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移动互联网时代把大厨送上门 吃香喝辣的一键搞定


来源:京华时报

“好厨师”CEO徐志岩告诉记者,最开始愿意上门服务的大厨多为25-35岁,事实上这个年龄段的厨师也是基层厨师队伍的中坚力量。“爱大厨”CEO薛皎认为,O2O上门服务目前之所以火热,一方面得益于技术上的支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机技术的进步,提供了O2O上门服务的技术支持。

原标题:互联网把大厨送上门

厨师上门服务中。供图/“爱大厨”

互联网自诞生起,实现了信息跨地域、人群、时间的传播,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一部手机更进一步把人与地理位置、人与人、人与服务紧密连接在一起。“互联网+”渗透到各行各业的趋势已不可避免。民以食为天,如果你又“宅”又懒,还是个“吃货”,那么恭喜你,你处于一个好时代,除了叫外卖,如今你还可以钦点大厨上门做菜。

□体验篇

吃货一键找大厨

前天下午6时25分,身材颀长、神情腼腆的叶师傅背着上门做饭APP统一发放的双肩包,拎着刚刚在附近菜市场买好的新鲜食材,准时出现在记者家门口。叶师傅是记者当天中午下单叫上门的大厨,擅长粤菜、川菜和湘菜。他麻利地穿上鞋套,在记者的引导下走进厨房。

叶师傅是APP“爱大厨”平台上的一位全职厨师。他告诉记者,十几年来他每天在厨房待十几个小时,从杂工、学徒做起,一直做到副厨、掌厨、厨师长,后来还跟人合伙出来开店。抱着换种生活方式的念头,一个月前叶师傅通过“爱大厨”的考核和培训,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

“今天买的菜是96元。”叶师傅把小票递给记者,一一把食材从购物袋里拿出来。其实记者下单之后,叶师傅就跟记者进行了电话沟通,最后敲定做小炒肉、清蒸鲈鱼、香菇焖鸡翅和蒜蓉炒菜心。

穿上白色的工作服,围上黑围裙,戴上帽子和口罩,叶师傅迅速找到了调料、洗菜盆、餐具的位置,乐呵呵地说:“您啥都不用管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记者看了看时间,这时是晚上6点半,之前预约的是在晚7点半用餐。

将鸡翅洗净腌制后,放入热油锅,煎至双面金黄,再将鸡翅放入小锅加酱汁文火焖煮……叶师傅动作熟练,手脚一直不停,又开始切菜做小炒肉。

“尖椒先不放料在锅里干炒一会,然后盛出来再用油爆炒,这样会更香。”叶师傅说,教客人做菜也是件趣事,还有客人拿着小本子在旁边记。晚7点30分,热腾腾的四个菜全部出锅。叶师傅把锅、砧板清洗干净,用自己带来的塑料袋把废弃的菜料装好带走。记者发现,整整一个小时,叶师傅都在干活,水都没喝,也没去过洗手间。

□调查篇

上门厨师:收入过万不是梦

收入的增长是吸引厨师选择上门服务的一大动力。“爱大厨”近日的一个调查显示,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的厨师中有57%的人月收入不足5000元,其中过半厨师的月收入集中在4000-5000元,平均13个月就跳槽一次,跳槽原因之一就是工资待遇差。

而上门服务为传统厨师带来了改变。以“爱大厨”为例,虽然平台上的厨师并不是这家APP公司的员工,但“爱大厨”给厨师开出了5000元的底薪,奖金则是多劳多得。目前平台没有从中抽成,每一单的做菜服务费都归大厨,“爱大厨”主要提供3个服务档次:4个菜69元、6个菜99元、8个菜129元,另外还有上百或上千元的私人定制服务。上门兼职厨师每月接单为25-30单;全职厨师每月接单为55-65单。按一个星期休息一天、一天做两单、每单69元计算,加上底薪,厨师一个月能拿8000元左右。从薪酬上看,近45%的上门厨师每月收入处于7000到1万元之间,另有20%的厨师月收入能过万。公司创立半年时间内,“爱大厨”已经招募了超过1000名厨师。

“好厨师”CEO徐志岩告诉记者,最开始愿意上门服务的大厨多为25-35岁,事实上这个年龄段的厨师也是基层厨师队伍的中坚力量。目前“好厨师”平台上的全职厨师有120人左右,跟其他平台不同的是,这些厨师全是“好厨师”的全职员工,有五险一金和5000元底薪,厨师还可从每单获得50%的提成。

