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何台湾出版界最近开始流行谈起“妖怪”?


来源:好奇心日报

为何台湾出版界最近开始流行谈起“妖怪”?

“挖掘一个地方的妖怪,就等于挖掘一地的文史。”

26 岁杨海彦在接受台湾媒体《中国时报》采访时说出一个对大众来说不是那么熟悉的观点,他是去年底所出版的《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作者之一,而这本书也在今年的台北国际书展上获得了编辑奖。

“会出现怎样的妖怪,可能都跟我们的文化焦虑、认同,或是现代化有关”,奇异果文创事业有限公司创意总监刘定纲在台北国际书展接受《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采访时说道,他也是出版《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的策划人。

《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由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所著

2014 年刘定纲在一个业内的场合里,发现了杨海彦所属的团体“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创作的奇幻小说,在其中发现不少台湾妖怪的纪录,但由于资料有些散乱,需要重新整理,因此刘定纲主动与“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联系,提议将这些资料出版成商业妖怪书籍的计划。

当时市场上尚未出现系统性整理妖怪的书籍,但已经有作者会在所创作的历史小说当中融合奇幻、妖怪等元素,像是 2014 年底由何敬尧所写的《幻之港──涂角窟异梦录》。

此后,2015 年 4 月奇异果文创与“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合作出版了《台北城里妖魔跋扈》这本奇幻小说,故事背景设定在日治时期的台湾,并结合历史与妖怪推理,发行之后在市场上获得好评,有关妖怪的讨论开始逐渐流行。

《台北城里妖魔跋扈》由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所著

但台湾妖怪的流行与日本妖怪的流行相比之下,脚步似乎慢了许多。妖怪学在日本是相当重要的传统,早在 1910 年日本的民俗学之父柳田国男就写了《远野物语》,这是将日本岩手县远野乡的民间传说故事集结成册的书,里头有着贴近人们生活当中的奇幻元素,不只能创造共鸣,更成了接续创作中相当重要的灵感来源。

随着日本社会现代化,逐渐累积的创作,使得妖怪从社会的边缘角落,走向流行文化的中心,并向世人定义何谓妖怪,如今人们所熟识的雪女、座敷童子等等,都已跃升为妖怪界中的明星。

“日本的产业比较完整,像是动漫、游戏这些,而且这些产业也需要文化内容,比方说游戏里如果需要一百个角色,那一百个要往哪找最快,就是妖怪图鉴啊”,刘定纲说。

现如今,日本的影视作品当中,妖怪的存在显然成了不可或缺的奇幻元素,更重要的是,它会随着时间、空间不停地壮大,为每一个世代创造新的流行。不管是《幽游白书》、《鬼太郎》、《地狱老师》、《犬夜叉》、伊藤润二的漫画、京极夏彦的小说,更不用说宝可梦所创造出的妖怪资料库。

地狱老师剧照

鬼太郎剧照

但对于热衷研究台湾地方上的乡野怪谈,或是没被列入正史的奇闻轶事的那些人,包含何敬尧、刘定纲,以及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等人,他们更希望的是,找回属于自己的妖怪,并且构建出一个完善的妖怪体系。尽管产业现况不尽相同,但与日本相似的是,台湾社会普遍也是泛灵信仰,意即万物皆有灵。

从古至今,台湾民间也累积了不少乡野怪谈,过去我们时常在不同的影视作品,或是口耳相传的鬼故事当中,得知这些妖怪。但这两年,市面上开始出现不少跟妖怪有关的整理书籍,像是 2015 年的《台湾妖怪研究室报告》、2016 年《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以及今年初才刚出版的《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此外更有不少以这些妖怪为基础创作的小说。而一本发行 29 年的月刊《联合文学》向来关注文坛的重要消息与动向,在今年二月也以《妖怪缭绕》为题描述这股风潮。

《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由何敬尧所著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影视圈近年恐怖、悬疑等类型的作品数量也逐渐攀升中,两者之间或许没有直接联系。但过去有不少研究恐怖文学的评论者都曾指出,恐怖的元素其实就诞生在社会的边缘,是社会中的集体焦虑给予了“恐怖元素”养分,也就是说,恐怖故事映照著当代——一个难以被正视的样貌。

今年台北国际书展,《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在联合出版社的摊位( 图 / 陈莉雅) 

尤其现今在一个快速改变的时代,不管是妖怪、鬼怪等类型文学,适时地提供给不安的人们心灵上的出口。正如同,过往的乡野奇谈,人们口中的妖怪有时可能是来自于一些难以言说的恐惧,且几乎该世代的人都有同样的烦恼,才能引发共鸣。

但妖怪资料的整理是否能进一步卷动出更多的创作作品,还是只是短暂的流行?我们还跟刘定纲聊了更多:

妖怪在台湾近几年的流行背景

Q: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A:刘定纲

Q:亚洲各国似乎都有不同风格的鬼怪形象,您怎么看待台湾在地鬼怪?

