁也没有见过她。直到1800年1月2日,人们在曼哈顿的一口井下发现了她的遗体。

埃尓玛的死在美国历史上开创了一系列的“第一”。首先,这是纽约第一起丑闻谋杀疑案。根据同期寄宿者的描述,利瓦伊和埃尓玛是一对情侣,这在当时是极其令人震惊的。传单和报纸纷纷宣称利瓦伊先是向埃尓玛承诺会娶她,然后谋杀了她。一些感兴趣的纽约人从报道中读到:在谋杀当晚,住户们听见埃尓玛和利瓦伊同时离开公寓。半小时之后,有人听到水井附近传来尖叫声,并在事发后出来作证。人们也正是在这片区域看到两男一女坐在一架马拉雪橇上。3月31日利瓦伊受审那天,人们都在大喊,“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对利瓦伊来说,幸运的是,他的哥哥泽拉有的是钱。钱当时能够改变司法案子的走向,就是现在钱对美国司法体制的影响也非常大。泽拉雇佣了三名着名的辩护律师,包括两名开国元勋:前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和日后的副总统亚伦布尔(Aaron Burr)。此外,泽拉还请了后来成为最高法院法官的哈利利文斯顿(Harry Livingston)。二十世纪那起臭名昭着的辛普森杀妻案审判结果使得“梦之队”这一名词广为人知,利瓦伊就是由历史上第一支“梦之队”律师队伍为其辩护的。

利瓦伊的精明律师团队设计的“合理造疑法”沿用至今,该策略通过捏造证据来使陪审团对原告目击证人的证词产生怀疑。他们提出另一种可能,将嫌疑投射到理查德裘槎(Richard Croucher)身上,理查德裘槎是寄宿公寓的另一名寄宿者。他们甚至振振有词地想要证明埃尓玛很可能是为了自杀才会在井底被发现,并且宣称埃尓玛与她已婚的房主有染以攻击其人品。接着在使陪审团怀疑控方证人的同时,利瓦伊的律师用己方证人为利瓦伊制造不在场证明。

大多数纽约人始终相信利瓦伊是有罪的(尽管一些人在几个月之后理查德·裘槎因强奸被定罪而改变了想法)。传说埃尓玛的死最终还以另一种方式影响了美国历史:也许是埃尓玛愤怒的表兄诅咒了汉密尔顿,后者在一场着名的决斗中被射身亡。而遭到贬谪的的射手正是布尔——他的人生与职业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9. 贵族小姐与毒理学家

玛丽卡贝尔(Marie Cappelle)是一位优雅且富有修养的法国贵族小姐。当她被迫听从亲戚安排嫁给查尔斯·拉法基(Charles Lafarge)时,却发现他竟然住在郡里一个“鼠”满为患的破旧的城堡里,这让玛丽既惊讶又沮丧。

有一次当查尔斯在外做生意时,玛丽寄去一封深情款款的信,随信还有一块自制蛋糕。查尔斯吃过蛋糕,旋即感到强烈不适,不久死去。人们在玛丽的房间搜出砒霜,但她声称这些砒霜只是用来毒死老鼠的。

1840年,玛丽因涉嫌谋杀受审,关于她是否有罪的争论传遍欧洲和美国。诉讼方请来当地的一位化学家,这位化学家在玛丽寄给查尔斯的蛋糕和查尔斯胃里检查出砒霜。后来,玛丽的律师收到一封举世闻名的法国毒理学家马修·菲拉(Mathieu Orfila)的来信,并用此为玛丽做辩护。菲拉是法医毒药学的先驱,它认为此次的检测方式是过时的,并声称只有英国化学家詹姆斯马什(James Marsh)新发明的砒霜检测方法才是最可靠的。

法院要求控方按照马什的方法重新做检验。结果显示查尔斯身体中并不含砒霜,这引起一片哗然。正当玛丽的支持者认为玛丽会被无罪释放时,法院却让菲拉本人亲自用马什检测法再做一遍检验。菲拉最初是站在被告一方的,在经过一轮比控方科学家更精确的马什测验后,拉菲最终宣告查尔斯的身体里的确含有砒霜。

对玛丽而言,这试验结果意味着有罪裁决和无期徒刑。对大众而言,这意味着一个崭新的认识,那就是法医检测的精确与否会影响被告是否有罪。和马什测验一样,科学家的证词在法庭上也变得越来越普遍。砒霜曾有“继承者魔粉”的绰号,因为它曾是许多试图杀害家人获得遗产的人的杀人工具,砒霜可以毒杀老鼠,因此很容易获得。且服用者的死亡特征与因疾病而死的极为相似。然而在拉法基审判之后,人人都知道,很少量的砒霜都能被检测出来作为谋杀的罪证。杀手们必须要另寻方法来实施完美犯罪了。

[责任编辑:王芮 PT002]

责任编辑:王芮 PT00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