市场前景:千亿级金矿待开发

目前致力于让大厨上门服务的平台有“爱大厨”、“好厨师”、“烧饭饭”等。徐志岩告诉记者,厨师上门做饭市场规模能有上千亿。

来自中国烹饪协会的一个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餐饮业收入同比增长9.7%到2.786万亿元,预计2015年将达到3万亿元。2014年餐饮O2O(包括外卖上门、团购优惠券、上门做饭等)市场规模大幅增长51.8%到951亿元,2014年餐饮O2O在线用户规模同比增长38.5%,均大大高于全国餐饮收入增长。据预计,2015年餐饮O2O市场规模和在线用户规模还将分别增长30%以上到1300亿元和2.2亿人。

“爱大厨”CEO薛皎认为,O2O上门服务目前之所以火热,一方面得益于技术上的支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机技术的进步,提供了O2O上门服务的技术支持。另一方面,与电子商务市场逐步成熟也有关,行业规范准则的日趋完善,用户网上消费习惯已经被培养成熟。叫大厨上门服务,对线下餐厅也会有一定的冲击,因为这个服务平台有“去餐馆化”的性质,砍掉了餐馆这层中间环节,“爱大厨”上门制做的高端菜品价格(食材+服务费)只是餐馆收费的三成。

据了解,目前各上门做饭平台的日订单量为数百单,这一市场还待继续开发。去年下半年获得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之后,目前“爱大厨”的B轮融资也接近完成,服务覆盖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好厨师”也完成了A轮500万美元融资;“烧饭饭”则在去年12月获得了雷军旗下顺为基金及IDG资本的150万美元投资。

□从业者说

“享受自由的工作状态”

广西梧州人阿文去年下半年承接“爱大厨”首单上门家宴时,是做兼职,当时他供职于北京国际饭店。兼职期间,阿文曾只身一人到一户条件优越的家庭上门做4道菜,结果客户临时加菜,从炖羊排到芝士焗大虾,接连加了6道硬菜,而且食材都未解冻。与此同时,阿文还要耐心应对站在一旁边提问边记录学习的两位保姆,结果原本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做好的午饭最终花费了近三个小时。忙完第二天,阿文收到了服务拖时的投诉。

然而,上门服务让阿文获得了更多的人生体验,对于上班时间的自由他非常享受,于是辞职全身心投入了这一全新的工作方式。这项工作让阿文神奇地成为许多明星的上门御用大厨,他曾有连续三天为歌手胡彦斌上门烹制家宴的经历。

“上门秀厨艺更有成就感”

“爱大厨”上的全职厨师谷超是80后,2008年,他进入全国人大机关服务中心做厨师,后升任机关服务中心副厨师长,4年后被调任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并兼任最高人民法院厨师长。韩国总统朴槿惠2013年访华时,谷超从全国人大会议中心被专门抽调,他同几大饭店的大厨一起为爱吃牛排的朴槿惠专门研制了生焗牛小排。

谈起为何转型,谷超说,他第一次接单上门为两位老人做了宫爆鸡丁、白灼菜心等几个家常菜,两位老人赞誉连连,这对他触动很大。他坦言,在单位后厨炒20道菜跟到客户家中炒20道菜的经历有天壤之别,后者能够体会到的那种厨艺展示的成就感与平等交流的幸福感,这是前者无论如何都无法具备的。

QA

Q:鉴于“互联网+”上门服务仍是新兴事物,如何实现服务的标准化和个性化?

徐志岩:对于餐饮业而言,标准化首先体现在服务流程上,用户可以通过APP、官网及微信公众号根据大厨或菜系下单预订,此后会有客服响应订单,跟客户确认具体菜品,有何忌口及是否代买食材等。平台培训会规范厨师上门服务的礼仪,包括穿着专门定制的厨师服、戴口罩与鞋套、做菜速度、打扫厨房、带走垃圾等。

目前上门做饭服务平台已经尝试推出差异化服务。例如2014年春节,“爱大厨”推出了999元到4288元有五个档次的年夜饭,以满足不同家庭需求。除最低的999元档是一名厨师上门以外,其他几个档均由两名专业大厨上门烹制。

Q:对安全问题如何把控?

徐志岩:从安全上来讲,平台与保险公司合作,分别为用户和厨师都买了保险,当用户的炊具被用坏,或厨师做菜出现事故时,都会由保险公司理赔。

在厨师的筛选上,以“爱大厨”为例,平台要求厨师证、健康证等资质齐全,并且至少有5年工作经验。(记者廖丰)

[责任编辑:晋爽]

标签:小炒肉 爱大厨 移动互联网

凤凰科技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