A:妖怪其实不是普遍的,而是地方性的,它只在这个地方、这一区流传,所以很难讲说有个在全台湾都运作的妖怪,这是分地方的。

以台湾来说,这地方会出现怎样的妖怪,都跟我们的文化焦虑、认同,或是现代化的改变有关,像我们很熟悉的另一个概念叫做都市传说。都市传说很多都跟现代科技有关,比如说电话刚出现的时候,那时候跟电话相关的都市传说就很多,当时大家觉得很恐怖,有个东西会直接入侵到你家中,而电话摆放的位置,也是从外面的玄关,一路摆到客厅到卧房,最后变成贴身的手机。其实每个步骤当中都有焦虑,每当我们使用新科技的时候,都会焦虑,而这些焦虑就很适合搭配各式各样的都市传说。

Q:您提到焦虑会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而产生,但《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主要还是以整理过去文献中出现的妖怪为主?现代化的妖怪是否少了许多?

A:《唯妖论:台湾神怪本事》里的故事背景主要设定在现代,就是现代人遇到妖怪的故事,我们试图把现代人跟妖怪的联系再次搭上。至于台湾的都市传说,其实也有一批研究者正在收集,当然都市传说里他会有更多跟现代科技有关的东西。

Q:日本妖怪之所以广为人知,跟流行文本的流传也有很大的关系,您觉得台湾这部分有什么差异吗?

A:在日本,其实有妖怪学的传统,20 世纪初期,就有一些大师在耕耘,像是日本的民俗学之父柳田国男,他是日本妖怪学的奠基者,1910 年出了《远野物语》。也就是说日本是 20 世纪初就在做这件事了。

日本的产业比较完整,像是动漫、游戏这些,而且这些产业也需要文化内容,比方说游戏里如果需要一百个角色,那一百个要往哪找最快,就是妖怪图鉴啊,我选一百个再把它角色化,搭配一些对战功能、能力值这些东西,就很快啦。更不用说他们有神奇宝贝(宝可梦),这也是这样的一整组的资料库。

Q:所以您认为完整的妖怪资料库,可以成为一个 IP ?

A:当然。只是说在发展过程中,台湾目前做大规模 IP 的产业也许是比较衰弱的,不管是游戏、动画、漫画等等。也就是说在产业发展的同时,也许可以可虑这样的内容整合,像我们自己办的活动,就会讨论说,如果把台湾妖怪变成宝可梦会不会是个好主意,也许这是有一天可以实现的梦想。

可是在那之前,我们要避免的是,台湾妖怪变成只是一种流行风潮,流行完之后,好像就没再管它了。

以日本来说,我们现在看到更多的是影音商品,但在那之前,日本有很多小说,尤其是侦探小说会把妖怪当成一个很重要的叙事上的装置。比如说京极夏彦,他的作品就有大量的妖怪,他的很多故事都是以附身妖怪作为开头,后来发现这些妖怪是不是真的存在,我们不管,可是这是人把它视为存在之后,它就会产生某些作用,这个作用里面我们就会看到日本社会的各个层面,所以京极夏彦在写这些故事,同时具有娱乐性与社会意涵。我们更想做的就是这个方向。

Q:另一本《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里头,作者就会提到这是亦真亦假的内容,所以跟妖怪相关的整理,是不是容易受到历史学者的挑战?

A:这不算是虚构的,因为在文献当中也的确是出现过,据作者自己的说法,《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比较像是小说创作时对于历史资料中有关妖怪部分的整理,一开始并没有定位成百科全书。

当你要把它说成是百科全书的时候,要有一定的严谨性,而且要分类、编纂、文献考据,甚至是学术理论。但这个在《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里目前还没有,那我自己是觉得原作者本来就不是想像成百科全书,只是因为最终呈现的方式,会有这样的想法。

Q:接下来还有其他与妖怪相关的书籍准备出版吗?

A:大概今年五、六月,会出版台湾妖怪学。

题图来自《妖怪台湾:三百年岛屿奇幻志‧妖鬼神游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