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传统师徒关系 变成了“现代化博弈”?


来源:新闻晨报

“未曾学艺先试礼,未曾习武先明德”,在所有的影视作品当中,这都是传统的师徒关系的表述。自前不久德云社的收徒仪式上,郭德纲暗示将出走的何云伟和曹云金从德云社家谱中除名。昨天下午1

新闻配图

“未曾学艺先试礼,未曾习武先明德”,在所有的影视作品当中,这都是传统的师徒关系的表述。自前不久德云社的收徒仪式上,郭德纲暗示将出走的何云伟和曹云金从德云社家谱中除名。昨天下午1点,曹云金在个人微博发表长文《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历数郭德纲刻薄徒弟、又在徒弟愤而出走之后“斩尽杀绝”的“七宗罪”,并表示“是你的江湖险恶,但我的世界阳光,道不相同不相为谋,如此,人生长路漫漫,确实不必再见”。

在众多网友评论中,家族企业的落后管理和师徒传承的旧式教育被屡屡提及。专栏作家雷晓宇说:“传统的师徒关系,如今演变成了现代化的博弈,忠诚和道德被异化,约束力和普适性上便有了局限。”

曹云金何云伟出走

德云社曾经遭重创

德云社从1995年成立至今,经历过很多波折。2006年到2008年,被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以“三俗”之名反对;2010年,因侵占小区绿地被曝光,纵容手下殴打北京台记者,德云社被勒令关门整顿……在各种压力之中,来自内部的压力最大。徐德亮、王文林、李菁、何云伟、张德武、曹云金、刘云天、张天羽等主力队员抱团出走,这其中,属何云伟和曹云金的出走最令郭德纲震惊。

在德云社被勒令停业整顿期间,郭德纲要求所有演员必须和德云社签合同才能继续在德云社工作,想做正规化演艺公司模式。但曹云金不想签,觉得这是“卖身契”,一旦签了,就不能在外面接活。曹云金离开后创办听云轩,成了郭德纲口中的“不仁不义之徒”。

大将折损,郭德纲此时特别需要用人,决定捧出当时很受欢迎也有争议的岳云鹏。如今,岳云鹏已经坐实了“德云社一哥”的位置,身价大涨。

郭斥曹“卖师求荣”

曹指郭“栽赃陷害”

在师徒关系拗断之后,郭德纲在多个采访中都提及:曹云金是个“大叛徒”。矛盾的激化,是因为8月30日,在德云社专场演出上,郭德纲首次颁布《德云社家谱》,曾经的云字辈徒弟何云伟与曹云金并不在列。郭德纲还发微博称:“该清的清,该驱的驱。所谓的清理门户,是为了给好人们一个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为本。留下艺名带走脸面,愿你们万里鹏程。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而在家谱“备注”中表示:“另有曾用云字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警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

9月4日,曹云金就在微博中称:“你可真有意思,从来不敢指名道姓,一贯含沙射影,就因为不再给你赚钱了,你逼走了我们,现在你栽赃陷害,强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们身上,对我们赶尽杀绝,置我们于死地!”疑似对被除名一事进行回应。

而在昨日发表的长文中,曹云金痛诉郭德纲“七宗罪”,其中很多与钱相关,如郭德纲办学授课无正规学堂,多赚徒弟学费;勒令曹云金央视退赛,气得侯耀文摔电话;曹云金赔钱赶演出,郭德纲拍戏分文不给;郭德纲骂相声圈骂春晚骂记者;突然禁演曹云金,并控诉其背弃师门;借助舆论力量“背后捅刀”制造炒作话题……而对郭德纲不许其再用“云”字名,曹云金称“云”字是德云社创始人之一的张文顺老先生所赐,直言“不会改名,将把云字用下去”。

真假难辨众说纷纭

岳云鹏力挺郭德纲

在曹云金发出长文之后,其经纪人转发并配文:“十四年了,金子一路走来不容易,很多事情是一起见证的,曹老板加油,我们不是是非之人,被卷进是非之事,如此发声,无奈之举!”娱记卓伟转发该文并在微博中称,郭德纲“贪污公款是真的,背叛恩师是真的”。

对于曹云金在长文中提到的郭德纲“第一罪”,指郭德纲向何云伟和曹云金收取3000元拜师费,后来觉得少了,于是命何、曹统一口径,告诉潘云侠拜师费是5000元,被潘云侠证实确有此事,“过年的时候我妈妈用车往那送东西,一阳台全是,临回家之前他们说要拜师一人5000,由于那时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所以钱给得比较晚,他们就说不收我(做徒弟)了,经过我的努力,终于凑齐了钱,给了他们,结果也没有拜师,钱也没了……”

而郭德纲经纪人王海则报之以寥寥数语:“闲的,不做回应。”岳云鹏则发微博力挺郭德纲:“04(2004)年进入德云社,从来没有想过能够走进相声届(界),12年过去了,走在街上有人能够认出我来,有人能够找我演出,有人能够找我拍戏,有人找我代言,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的,庆幸自己身在云字科,义薄云天的云。”

这样的口水仗,孰是孰非,外人很难作出判断。就算是当事人,从各自不同的利益出发,也很难说出个是非曲直。倒是专栏作家雷晓宇的评论,可以给我们提供跳脱一点的视角:“传统的师徒关系是一种在新的社会结构里面临被淘汰命运的关系,无论师父或徒弟,面临这种崩坏的危机,不安全感和活络的心思都是必定陡增,又哪来的心胸、气魄和器量。除非师父垂老,徒弟年幼,那又不一样。郭曹二人,没差出岁数来,就更难相与了。”(记者徐宁)

[责任编辑:郑倩竹 PT013]

责任编辑:郑倩竹 PT013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